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杀了曹操 > 第四八五章 忠臣孝子,总想玩些花活
    董旻很会说话,带来一些亲手做的饭菜,给董母吃。

  把老妇人哄得脸上眼里都是笑。

  母子二人说着话。

  说着说着,在董旻有意识的引导之下,话题就回到了从前,开始怀念以往的日子。

  二人话题之中,有董旻那早早去世的父亲,有那死去的兄长,还有董卓早夭的儿子。

  人老了,最喜欢的就是回忆过去,与儿孙絮絮叨叨的说上一些从前的事情。

  这些事情,哪怕是说过了很多次,也永远不嫌烦,说不够。

  老妇人在这里絮絮叨叨的说着,董旻就陪着说。

  不过更多的却是倾听。

  这样说了一阵儿之后,老太太忍不住的流出眼泪来。

  说她丈夫和大儿子以及那些孙子们命苦,早早的死去了。

  没有见识到如今的好日子。

  如果能够见识到如今的好日子,一定会笑开了花。

  这样说了一阵儿,老妇人又开始自责起来。

  说都怪自己,活的时间太长,年纪太大了。

  把儿孙们的福份,与寿命,都给吸取了过来。

  让丈夫和儿孙们折寿。

  听到母亲这样说,董旻连忙出声劝慰母亲,说儿孙自有儿孙福。

  那是他们福份不够,不能够埋怨母亲之类的。

  董旻劝了好一阵儿,才终于将老妇人劝好。

  将老妇人劝好之后,董旻反而掉起了眼泪。

  “我儿,为何哭泣?可是受到了什么委屈?还是手里的银钱不够花?

  你二哥给了我不少的银钱,布帛,我放在手中,也花不上。

  你二哥现在能挣钱,也花不上这些。

  你若是手中困难,我就给你一些……”

  董母见到自己儿子哭泣,一下子就慌了。

  出声这般安慰询问,一如儿子小时候那般。

  董旻摇头,抽泣着道:“阿娘,孩子这么大了,怎么能够问您讨要钱花?

  二哥带着董家,走的蒸蒸日上,孩儿跟在二哥身后,手中也不缺钱财……”

  “那你可是受了什么欺负?”

  老妇人再次询问。

  董旻道:“二哥如今乃是大汉太师,权倾天下,孩儿也是左将军,还没有什么人,有胆子给孩儿气受……”

  听到董旻这样说,董母显得有些迷糊起来。

  吃穿用度不愁,手里有钱花,也没有受到什么委屈,这怎么就哭起来了?

  董旻流了一阵儿泪,开口道:“孩儿是想起了我董家人丁不旺,一时间忍不住的悲从心来。

  母亲诞下我兄弟三人,竟只有孩儿一个人有子嗣。

  大兄老早离世。

  二哥儿子早早离世。

  虽有女儿孙女留下,但此时都已经长大嫁人,不再是我董家的人了……

  我董家家大业大,本该人丁兴旺的,可现在……”

  听到董旻这样说,老妇人也忍不住的为之悲伤难过。

  人老了,最喜欢看的的情景,就是子孙满堂。

  “你们兄弟两人,再多纳一些妾室进来。

  多多的生上一些孩子。

  咱们现在,也不缺吃穿,再多纳一些妾室进门,也能够养的起……”

  听到自己母亲的话,正在那里哭的董旻,心中不由的一愣。

  什么情况这是?

  这怎么与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自己母亲的反应与想法,怎么这般的清奇?

  话说自己都已经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自己母亲不是应该让自己将儿子过继一个到兄长那里,给兄长当儿子,用来养老送终吗?

  这怎么第一时间说出来话,居然是让自己兄弟二人多纳妾室,多生孩子?

  “阿娘,兄长和孩儿的年纪也都大了,不再是年轻人了,头发都开始花白了。

  这时候,哪能在大规模的纳妾,说出去不是惹人笑话。

  而且,兄长这些年来,也没少纳妾,结果也没有什么子嗣……”

  董旻擦拭一下眼泪,这般说道。

  老妇人道:“多纳些妾室,还是正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能够怀上?”

  董旻又与自己母亲说了一阵儿话,发现自己母亲,一直没有想到过继子嗣这个办法。

  他当下也就不再犹豫,开口道:“阿娘,这些都太慢了。

  不说兄长这些年来,没少纳妾也没有子嗣。

  就算是这个时候纳妾,真的就怀上了,等到生下来,在长大成人,那又需要多少年?

  我们兄弟,只怕等不起啊……”

  老妇人闻言,叹口气,点点头,表示对自己儿子话的赞同。

  董旻道:“孩儿共有三子,我是这样想的,不如就分出两个儿子,过继出去。

  一个过继在大兄名下,一个过继在二兄名下,一个孩儿留着,给自己养老送终。

  这样的话,我们兄弟三人,百年之后,都有子嗣供养血食,后继有人。

  兄弟三人的香火,都不至于会断绝……”

  董旻铺垫了许久,此时终于是露出来了獠牙。

  说出了他真正的目的。

  这就是他所想到的办法。

  此时,他已经看出来了自己兄长似乎有意将董家基业给刘成那个外姓贼子。

  而自己兄长,一向又比较强势。

  他担心纵然是自己能够说服母亲,让母亲帮着自己说话,在后面想自己兄长施压力,兄长也不同意。

  会把事情办砸,弄得难看。

  所以想了想去,就用来这样一个折中的办法。

  一个充满了温情和亲情的办法。

  那便是自己吃亏个大亏,直接过继两个儿子出去。

  分别给大哥和二哥。

  这样的话,就能够显得自己不刻意,更能够显示自己的诚意。

  这样以来,被亲情孝心之类的东西遮掩着,有些事情就不那么明显,不那样刺目了。

  而将自己儿子过继到兄长那里之后,剩下的事情,根本不用说,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在这等情况下,过继过去的儿子,是真的当做亲儿子养的。

  也是拥有继承权的。

  自己二哥有了一个董家的继承人,那自然而然的,也就没有理由,让一个外姓之人,来继承自己董家的基业了!

  不怀好意的刘成贼子,只能是想屁吃!

  这家伙,终究只是一个外姓,只是他们董家的走狗而已!

  果不其然,在董旻开口,老妇人弄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不由的笑容满面。

  “你真是有心了,在为董家着想,为你兄长们着想。”

  老妇人这般说着,显得很是感慨。

  看眼前的这个儿子,越发觉得顺眼起来。

  有一句话叫做,‘大的稀罕,小的娇,中间是个受气包。’

  意思就是家里面的老大,因为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一般都要比较稀罕。

  最小的那个,以为年纪最小,一般而言也比较稀罕。

  中间的就比较悲催了。

  不怎么受到疼爱。

  虽然不能说全对,但大体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董旻作为的老妇人最小的儿子,老妇人确实比较喜欢。

  这些年来,董卓经常外出领兵,征战,驻守之类的,董母与董旻接触的最多。

  一直到现在,董旻前来董母这里的时间与次数,都要比董卓要长,要多。

  毕竟董卓要处理的事情,要比董旻多的多。

  此时听到自己小儿子居然这样为董家考虑,为自己的两个兄长考虑,不惜直接让出自己的两个孩子,心里面对自己这个小儿子,就更加的满意了。

  当即点头道:“你考虑的好啊,总不能真的让你兄长那里断了根苗。

  这事情,等到你二兄过来的时候,我与你二兄提提,看看他是一个什么意思。”

  听到自己母亲这样说,董旻心中欢喜,觉得自己的目的终于达成了。

  此事,基本上可以无忧了。

  自己二兄,别看在外面的时候不得了,但在母亲跟前,他依旧是只是一个孩子!

  很是孝顺。

  这事情,自己去说他可能会拒绝,但是由自己的母亲去说,他绝对不会有拒绝的余地。

  更不要说,为了能够让事情成功,自己连死去多年的大兄,都给拉了出来了……

  董旻擦拭一下眼泪,又叹了一口气,显得很是怅然。

  董母道:“我儿为何还要叹气?”

  董旻道:“这等举动做出来之后,肯定有人后面非议,说孩儿这等举动,那是想要将董家三脉都给占住,说孩儿有种种非分之想。”

  董母闻言笑道:“这事情,我儿不必担忧,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管不住。

  一件事情,不论如何去做,都会有人对你说三道四,可我们就能够因此而不做事情了吗?

  并不能。

  因为就算是你因为这些而不做事情,那些人对你也一样是各种的说三道四。

  不要怕别人对你议论,只要你的心是好的,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只管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必理会别人言语……”

  董旻闻言,脸上显得轻松了一些,开口道:“母亲这样说,孩儿心里面就踏实多了……”

  他心里面确实踏实多了。

  毕竟他先一步将这些话给说了出来,等于是在关键的人之间,把这些给堵死的了。

  让人无话可说……

  董旻又在这里,陪着董母说了半天的话,期间亲自给董母洗了脚。

  一直等到精力不济的董母睡着之后,这才从这里离开,返回自己的住处。

  回去的路上,董旻的心情,如同他儿子董璜一样,简直要起飞。

  事情完成的很顺利,今后自己就坐等儿子继承董家基业!

  他自信,自己绝对能够看到那一天。

  毕竟自己要比自己那个糊涂蛋兄长,年轻上好几岁,而且,身子状态也比他好,兄长死在自己前面,是肯定的事情。

  到时间,仅仅是凭借着自己儿子,或许还难以稳住大局。

  不过,有了自己的帮助,成为了二哥继子的璜儿,稳住局面,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如此想着,就将往目光投向了皇宫的方向。

  眼中闪过一抹热切。

  自己兄长做事情,看起来很是过分,张扬跋扈。

  但,在自己看来,还是差些味道。

  如今兄长兵强马壮,整个天下,无有一人敢挡其锋芒。

  这等情况之下,他也只敢做一个太师,更进一步却不敢了。

  董旻觉得,此时此刻,完全可以再大胆的往前走上一步!

  把皇帝废掉,自己成为天子多好。

  这样那些人,也就不能够再打着保护天子之类的旗号,来关中这里打仗了。

  这事情,自己兄长不敢做,那等到时间,自己儿子继承基业了之后,自己就让自己儿子去做。

  自己儿子成为了天子,那么自己就是活着的太上皇!

  但时间,把那天子一处理,董家就在自己儿子和自己手中达到了巅峰。

  心中如此想着,董旻心里面又有些警醒。

  他又想到了一些事情,连忙在心中记下,叮嘱自己,可万万不能忘记了。

  那便是到时间将刘协这个天子给解决之前,一定要多给他纳上一些的嫔妃,也要把皇后给立下来。

  皇后和妃嫔,都要找那种绝色来做。

  到时间把天子废除,解决了之后,把这些皇后和妃嫔们都给留下来。

  然后,自己就能够过上比天子还要逍遥的生活了……

  这事情,在心里面想想,就让人觉得带劲!

  这家伙,看着正经,心里面却总是想着玩上一些花活。

  不久之前,他在董母面前表示,自己已经老了之类的话,此时看来,都是屁话。

  他不仅仅不老,反而还年轻的厉害!

  ……

  董旻从董母这里离开不是太久,董卓就被人抬着,一路来到了董母这里。

  董卓平日里不怎么走路,不过来到董母这里之后,还是让人将肩舆放下,自己下来,步行朝着董母的卧室而去。

  来到卧室边上,有侍女悄声告诉董卓,说董母正在睡觉。

  董卓便不再往里面进入。

  在门口这里等待了一阵儿,见自己母亲还没有醒来的意思,当即站在门口,对着自己母亲,无声的拜了拜,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去。

  虽然现在,局面已经稳定下来,但他还是有不少的东西需要去做。

  董越以及李傕那里都在打仗,在对峙。

  凉州那里,有克德在,如今确定的捷报已经传来,自己倒是没有必要担心。

  但这两处就不成了,没有克德那样的人物坐镇,总是让自己放心不小。

  董卓坐上肩舆,出了董母的住处。

  走出不远,后面忽然有人一路匆匆跑来,喊住董卓,让董卓慢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