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恶念空间 > 第三章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其实苏定早就猜出了中年人的身份。

  当年车祸之后,他被人送到了福利院。

  在他记忆中,亲人是一个遥远的名词。

  非要说的话,大概那个总喜欢找理由克扣经费、中饱私囊的秃顶院长算一个吧。

  被生活和人心折磨地异常佛系的苏定早已万事看开。

  如果按照之前的生活轨迹,没准他会在哪个安静的听不到恶念的夜晚悄悄了结自己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说,至少在这个世界里,苏定终于听不到那些人心之恶了!

  值得浮一大白。

  屋里重归平静。

  苏定用了好一会才让自己从那段恶臭的记忆中走出来。

  听过了太多的人心之恶的苏定内心非常缺乏安全感,对旁人也充满了不信任。

  在任何情况下他总喜欢尽可能让自己掌握更多的信息以避免意外发生。

  再一次总结刚才的事件,其实能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

  自己的前身似乎是因为看到了家中的‘供奉神像’所以才陷入昏迷甚至死亡的。

  而后便宜老爹和女郎中交谈的过程中还多次提到了精神污染、心灵沦陷等几个不明觉厉的词。

  这世界怕不是存在某种说出来必然会被404的玩意吧?

  另外让人略感不安的就是对方似乎太容易就相信自己了,真不知道是这位老哥神经大条还是另有想法。

  苏定兴致勃勃地开始研究周围的一切。

  新手规则一:游戏开局的刷新点总是了解新世界的最好地方。

  房间凌乱无比,有很多具有魔改华夏风的东西。

  比如直径半米黑铁管道改造的茶几上摆着一套镶嵌着细小齿轮的铜制茶具,比如包裹着黄牛皮的补丁的沙发一侧摆放着青花瓷,又比如侧壁上摇曳着鬼火般昏暗光芒的煤气灯雕刻着精致的茉莉花纹。

  刚才苏定还看到了挂在门外的铁制红灯笼和一手行楷毛笔字写出的对联。

  南边的墙壁上是一幅水墨画,山清水秀之中一座钢铁工厂矗立于水墨画的中央,黑烟滚滚。

  啧啧,这世界的环保意识真差,不知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吗?

  苏定将目光转向另一边,那是他清醒的地方。

  一张铺在地上凉席。

  凉席画着纹路繁复奇诡的图案。

  很显然,这凉席非常有来路!

  像不像买不起棺材,所以用来包裹尸体然后扔到荒郊野外给野狗加餐的裹尸席?

  “就这么对待病人的?我真是你亲儿子?”苏定一边吐槽一边随手打开房门。

  这个房间窗户封闭,屋里黑漆漆的。

  苏定现学现卖,摸索着打开了门口仪表盘下方的煤气旋钮,然后用火柴将侧壁的煤气灯点燃。

  嗤嗤的煤气声伴随着泛蓝的火焰燃烧,屋里顿时亮堂起来。

  这里应该是工作室,一面墙壁上摆满了各种规格不同、作用不明的金属工具。

  另一边是一个工作台。

  工作台上摆放着凌乱的零件和一个半成品的金属轮轴。

  值得注意的是,那金属轮轴上刻着精致的雕纹。

  苏定的记忆力不算差,类似的雕纹似乎出现在自己的裹尸……凉席上。

  苏定好奇地拿起金属轮轴,一大一小两个金属环之间是十八颗圆润的金属球。

  金属球被卡在金属环之间的凹槽内,反过来又让两个金属环无法相互脱离。

  他摩挲着上面的雕纹,指尖居然被针扎了一样有种轻微的刺痛感。

  苏定赶紧把东西放下来。

  新手规则二:萌新在陌生环境下一定不要作死。

  正要离开,苏定发现桌子下面的垃圾桶里有几团废纸。

  本着有杀过没错过的原则,苏定将几张纸捏出来展平。

  上面的字迹和门外的对联显然出字同一人。

  “致,螺栓镇圆形铁钉大街,李铁柱先生。”

  好新奇的地方,好质朴的名字!

  “铁柱吾友,见字如面。这个月进行了三次‘吉’礼,均未得到响应,恐怕供奉魔主已经抛弃了我。订单的日期越来越近,‘吉’礼的献祭物品已经耗尽,如果再无法得到响应恐怕要进行更为凶险的‘宾’礼或者‘嘉’礼……”

  后面都是一些担忧和仪式上的细节问题,苏定暂时还看不懂。

  供奉魔主恐怕就是供奉神像。

  苏定皱眉,自己的便宜老爹似乎也不是一般人。

  而且其中提到的几个关键词很让人在意。

  礼!

  华夏有‘五礼’分吉、凶、军、宾、嘉。

  礼由周而生,是华夏最初的年代类似宗教祭祀而扩展开来的一系列礼制。

  代表了古代的最高行为典章。

  书信中多次提到礼以及魔主不得不让苏定产生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

  这世界所谓的魔主该不会就是通过‘礼’来跟人类交流的吧?

  带着这种想法,苏定打开第二封信。

  “致,螺栓镇滚珠轴承厂厂长,王富贵大人。”

  苏定:“……”

  他该庆幸穿越之后自己的名字没有变成苏狗剩,苏打水之类的名字。

  “富贵大人在上,苏二狗惶恐惶恐。贵厂的订单由于一点小意外有可能会推迟一周左右,我们已想办法尽快解决,请您务必放心。二狗轮轴作坊,品质保证……”

  苏定默默地向铁柱还有富贵两位老哥道歉,比起自己的便宜老爸苏二狗,这二位的名字简直是阳春白雪有没有。

  便宜老爸似乎遭遇了某种危机,似乎所谓的订单还跟供奉魔主有关。

  可是苏定怎么想也想不透,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第三封。

  苏定终于看到跟自己有关的内容。

  “铁柱吾友。今日发生心痛之事,吾儿小定无意间看到了供奉魔主的真容,竟昏迷不醒。已经失去魔主关注的神像还会有如此伟力吗?这不禁让我想到一个极坏的可能——‘灾厄’!万一…”

  这封信没写完便被揉成一团。

  天生心灵抵抗能力低下?

  所以说自己的前身就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从此躺下再也起不来?

  苏定啧啧称奇。

  他终于把目光看向房间阴暗角落里被一块红布盖着的不详之物。

  其实刚走进房间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被人冷视的感觉,不过按照新手规则二,苏定刻意忽略了这种奇怪的阴冷感觉。

  他敢肯定,自己的前身之所以完蛋很显然跟红布下的东西脱不开关系。

  难道那就是供奉魔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