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恶念空间 > 第二十二章 您就是我亲爹
  苏定昨晚一直装昏迷,不知道眼前这两个小童之前跟自己什么关系。

  不过不要紧,苏定最擅长的就是装大尾巴狼,忽悠两个小孩还不跟玩一样。

  不到三分钟,苏定便摸清了几人的关系。

  两个学徒知道他是苏一一的弟弟,也知道便宜老爸跟老玄头都是北方一起迁徙过来的铁子。

  所以往日里一直管他叫定哥。

  年纪大点的叫,苏光光。

  跟苏定是本家,只不过没什么亲戚关系。

  输光光?

  怕不是你老豆老母打麻将输急眼的时候生出来的。

  小的那个叫韩大牛。

  名字听起来跟个铁憨憨似得,其实这小孩眉清目秀长得比女孩还秀气。

  两人一个十五,一个十四。

  放现代社会还都是孩子,可在如今的年代都算得上家中的劳动力,得出来混生活了。

  他们运气还不错,跟着老玄头当学徒。

  虽然要在这当七八年免费学徒,学出来终究是一门养家糊口而且还算体面的工作。

  所以两人都十分用心。

  三人寒暄一会,苏定朝内院看去,问:“我师父呢?”

  两个学徒摇摇头,不明白老玄郎中什么时候成定哥的师父了。

  这时,内院正好传来一个声音淡然、气势不凡的声音:“谁是你师父?”

  一个仙风道骨、透着股高人味的青袍老人从里面走出来。

  不用说,这就是老玄头。

  苏定昨晚装神弄鬼的时候偷偷瞧过一眼,所以便认认真真地鞠躬作揖:“老玄郎中安。”

  老人微微点头:“安。”

  见老玄头出来,门外苦苦守候的病人们当即涌向屋内。

  “老神医救命啊!”

  “神医求您了。”

  “救救我,我都一个月没睡觉了。”

  苏定瞥了一眼,没睡觉的正是那位眼袋哥。

  看大家一副见到救星的模样,自己这位师父的医术着实不错啊。

  医者父母心,作为半个同行的苏定天生对郎中就有几分好感。

  外面的大群病人刚要进来,只见老玄头眉头一皱,神色一肃,怒喝一声:“聒噪,都出去候着!”

  门口脚才迈进来的眼袋哥竟像是见鬼了似的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两小孩见怪不怪,笑嘻嘻将门关上。

  老玄头一副宗师风范,对苏定道:“今天心情不好,不看病。”

  苏定目瞪口呆,好一会竖起大拇指佩服道:“您老大气!”

  老玄头坐下来,轻轻品了口茶,施施然道:“如果是来感谢救命之恩什么的就免了吧,医者父母心不言恩谢。”

  呵呵,刚才您拒绝病人的模样可一点没有当爹的心。

  苏定也不管老玄头怎么想,二话不说纳头就拜:“师父在上,请受学生一拜。学生的父亲让我给您的个话。他说‘老头是自己人,感谢什么的就不必了,拜师的束修老子没钱也不给了,今后你就跟着他好好过,给他送终。’另外学生的父亲还留了一封信给您老,让我给您送过来。”

  苏定这一拜吓得老玄头神魂俱灭,也顾不上什么高人形象,跟老兔子似得一蹦三尺高:“你他娘的‘知命人’就是的祸害,搁我这认什么师父呢?你小子就这么对救命恩人的?“

  说完又仰天长啸:“二狗子你个生儿子没***的王八蛋,老子救你儿子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你特么才没***!

  苏定也是属狗的,说翻脸就翻脸。

  他当即站了起来,黑着脸道:“您老这么说我可就不乐意了。您骂我爹请随意,真不过瘾我还可以帮着一起骂,可是别把我捎带进去。”

  老玄头一瞪眼:“你小子也不是好东西,你敢说你不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

  苏定腼腆一笑:“十分明了。”

  “明了还来我这!”

  “父亲说了,要祸祸就祸祸老玄头……郎中去,别伤了他宝贵闺女”

  “这瘪犊子!”老玄头一脸颓然:“这还真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他看着苏定,心中感慨‘知命人’果然是生而知之,居然可以让一个人变化这么大。

  老玄头摇摇头,道:“以前你小子看见我两个腿就没有不哆嗦的,现在倒是敢跟我说话了。”

  苏定脸皮极厚:“师父恩同父母,小子现在看您就跟看自己老爹一样。”

  呵呵,当‘知命人’的爹可真是九死一生。

  老玄头摆摆手让两个小学徒离去。

  等人走远了他才接着道:“这种事还是别把孩子牵扯进去,信给我吧。”

  苏定一边掏信一边道:“我家在京都也曾富贵过,师父您跟我老爹同出京都,您以前是干什么的?”

  老玄头呵呵一笑,轻抚胡须装比道:“好汉不提当年勇,说起来我其实也另有一番天地,当年我……”

  “哦,当年的事不提就不提了。”苏定不等老头说完就打断。

  叫你刚才拐着弯骂人,憋死你。

  老玄头好不容易才将那口闷血憋回去,心中暗道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跟苏家父子混在一起。

  苏二狗的信内容不多,老玄头搭眼一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老玄头一脸的幸灾乐祸:“你想不想看看二狗子写了什么?你给我说一句爷爷我错了我就给你。”

  苏定翻个白眼,男人之间果然最孜孜不倦的就是当上对方的爸爸。

  老玄头是个蔫坏,这是为了占苏二狗便宜呢,要是自己表现出一点好奇他绝对不给自己看。

  果然,见苏定一副爱咋咋地的模样,讨了个没趣的老玄头直接把信扔给苏定:“自己看吧。”

  没等苏定打开,又将信拿了回来:“忘了,你小子不认字。”

  你才不认字!

  苏定正要反驳,又连忙把话憋了回去。

  差点忘了这实际文字和书都属于垄断产品,自己前身似乎还真不认识几个字。

  老玄头装模作样轻咳一声:“见字如面,吾儿亲启。”

  刚念完第一句,老玄头又骂骂咧咧起来:“要说二狗子不是东西呢,一封信同时写给你和我,这还没忘了占我便宜。”

  “老玄头,照顾好我儿子,别让他完蛋了。”

  老头说完这一句便不再言语,苏定莫名其妙:“这就完了?”

  “呵呵,下面是写给你的。‘老玄,我儿子不认字,下面这段话你替我给他念念。儿子,你老爹我去京城找你娘了,京城是摊浑水她一个人我不放心。你娘还不知道你的情况,这事我得赶紧跟她报告一下,不然回头又该让我跪扳手了。另外你的体质太过特殊,‘知命人’我长这么大都没见着一个活得,我得为你过生死关准备点祭品,时间不好说,短了个把月,长了半年一载也有可能。我会拜托老玄照顾好你还有你姐。记住,没事离你姐远点,别祸害了我闺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