夜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副本大佬是FIVE > 第236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他的诅咒
如果说五条悟是和人类绫子有天生最亲密血缘灵魂系的人, 那么太宰治就是与明绫子有最牢不可破灵魂契约的存在。

灵魂契约越强,彼此之间的好感度就越高, 依赖『性』也越。

绫子确知道一儿,但她无法切身体会一儿。

她以为契约带来的心理系是可以通过理智控制的——

所有人都在么做,比契约,更看的是“自我”,但都能在契约与自我之间找到平衡。

太宰却艰难——绫子等级越高,他就越被动。

但身为无所不能的导师,思及个契约的副作用无解, 他不可能对绫子说明情,只能尽量保持疏远的距离。

绫子不爱黏人的『性』格, 以及之后silence的出现,让他松了口气。

少温热的气息逐渐侵蚀他的理智。太宰治摆出安坐如山毫无所动的姿态, 试图用摆烂巧妙的藏真正的理由。

他不会被契约牵走。

即使命运如此,也不可能让他随波逐流。

“太宰先生和我一去旅游吧。”拿捏命运的少毫无所觉的掀了海啸,“就么了。”

太宰治:……

绫子愉快拍板:“先去考察王权者世界吧!”

太宰治试图抗击命运:“我能拒绝吗?”

得不到答案的姑娘冷笑:“不能。”

太宰治,试图抗击命运,秒败。

——放任了姑娘养成如此说一不二的强硬『性』格, 迟早也会反馈到自己身上来。

嗯,某种意义而言,也是报应呢。

——但凡当年养儿的时候多『操』心,也不会让温柔棉袄自立自强的翅膀硬成样。

说走就走的旅开始了。

绫子只以为自己在爱空巢老父亲。

太宰虽然总是疏远她, 却总能在她需要的时候恰到好处的提供最有效的帮助, 不会真的推开她。

比如情绪低落时, 她去找他贴贴,他就绝不会冷漠的拒绝她。

他是在默默注她的。

嗯……

满足了绫子对理想父亲的所有幻想。

不会过多的干涉她,不会否认她, 不会扯断她的羽翼,却又能在她无助时,理所当然的将她护在怀里。

而他也在她的身边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和尊,被满足了一切愿望。

他不可能将她推开,但也不会索取更多。

他们都不会。

连silence那种伙提出的失忆游戏都能被她应下,他们但凡失儿智,个体系就要彻底『乱』套了。

知道世上有人无条件纵容你的一切,本身就是一件能够治愈一切的幸事。

越是经历过痛苦的过往,人的内心就会越温柔——因为,即使是如豆灯的幸福,都会被不断失去的人,心珍惜。

一旅的时候,太宰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一个事。

无论未来如何,她都是他们……他,现在最要的人。

他们去看了王权者世界的迦具都陨坑,观察评估王权者斗争对普通人世界影响,在绿之王解放石板后,记录下了普通人承受石板量的各种数据。

“人类的生命短暂。”

“即使本『性』中有一些不会变的东西……但随文明更迭时代发展,从智慧与思考中孕育出的新形态也有趣。”

“既然我们要作为永恒生存下去,那就不可能永远看一成不变的风景。”

“我无法接受不变,也无法接受毁灭。”

“我要世界……一直有趣且繁荣。”

太宰治:……

太宰:“你考虑过悟少爷的想法吗?”

虽然但是,那可是属于你双子管理的世界啊!

“悟不会反对的。”

“只要我能拿出最稳妥的企划案。”

绫子理直气壮。

“好了,太宰先生,接下来我们去学园都市采集情报吧。”

绫子信心十足的推开了好友一方通的办公室门,简单直白又兴奋的说明了来意。

一方通:“……”

学园都市的理事长抽了抽嘴角:“你考虑过你那个世界的普通人们的心情吗?不是谁都喜欢搞事的……不如说,比刺激的人生,大多数人更喜欢平稳普通富足安逸的活。”

“我知道。但社畜再怎么抱怨,也会把上司交代的工作完成吧?”

一方通倒吸一口凉气:“你是准备卷死你的世界吗?”

“人类不会坐以待毙,我也没打算段时间内塞给他们太多无法承受的量。王权者有引导的量,那只是一个开始。”

“你最终的目的呢?”

“不知道。”

“不知道?!”

“以个人的想象来妄断整个人类社会所能创造的未来,也太狂妄了。”绫子的笑容敛,轻声叹息,“难道你觉得,无数有无限可能的人,在既的轨道上被驯养成压抑自我的工蚁忙碌一生,就更加幸福、更有利于文明的发展吗?”

“如果我有个能提高人类所能达到的上限,我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直到我的量也无法控制的那天,要么激烈的毁灭,要么人类和世界那顽强的生存求续能中再诞生新的明……”

少平静的描述眼中所能看到的,几千几万年后的终末,唇角轻弯。

“总之——”

“总之。”太宰治抬手摁住了绫子的肩膀,“足够的信息量才能在麻烦不可避免时,最快速高效的解决麻烦。”

肩上温热厚的掌心让绫子意识到了失态。顿时不好意思了来。

“抱歉,其我没那么急切……但是百年的时光太短暂了。”

一方通愣了下,没好气的气笑了:“我还没死呢。”

“哼。”

“了,坐吧,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绫子沉默坐下了。

一方通没有否决“百年时光短暂”个说法。

因为他否决了她的长生提议。

绫子和太宰暂时住在一方通安排的客房。

姑娘心情低落的把自己丢进被褥里。

正将黑风衣脱下来挂衣架上的黑发男人盯少逐渐长开了的背影,犹豫了片刻,还是保持一距离,轻轻坐在了床边。

“你是不是有儿焦躁?成为长生种就要面对普通人的生离死别,你总要习惯……好吧我承认么说有些残酷。”太宰治叹息道,“别指望我会安慰你,毕竟我会永远陪你经历些。”

绫子敏锐的察觉到,太宰的心情其也不太好。

“你今天有儿多。”孩儿埋在被褥里的声音闷闷的,“是想到谁了吗?”

“……没有,那只是别人的故事。”男人垂眸,“我真正经历的,是我先离开的故事。”

“织田先生就在武装侦探社。”

“我知道。”

“……”绫子坐身,把某些个男人也能想到却没去践的建议吞回肚里,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好啦,没有织田先生也没系,还有我在呢。”

太宰有些好笑:“怎么变成你哄我了?”

“我本来就……”是为了带你出来散心的!整个里就你不开心且无所事事!绫猫猫担忧!

“咳。”绫子环男人的肩膀,脸颊贴在他耳侧,“所以,太宰先生的心情好些了吗?”

“我可没说自己心情不好。”太宰保持原本的坐姿一动不动,甚至连身体的柔软度都没有丝毫变化,极其自然的藏住了所有的真感受,“倒是你……既然知道朋友生命短暂,不如以后多来找他们聚。”

“唔,你说得对。聚散离合……该珍惜当下。”

“如果是担心我没事儿做……”太宰继续转移姑娘的注意,“之后的王权者计划,可以主要交给我负责。”

“诶?可以吗?”

“总是闲也无趣,我可不想当个吃白饭的。”

“就算是让我一直养太宰先生也没问题哦?和其他人不一样,你根本不喜欢任何工作吧?”

“我好歹也是……”太宰治深吸一口气,将[前黑手党首领]咽回去,换了个说法,“你的导师。”没那么废物咸鱼。

“对不嘛,下次说我会注意的!”

被误会了是语气不敬吗?

总之,保有尊敬的距离也好。

太宰治轻呵一声,当是接受了少的道歉,身打开了传送:“我去系统空间看会儿书,你休息吧。”

“哦。”

即使去隔壁,只要还在一的距离范围内,他的一言一就会尽入那双六眼之中。

传送闭合,太宰治出现在殿,毫无征兆的变了脸『色』,随手造出一张柔软的沙发,一屁股坐了下去,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高处,托管体的系统只投下一瞥,继续坐在命运丝线织造的茧子王座上。

但是太宰听到了系统的声音。

【你已经样了,还能撑多久呢?不如坦率些,去亲近她,如何?】

“那是对我的蔑视,也是对她的诱骗。”

【你是最早看到结局的人,也是最早预见未来的人。】

“那就该让时间证明,而不是契约。”

【契约因人而异,明总是会回应愿望。】系统的回答毫无感情,【太宰治,无论多么强大,你都是个发自内心渴望有所依赖的男人。你的契约和其他人差别不大,好感度作用在你身上的效果却截然不同,你该知道原因。】

“……我不需要被回应愿望,那是施舍。”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那声音诱劝,【我也不希望限制自己的人格会因时光而磨损……希望你能让她明白感情一事。理解并以感情而非职来回应的愿望,是你需要的。】

【或者,你就期待哪天发生奇迹……不,说不,命运确会如你所愿崩毁,让她失去属于你的可能『性』,对另外的人倾注特别的感情。】

青年鸢眸中烦躁的挣扎顿住了。

那声音在他心中落下的种子发了芽。

人总是会对自己拥有的百般挑剔。

却会在失去后悔恨不已。

他总是在失去。

但他并不是没有将一切都握住的能。

混沌漆黑的咒从他漂亮的皮囊下溢出。

——为什么他是咒灵?

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诅咒太宰治,即使他曾经的统治之下堆砌无尽敬畏怨恨的血肉与亡魂。

——除非他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