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隋唐请回答:崩坏的隋唐演义 > 第18章 征服阴美人
和群臣开完了军事会议,李渊让李建成、李世民和李元吉留下,说还有个家事要和他们商议。

人都走了以后,李世民说道:“阿耶,有何事吩咐?”

李渊一声窃笑:“嘿嘿,是个美差,你们谁接啊?”

李元吉连忙凑了过来:“哦?阿耶,是何美差?说来听听。”

李渊笑了笑:“元吉,你若是接了这差事,我就说给你听。”

李元吉不屑道:“切!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美差?”

李世民:“元吉,你也太不懂事了,阿耶的吩咐,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咱们这些做儿子的也理应遵从,更何况阿耶说了,这是美差,岂有不接的道理?”

李元吉见状,赶忙说道:“阿耶,这美差,二哥接了!”

李世民很无语:“元吉,你……”

李渊一拍大腿,笑着说道:“好!既然如此,这美差就交给二郎了!”

李世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阿耶,是何美差啊?”

李渊:“你们还记得长安留守阴世师吗?”

李元吉大怒道:“当然记得!这个王八蛋草的,他就是化成灰我都认识,这臭傻逼不仅杀了智云弟弟,还挖了咱们老李家的祖坟,真他妈该千刀万剐!”

李渊无奈道:“哎……当时阴世师作为隋朝官员,阻止我军进驻长安,那也是忠于职守,无可厚非。只是,我一怒之下把他给杀了……”

李建成慷慨激昂道:“阿耶杀得好!像这种冥顽不明的狗东西,有多少就该杀多少!”

李渊摇了摇头:“哎呀,我当初一怒之下把阴世师给杀了,现在回想起来十分后悔啊!你们知道吗,阴世师的很多旧部曾经受过他的恩惠,现在都怀有二心,不愿为我大唐效力了!”

李元吉大怒:“什么?这群狗东西,就该把他们一个个都宰了!”

李渊无奈道:“哎呀,元吉,你怎么整天就知道杀杀杀的,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

李元吉低下头:“阿耶,你接着说。”

李渊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咱们大唐刚刚进驻长安不久,人心还不稳,周围又强敌环伺,这个时候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李世民:“阿耶所言极是,李靖早就说过,我大唐若想取天下,绝不能因为私人恩怨斩杀壮士。这阴世师虽行为极其可恶,但终归只是和我李家有私仇,如果此人和他的旧部能为我所用,阿耶实不该杀!”

李元吉:“阿耶,你说了半天,这美差究竟是什么啊?”

李渊笑着说道:“这就是我想说的,阴世师有个女儿,名叫阴彤,她样貌出众,国色天香。二郎,我的意思是,你把她娶了,这样咱们李家和阴家不就成了儿女亲家?有了这一层关系,这深仇大恨也就迎刃而解了。”

李建成笑了笑:“阿耶此举妙啊,这化怨结缘,还让二弟白白得了一个美人,真是一箭双雕。”

李元吉哈哈大笑:“哈哈,是啊,此等美差落在了二哥头上,真是羡煞我也。”

李世民可就不那么开心了,这哪里是什么美差?明明就是造孽啊!

其他姑娘倒还好,娶就娶了,可这阴彤,李渊刚杀了她父亲,还把她关进了掖庭,这丫头在掖庭险些让人给轮了。

你猜怎么着,小蹄子性子刚烈的很,抄起一把剪刀捅了好几个王侯子弟,差点闹出人命来,从此愣是没人敢碰她。

阴彤和自己有杀父之仇,那是不共戴天,万一娶回家去,保不齐哪天就……

哎……真是个烫手的山芋啊!

于是,李世民尴尬地笑了笑:“元吉,你若是羡慕,这美差就让给你吧。”

李元吉笑着说道:“欸……二哥,做弟弟的怎么好意思和你争呢?再说,我家中已经有个极品靓妞了,玩都玩不过来,我啊,还是算了吧,哈哈。”

李世民一丝窃笑:“哦?元吉,我说你这些日子怎么深居简出,原来金屋藏娇了?快说,你那个靓妞姓甚名谁,是哪家姑娘?有多靓啊?”

李元吉不屑道:“切!不告诉你!”

李世民:“行!好吧,回头去你家坐坐,让我也饱饱眼福。”

李元吉:“行喽,先说好啊,只给你看看,我可不给你玩啊!”

李世民:“那是自然,咱们兄弟情深,我怎么能夺人所爱呢。”

李渊:“你们哥俩先别说欣赏靓妞的事情了,先说说这个阴彤怎么办?二郎,你可得对她负责任啊!我看,你们就择日完婚吧!”

卧槽!老子又没上过她,负什么责任?

李世民为难道:“阿耶,我还是回去和观音婢商量一下吧。”

李渊不屑道:“嗨,商量个屁啊,观音婢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我回头派人通知她一声就行了!”

李世民还想再说些什么,李渊斩钉截铁道:“行了,就这么定了!”

李建成连忙笑呵呵道:“二弟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某先给你道喜了。”

李元吉微微一笑:“哈哈,是啊,二哥,恭喜恭喜,弟弟就等着喝你的喜酒了。”

无奈,李世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秦国公府,也就是后来的秦王府、天策府,只见古色古香的房间之内挂满了红色的纱帐,还点了好多红蜡烛,桌子上摆放着几盏美酒。

一名五官精致,长着一张充满瓷器感纯净俏脸,身穿半透明红色纱衣,身段玲珑,曲线精致,像是红灯化了的古典仕女图中出来的女子翩翩而来,手中拿着酒樽,曲膝相迎……

“花间酒,人间月,公子何不留下与奴家共饮一杯?”

嗓音如莺啼清脆悦耳,夹杂着一丝旖旎的意味。

一股浓烈的熏香味扑鼻而来,差点熏得李世民流鼻血,浑身一个激灵,瞬间真气翻滚,热血沸腾。

低头一看,火炉燃的正旺,这里面的熏香,闻一口如狼似虎。

李世民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微笑,接过酒一饮而尽:“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观音婢,有心了。”

古人讲,好老婆的标准是讲三从四德,可在李世民这里是一从三像不讲德。一从是从丈夫,三像指的是在厨房像个家庭妇女;在客厅像个淑女,在卧室像个技女,长孙无垢的确是深刻领悟了李世民的择妻标准,天仙绝配。

这女人极其擅长营造浪漫气氛,又赶上小别胜新婚,再加上这小火炉的醉人熏香,一下子令李世民气血上涌。

只见长孙无垢搔首弄姿,摆了个撩拨的姿势,嘤声道:“官人,来吃豆腐啦!”

李世民一个公主抱将长孙无垢抱起来:“美人,今晚陪大爷我好好玩玩!”

长孙无垢在李世民怀里笑得花枝乱颤:“哎呀,官人,你台词都搞错了啦。”

李世民气喘吁吁:“哎呀,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来一次再说。”

长孙无垢嘤咛道:“哎呀,二郎,你讨厌啦,一点前奏都没有,多没意思啊……”

李世民已经急不可耐:“观音婢,你就是太有情调了,节奏慢的让人着急,我今天就给你来个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说完,一波常规操作,如蛟龙入海,瞬间掀起千层浪。

“嗯哼哼~”

“嘶……哦!”

“啊……啊!”

“啊!啊……”

……

(此处省略一万字。)

事毕,长孙无垢伏在李世民的肩膀上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肌,吹气如兰。

李世民微微叹了口气:“观音婢,有个事我得跟你商量一下。”

长孙无垢把玩着自己的一绺青丝:“是迎娶阴世师女儿的事?”

李世民:“你都知道了?”

长孙无垢点点头:“知道啊,阿耶派人和我说了。”

李世民有些疑惑:“那你还这么平静?”

长孙无垢表情淡然,微笑道:“这怎么了,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么,更何况还是二郎这么优秀的男人。”

说完,伸出纤纤玉指抚摸着李世民的脸庞。

李世民惊诧道:“观音婢,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长孙无垢笑了笑:“放心吧,二郎,我是个懂事的人,迎娶阴家女那是为了大唐的江山社稷,我不会阻拦的。再说了,俗话说得好,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你就算是拥有再多的女人,我也是那杆红旗,对不,二郎?”

李世民笑了笑:“还是观音婢最了解我了,要不怎么你是红旗,别人都只能是彩旗呢。哈哈,只是……”

长孙无垢:“只是什么?”

李世民无奈地笑了笑:“只是那阴美人犹如一匹烈马,恐怕难以降服,她在掖庭关了些许时日,差点让人轮k,精神过度紧张,竟然拿着剪刀捅人。再加上阿耶是她的杀父仇人,我真怕把她娶回家……唉……哪天她气不顺,再把我给捅了?”

长孙无垢媚笑一声:“呵呵,二郎你英明神武,一区区弱女子哪能奈何得了你?你就干脆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不就成了。”

李世民惊诧道:“这怎么行?阿耶的意思是风风光光把她娶回家,要的是外人看到咱们李家和阴家联姻和解,这要是强k了那阴美人,她再对我怀恨在心,恐怕适得其反啊!”

长孙无垢笑了笑:“二郎,放心吧,不会的,你还是不了解女人。这女人啊,有时嘴上说不要,可一旦进入状态,她就欲罢不能,等你彻底征服了她,她就天天想要,恨不得把你吸干。”

李世民笑了笑:“是么?那你怎么不想把我吸干?”

长孙无垢尴尬地笑了笑:“我也想啊,但妾身是个懂事的人,知道二郎身上肩负着大唐的江山社稷,哪能那么没德行,只顾着自己逍遥快活,还得让二郎留几发炮弹去征服那阴美人呢。”

李世民还是有些疑惑:“观音婢,你真是个极好的女人,娶了你真是我李世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只是,这……强k阴美人真的能行吗?”

长孙无垢点了点头,斩钉截铁道:“放心吧,二郎,你要相信自己男人的魅力!别人不了解,我还不清楚吗,只要你强推成功,一准让那阴美人从此之后对你服服帖帖的。”

李世民笑了笑:“好吧,那就听老婆的。”

长孙无垢攥了攥拳头:“加油!”

李世民又看了看长孙无垢,越发妩媚动人:“观音婢,你今天好美。”

长孙无垢心领神会:“还想?”

李世民点了点头。

长孙无垢:“省省力气吧,二郎,你还得留点体力去征服阴美人呢。”

李世民翻了个身:“再来一次。”

长孙无垢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哎呀,讨厌啦~”

(再省略一万字。)

翌日,李世民前往掖庭,阴彤就关在一间小屋子里,手里还拿着一把剪刀。

李世民推开门一看,这女孩十六七岁的模样,柔柔弱弱的就像颗水里浸润出来的小白菜,脸蛋精致,细腻润滑,眉眼间透露着一丝阴冷,外表给人的感觉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但是李世民还是在她眉眼间发现一丝隐藏很深的妖媚,是因为在她左眼眉心处有一点点不易被发觉的美人痣。

这颗美人痣的位置刚好显示出了她的闷骚,这样的女孩一旦成功解锁,那后续便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阴彤发现李世民进来了,立即引起了警觉:“你是谁?长得还挺帅的。”

李世民笑着说道:“你是阴彤吧,我是秦国公李世民。”

阴彤一蹙眉:“李世民?李渊的儿子?”

李世民点了点头。

没想到,阴彤二话没说,拿起剪刀就扎了过来:“拿命来!”

常年征战沙场的李世民对付个弱女子就像收拾小鸡子一样简单,三下五除二就把她手里的剪刀给下了,随即把她压在身下,结结实实。

阴彤哭喊道:“李世民,你想怎么样?”

李世民窃笑着说道:“嘿嘿,小美人,我想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阴彤喊道:“李世民,你个银棍,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会从了你,李渊杀了我阿耶,我誓死也要报仇!”

李世民笑着说道:“阴彤,你讲不讲道理,要不是你阿耶杀了我智云弟弟,还刨了我们李家的祖坟,我阿耶又怎么会杀你阿耶呢?这都是因果报应好不好,你阿耶那叫自作孽,不可活。算了算了,我也不跟你讲那么多了,先让我爽一把再说!”

阴彤大惊:“李世民,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这样!你再这样我要叫了!”

李世民冷笑了一声:“嘿嘿,小美人,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说完,一顿操作猛如虎!

“李世民,你滚开!我阴彤就算是死也不会给你!”

“哪那么多废话,来吧!”

……

“啊!啊!啊!我……死也不给……”

……

“啊~啊哼~嗯哼~让我死吧。”

事毕,阴彤伏在李世民肩膀上,青丝凌乱,脸颊绯红,气若游丝道:“李世民,你什么时候杀我?”

李世民抚摸着阴彤白嫩的肩狎,笑着说道:“小傻瓜,我杀你干什么?”

阴彤双目无神:“玩完我,不杀吗?”

李世民摸了摸阴彤的小脑袋瓜:“小傻瓜,你那么漂亮,滑不溜丢的,我留着玩多好,杀了怪可惜的。”

阴彤有些绝望:“哦,什么时候玩腻了再杀呗。”

李世民哈哈大笑:“哈哈哈,你这个小东西,想哪去了?我打算和你成亲。”

阴彤惊喜道:“什么?成亲?真的假的?”

李世民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现在正挑选良辰吉日呢,用不了多久你就是我李世民的官方老婆了。”

阴彤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李世民,你如果真能娶我,那我在你老婆里面能排第几啊?”

李世民掐指一算:“你呀,最多第三。”

阴彤惊诧道:“什么?才第三啊?”

李世民解释道:“你前边一个长孙无垢,一个杨月蓉。”

阴彤点了点头,无奈道:“哦,长孙无垢是你发妻,杨月蓉是隋朝公主,排在她们后边倒也不算丢人,也罢也罢,好歹是明媒正娶。只是……”

李世民:“只是什么?”

阴彤:“只是,你要厚葬我阿耶,还要作为女婿去祭奠他,行吗?”

李世民点了点头:“当然没问题了,你就放心吧,我大唐厚葬了阴世师,肯定不会哪天一生气把他坟给刨了。”

阴彤点了点头:“嗯,还有件事,咱们成亲之后,你一星期最少得来我这里两个晚上过夜,行吗?”

李世民在阴彤的琼鼻上挂了一下:“行,小东西,你现在正受宠,我最近几个晚上都在你这里过夜,还不行吗?”

阴彤媚笑了一声,凑过来在李世民脸上啄了一口:“嗯,太好了!夫君,我还想……”

李世民一皱眉:“宝贝儿,我歇会儿行吗?”

阴彤翻了个身压了上来:“不行,现在就来。这一次,我在上边,征服你!”

___________________

ps:五千字大章求收藏,推荐票,月票和追读,还有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