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死坑棒梗,获得千亿资产 > 第192章:给傻柱下降头
  张明涛回家的路上,想着今晚就拿傻柱和许大茂做个试验。

  系统之前赠送给他两种符咒。

  一种是噩梦符,一种是诅咒符。

  噩梦符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被下符之人,会连续做一星期噩梦。

  噩梦的内容,取决被下符之人所思所想。

  也就是说,被下符之人越害怕什么,就会越梦到什么。

  诅咒符,也称之为倒霉符。

  被下符之人,会连续倒霉一星期,倒霉的程度属于喝凉水都会塞牙那种。

  原本系统赠送这两种符咒的时候,张明涛还没在意。

  想着压根就用不到。

  可今天,他接二连三,先是遇到傻柱来撒泼,后是遇到许大茂来威胁。

  张明涛寻思着,正好把这两个符咒拿出来用用,看看效果怎么样。

  正好就当惩戒惩戒许大茂和傻柱二人。

  谁让他们没吊事非要来招惹自己,活该!

  尤其是傻柱,为了在秦淮茹面前表现,非要帮棒梗这小白眼狼出头。

  人家秦淮茹这个当妈的都同意棒梗掏粪了,他傻柱一个不相干的人,管的倒是挺宽。

  许大茂心里也没点屌数。

  明明一坐过牢的人,本就该被厂里头开除。

  自己能给他份工作,让他留下来扫厕所,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不知道感恩还敢威胁自己,也是活该!

  打定主意,张明涛决定等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对二人下符。

  .......

  当晚十点,整个四合院内一片漆黑。

  家家户户都已经关灯上床睡觉了。

  这个年代,没有任何娱乐活动,老百姓们吃完晚饭顶多在院子里唠唠嗑,散散步消消食,都是早早就上床睡觉了。

  小当和小槐花每天最迟八点半就上床睡觉。

  此刻,两个小家伙早已经进入梦想。

  张明涛套上外套,先来到了傻柱家门口。

  由于符咒有规定设符的距离,所以张明涛只能靠近傻柱再施符。

  张明涛站在傻柱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傻柱的打呼声。

  声音此起彼伏,就像跑火车一样。

  张明涛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将口袋里的噩梦符拿出来。

  系统给的符咒看似很普通,就是一小张金色纸,上面用红色字体画出的符咒形状。

  张明涛意念一动,手中的符纸立刻幻化成一股只有张明涛才能看见的青烟。

  下一秒,青烟顺着傻柱家的门缝飞进了屋。

  紧接着,张明涛听到傻柱在屋里吧唧了两下嘴。

  “应该是噩梦符奏效了。”张明涛嘴角一扬,拿出口袋里的另一张诅咒符,朝许大茂家走去。

  .......

  与此同时,傻柱屋内。

  傻柱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整个人摆出了一个“太”字。

  此时,他正在做着美梦,口水顺着脸颊往下流。

  梦里,秦淮茹端着一盘炒好的花生米,来到了傻柱家里。

  “傻柱,尝尝我刚炒好的花生米,可香,可脆了!”

  秦淮茹将花生米端到桌上,用筷子夹起一颗,递到傻柱嘴边:“张嘴,啊,尝尝看。”

  傻柱乖乖的张开嘴,将花生米吃到嘴里:“嗯嗯,香,秦姐,真香!”

  秦淮茹露出谄媚一笑:“傻柱,你说什么呢,到底是花生米香,还是秦姐香啊?”

谷</span>  傻柱笑的跟傻子一样:“嘿嘿嘿.....花生米香,秦姐也香,你们....都香!”

  秦淮茹笑的花枝招展,一屁股坐在傻柱的腿上。

  随后将手搭在傻柱的肩膀上,笑咪咪的说道:“那你仔细闻闻看,到底是花生米更香,还是秦姐更香?”

  秦淮茹一边说着,一边往傻柱面前靠了过去。

  傻柱只觉得一股女人独有的香气,肆意的闯入他的鼻腔。

  感受着秦淮茹身上的柔软和温度。

  下一秒,傻柱小兄弟瞬间起立,整个人都飘飘然的感觉。

  “秦姐,我的秦姐更香,比花生米香.....”

  傻柱情不自禁的朝秦淮茹凑了过来:“秦姐,给我亲一口,就一口.....”

  见秦淮茹没有拒绝,傻柱闭上眼睛,噘着嘴凑了过去。

  紧接着,他感觉到嘴边的柔软。

  亲到了!

  傻柱兴奋的睁开眼。

  下一秒,傻柱整个人吓得从椅子上弹跳起来。

  只见秦淮茹的面孔已经变成了贾张氏。

  贾张氏正露着一排龅牙笑眯眯的看着他,牙齿上还塞着一根韭菜!

  “傻柱,我香吗?”贾张氏扶了扶胸前两坨赘肉,一脸妩媚道。

  “呕....呕!”

  傻柱再也忍不住,恶心的干呕起来。

  贾张氏一脸担忧的凑了过来:“傻柱,你没事吧,你.....”

  傻柱惊恐的大叫:“不要过来,啊!”

  傻柱整个人从梦中惊醒过来,猛地坐了起来。

  当他看到面前漆黑一片,窗外的月光洒了进来,才意识到刚才是一场梦。

  傻柱这才松了口气:“我的天,还好只是做了个噩梦,太可怕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噩梦呢?”

  傻柱下床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整整一杯。

  顺了顺气,这才重新睡到床上。

  很快,又进入了梦想。

  同样的梦,同样的场景。

  秦淮茹坐在傻柱的腿上,给傻柱夹了一个花生米:“傻柱,快尝尝,看秦姐炒的花生米香不香?”

  傻柱定睛看了看,确定面前的人是秦淮茹,才张开嘴,将花生米吃到嘴里。

  “香,秦姐炒的花生米真香!”

  秦淮茹笑的花枝招展,朝傻柱凑了过来:“那你闻闻,是秦姐香,还是花生米香?”

  傻柱看着秦淮茹娇嫩的脸蛋,情不自禁的凑了过去。

  这一次,他睁着眼睛,朝秦淮茹的脸亲了过去。

  结结实实亲到了以后,傻柱兴奋的乐开了花:“秦姐香,比花生米香。秦姐,再亲一个......”

  就在这时,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贾东旭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傻柱,你他娘的敢勾引我老婆!老子要砍死你!”

  说着,贾东旭挥舞着菜刀,朝傻柱砍了过来!

  “救命,不要啊.....”

  傻柱大喊一声,一边挥着手一边从梦中惊醒。

  他再次看了看四周漆黑的环境,松了一口气:“还好又是梦,我今晚是怎么了,怎么全都是噩梦,竟然连死人都梦到了!”

  傻柱此时已经浑身湿透了。

  他下床换了身衣服,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又重新躺回床上。

  很快,傻柱又进入梦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