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恶念空间 > 第五十二章 这才是大手笔
  刘德旺心中一喜,他要的就是王老爷这句话。

  没了小镇供奉者的身份,看老子以后怎么玩死你!

  苏定同样收起戏谑的笑容,表情冷淡。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非要打断刘德旺的话。

  或许是讨厌他得意洋洋,胜券在握的模样。

  或许是不喜他的所作所为。

  有人拿护国勇士的遗骨公然亵渎,而其他人居然是大为赞赏。

  或许从这个世界人们的角度来看没有什么问题。

  但苏定依然非常不爽。

  苏定想起了魏老爷子谈到二十万将士一夜阵亡时的悲愤和哀嚎,他忽然感觉有些意兴阑珊。

  随便从身上拿点东西应付过去吧。

  这里跟老子三观不合。

  苏定在很多人戏谑的眼神中站起来,这时老玄头突然说话了。

  “各位,想必大家已经知道苏定是我的徒弟。”

  很多人点头。

  甚至连王富贵都收起平时的傲慢,微微转身正对老玄头以表示自己的尊重。

  老玄头淡淡道:“二狗子有事回了老家,临走前托付我照顾好这小子。他一个小孩撑起作坊不容易,所以今天的吉礼我这做师父的总得有所表示。”

  镇长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王富贵微微惊讶。

  刘德旺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

  其他人更是震惊无比。

  师父代替徒弟出吉礼祭品算不得什么。

  可关键这是在小镇的接福礼上。

  按照规矩来说,这意味着老玄头公开表示与二狗作坊同为一体,代表着老玄头放弃了需要保持绝对中立的‘十老’身份。

  为一个大家都知道失去了眷顾的作坊,值得吗?

  “老玄神医,您考虑清楚啊。”同为十老的一位前辈劝说道。

  十老代表的不仅仅是身份,更是官方的权利,在小镇甚至在整个恐慌机床县里都有着相当的地位和权利。

  苏定不知道这些,但看他人的表情也明白老玄头牺牲不小,他皱眉道:“师父,要不算了吧。您老这样我以后还得给你送终,压力大啊。”

  老玄头瞪眼:“放你奶奶个嘴的臭屁,老子我比你还能活,用你送终?”

  老玄头从后面取出一个盒子扔给苏定。

  “这是医经绝本《伤寒论》的一张残页,拿去吧。”

  扑通!

  这次刘德旺是真的滑下来了。

  连王富贵都震惊地起身,道:“老玄神医,您说的是绝本《伤寒论》残页?”

  老玄头嗯了一声:“从我师父那传来的,错不了。”

  镇长神情中满是羡慕和谨慎:“老玄郎中对苏老板真是堪比子侄啊,绝本《伤寒论》残页是我龙国医圣张仲和惊世之作,至今只在我龙国皇宫有一册医圣徒孙的手抄本,至于原书早就亡失。”

  “伤寒一论,性命所系,夫医者于医经之大典。是医者大道,医经之路必学之神书,这残页别说是小镇的接福礼,哪怕用于国家大典也毫不逊色啊!”

  老玄头微微一笑,逼格十足。

  苏定一把将东西塞回去,低声道:“这玩意这么珍贵留着当棺材本啊,用这多浪费。”

  老玄头一瞪眼,同样压低声音道:“你们苏家没了灰雾眷顾,万一一会吉礼毫无反应你就等着一群豺狼吃干抹净吧,下点重药说不定就能起作用。再说你身份特殊,”

  老玄头声音再低,若有所指:“刘德旺哪来的门路搞到三十年前的壮士遗骨?二狗子为什么失去眷顾?”

  苏定皱眉。

  他想起刚穿越时看到的几封写了一半的信。

  便宜老爹语气中的焦虑不是假的。

  按理说,作为落魄门阀哪怕再惨总也有些底蕴,为何苏二狗却如此担心失去眷顾?

  看来其中蹊跷颇多。

  “小苏郎中。”

  苏定正犹豫该如何做,魏清颜又站起来了。

  苏三终于放下手里的书看过去。

  其他人更是神情各异。

  魏清颜轻笑:“前些日子托小苏郎中的福,治好了我的病。一直想找个机会报答,所以特意为小苏郎中准备祭品一件。”

  苏定皱眉:“魏小姐,诊费您已经付过了。”

  魏清颜轻笑:“却不足以表达我的感谢。刘管家,送上来。”

  “是,小姐。”

  魏清颜笑着道:“说来也巧,我们魏家和当年西南边军关系颇深。刘老板买来了边军将士的遗骨,我这却有百越将军的完整虎符。是家中长辈亲手斩杀的敌军将领。”

  刘德旺的脸刷得红了。

  没想到在这撞到正主。

  虽然亵渎正气之物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对比人家的祭品高下立判。

  一个是自家将士的遗骨,一个却是敌方将军的虎符。

  虎符是一国军力象征,从万军手中斩敌将,夺虎符是多大的荣耀?

  岂能是一个拿自家遗骨做祭品的人能比的?

  刘德旺下意识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王富贵,心中又惊又怕。

  怎么会突然出了这么大变故?

  王富贵起身,皮笑肉不笑:“魏小姐出手慷慨不比老玄神医逊色,这样看来我们小镇今年必然能收获魔主更多的关注。希望小苏老板能代表令尊重获眷顾。开始吧。”

  刘管家将装有虎符的小皮箱递给苏定,小声道:“小姐从镇长那得来消息,说有人想下了您家族供奉者的身份。”

  苏定面无表情。

  有点意思了。

  苏定左手《伤寒论》残页,右手百越敌将虎符。

  当消息公布出去的时候整个小镇都沸腾了。

  这大手笔从小镇建立以来都没听说过,恐怕只有在江南制造局进行吉礼的王富贵王老爷才能比吧?

  在无数人期待地目光中,苏定走到平台边缘。

  思考许久。

  他从怀里掏出一石笔。

  镇长充满期待地看着苏定:“小苏老板,不知这石笔有何出处?看似古朴,又透着几分不凡。”

  苏定神情肃穆:“这笔是我师从老师多日练习之物,代表了我对知识的虔诚和积极向上的学习精神,这就是我的吉礼。”

  苏定郑重将前几天随手用石头磨的,准备沾着水在石板上练字的小石块放到巨大神像前,而残页和虎符却被他收了回去。

  全体傻眼。

  苏定冷笑,屁大的小镇子玩尼玛勾心斗角。

  镇长的话老子不信。

  王富贵也不是好东西。

  我倒要看看最后能钻出个什么牛鬼蛇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