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女娲偷看我日记,竟要我做人王 > 第十一章 鸿钧退去,巫族出世,女娲:本宫要掐死这个逆徒!
  啪。

  此言一出,鸿钧一脸错愕。

  因果?

  自己跟他能有什么因果?

  一个是真仙,一个是圣人,他俩压根八杆子打不着一边去啊,有交集的可能吗?

  而看到鸿钧道祖这般神态:

  三清互换了个忧虑的眼神;

  女娲玉臂环胸,柳眉轻佻;

  观战的洪荒百族俱是心念微动。

  他,不会真能以真仙之力,摆平此战吧?

  “吾何时欠汝因果了?”

  鸿钧皱着眉,袖袍一扬,摄来一团紫气将自己和李长生笼罩,隔绝外界探查的目光,问道:

  “造化玉蝶,吾是曾欠汝本体因果,然汝本体已碎,因果不存,除去此点,你我便无渊源了吧?”

  “非也,非也。”

  李长生高深莫测一笑,卖了个关子,道:

  “师祖神通广大,不如自己算算?”

  “嗯?”

  鸿钧眼里闪过一抹奇异亮色。

  他,不怕自己?

  初生牛犊不怕虎?

  有点意思呵。

  “好,那便让吾来算一算,你这小家伙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言罢,鸿钧摆指掐算起来。

  一息…两息…三息…

  时间推移,鸿钧的眉头越皱越深。

  自己跟他之间,居然真的有段因果。

  且,这段因果还不小!

  什么时候的事?

  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弟子给师祖点提示…”

  望着困惑的鸿钧,李长生指尖冒光,捻来一片紫云,上下舞弄,一字一顿,轻吐道:

  “鸿蒙,紫气。”

  “是你!”

  …

  日薄西山。

  万众期待下,紫气屏障撤去。

  在洪荒生灵翘首以盼的目光中,只见鸿钧神色复杂地冲女娲点了点下巴,道:

  “女娲,你收了个好徒弟啊。”

  唰。

  闻言。

  三清心中咯噔了一下。

  女娲不着痕迹的掩下自豪之色,拱手道:

  “多谢老师夸奖。”

  “长生年幼,您的规矩,有些他尚不懂,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老师多多包涵。”

  “无妨。”

  鸿钧摆摆手,又看回李长生,问道:

  “汝可想好了?”

  “莫道吾未提醒你,那段因果,足以让汝入吾紫霄宫,成为吾之座下第八弟子,与汝师尊女娲平起平坐,汝当真要舍弃这个机会?”

  洪荒众生、女娲、三清:???

  谁能站出来解释一下,发生什么事了?

  要知道,紫霄宫鸿钧道祖的七弟子位,乃是天道钦点、命中注定、不能更改的。

  李长生究竟跟道祖讲了些什么?竟然让道祖宁愿悖逆天意,也要把他收入门下?

  三清齐齐将视线投向女娲。

  洪荒百族成员亦将视线投向女娲。

  他们都以为是女娲给自己留的后手。

  可面对众多生灵的怀疑,女娲也摊了摊手。

  她是真不知道李长生哪来的手段。

  她也没往大道日记系统那方面去想。

  大道赐下系统时的原话是:系统只能给宿主提供修为,没有其他功能。

  连全勤奖这块,大道都没告诉女娲。

  是以。

  女娲一直只当系统是个提升修为的作弊器。

  众生更加震惊了。

  不是女娲的手笔?

  那这少年…也太逆天了吧!

  而更令众生震惊的,还在后头:

  “师祖抬爱,长生感激。”

  却见鸿钧说完后,李长生扭头瞄了眼身段妖娆的女娲,嘴角含笑,语气平淡,道:

  “但长生已习惯了娲皇宫自由散漫的生活节奏,倘若入了紫霄宫,怕把不良风气带进去,败坏了各位师伯的修炼热情呐。”

  “况且一日为师,终身为师,长生胸无远大志,不想与诸位天骄争雄,亦不想与师尊平起平坐,长生只想做师尊的弟子。”

  “辜负师祖美意,长生抱歉。”

  拒绝了?

  他居然拒绝了?

  他居然拒绝了鸿钧老祖的橄榄枝?

  这一刻,三清也罢,洪荒众生也罢,都如同被雷霆劈中了的枯木,楞楞地杵在那儿。

  紫霄宫鸿钧门徒是什么?

  那是入圣的门票啊!

  就这么说吧,成圣不一定要入紫霄宫,但入了紫霄宫,你一定能成圣!

  试问洪荒,哪个能抗拒成圣诱惑?

  三清都不行。

  然而…李长生,就能抗拒。

  而且是想都没想,不假思索的抗拒!

  天呐,这个少年是疯了吗?

  “无伤大雅,那便按你说的办吧。”

  鸿钧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结果,没说什么。

  他手捻法印,脑后升起一轮天道金轮,口中吐出至臻道音,朦朦胧胧,在众生耳侧响起:

  “女娲说的对,都是紫霄同门,为师理应雨露均沾,如此的话,此事,你们自行解决吧。”

  道祖法旨,天地鉴证,不可反悔。

  “小家伙,可满意了?”

  “师祖大气,不愧是洪荒第一至高圣人。”

  事如所愿,李长生自然不会吝啬不要成本的赞美。

  用马屁将鸿钧拍到飘飘然后,李长生才作揖,道:

  “师祖慢走。”

  李长生的吹捧,令极度好面儿的鸿钧道祖十分受用。

  “好好好。”

  临走时,他春光满面,笑吟吟地搭着李长生的肩膀,道:

  “小家伙,他日许你随女娲,来紫霄宫听吾讲道。”

  紫霄宫听讲,可称鸿钧道祖记名弟子。

  莫大殊荣!

  “谢师祖。”

  鸿钧化紫气而离。

  众生皆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李长生。

  他,真以真仙之境,三言两语就摆平了圣人都没摆平的纷争!

  没有生灵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所有生灵都知道,今日之后,李长生这个名字…

  将响彻洪荒大陆!

  玉阶崩塌。

  李长生捋了捋墨发,目露戏谑,一手背于身后,一手向前延伸,朝三清道:

  “道祖都走了,三位师伯,请吧?”

  三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女娲。

  他们心中纵有千般不情,万般不愿,可鸿钧既去,此间事也就由不得他们做主了。

  “师侄好手段。”

  良久,通天忿忿憋出句不知是夸奖,还是谩骂的话语,袖袍一挥,灰溜溜地离去。

  老子和元始无奈跟上。

  圣人呐,唉。

  三清也走了,这场闹剧算是唱完了。

  洪荒百族一边议论纷纷,一边自觉退场:

  “劝退道祖,娘娘的徒儿,前途无量啊!”

  “要你说?我不知道?”

  “喂,你去哪?”

  “备礼,明日登门拜访!”

  “诶,你等等我!”

  …

  星河点点。

  很快,人族祖地就剩女娲和李长生二人。

  夜空烂漫,星光灿烂。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月色下。

  女娲摇曳着蛇尾,不紧不慢的游向少年。

  “师尊。”

  李长生轻轻唤了一句。

  “嘘。”

  女娲伸出一根晶莹剔透的玉指,竖上李长生的嘴唇,娇躯微倾,凑近少年,朱唇轻启,道:

  “谢谢。”

  “师尊…”

  女娲要高李长生半个头,她俯下身子时,正好与李长生鼻尖对鼻尖。

  感受着女娲鼻尖婉约的触感,凝望着女娲温情脉脉的侧颜,李长生的脸,不争气的红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妖族大圣,竟能温柔体贴到此般田地。

  柳腰春风过,百鸟随香走;

  恬静淡雅,如花照水。

  潺潺眼中波,盈盈花盛处;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真要胜那天上太阴星华千分。

  “师尊…犯规了。”

  李长生不停做着深呼吸,撇过头,迫使自己不去看女娲那张巧夺天工的俏脸,小声道:

  “师尊说过,你我之间,不可以说谢的。”

  “嗯。”

  女娲眨了眨凤眸,虚心认错,道:

  “是为师错了,该罚。”

  “不用…”

  李长生刚想说不用惩罚…

  突然!

  女娲一把捏住李长生的下巴,强硬地掰正李长生的脸,随后竟用她那瓣娇艳欲滴的红唇,印在了李长生的嘴巴上!

  “唔!”

  撞上那瓣柔软的瞬间,李长生瞪大了眼睛,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推开了女娲。

  “不要!”

  女娲纳闷的看着不断后退的少年,问道:

  “不喜欢吗?”

  “为师算过,你应该是喜欢这个的。”

  女娲说着,又开始向李长生靠近:

  “这个好像叫…索吻,是吧?”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

  女娲一面逼,李长生一面退,退至人族祖山的悬崖边缘,退无可退。

  李长生蹲在地上,缩作一团,抱住自己两条膝盖,苦着张脸,低声下气道:

  “师尊…不要…师尊…别这样…求你…”

  “为什么?”

  女娲再次站在距李长生不足十厘米的地方,问道:

  “为师想知道,想做的事,为什么不做?”

  “我们…是师徒…”

  李长生低着头,一脸挣扎,道:

  “不可以…越线…”

  “又是你给自己定的大忌?”

  女娲一颦一蹙间,如月宫清冷,天见犹怜,道:

  “如果为师要强来呢?”

  “弟子…”

  李长生呢喃着抬起头,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瞳孔中,有彷徨,有自卑,还有坚毅:

  “弟子会恨师傅一辈子的!”

  他不想现在捅破那层窗户纸。

  现在的他,还配不上高高在上的女娲圣人。

  “师尊,等弟子成圣的那一天!”

  人族祖山上,李长生不轻不重,却抑扬顿挫的话音,经久不息,女娲听入迷。

  不是每个人都敢扬言自己能入圣的。

  她的弟子,李长生敢!

  什么样的男人最迷人?

  扶摇直上气贯长虹,百折不挠袖定乾坤。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当以七尺男儿躯,立不世之功勋。

  功成与否,自有后人断,少年凌云志,当称人间最风流!

  女娲碧眼盈波,眼放光华,盯着少年,掩嘴笑道:

  “为师还以为,你真的胸无大志呢。”

  “那是忽悠师祖的嘛。”

  李长生嘿嘿一笑,认真道:

  “弟子的志,便是师尊。”

  “傻小子,为师知道啦。”

  女娲揉了揉李长生的墨发,杏眸轻转,将蛇尾竖到少年眼前,晃了晃,笑如出水芙蓉,道:

  “走吧,回娲皇宫,你破局有功,晚上奖励你抱着为师的尾巴睡一觉~”

  “哇!真的啊?”

  一听这话,李长生一蹦三尺高,全然没了先前的颓唐之势,竟撇下女娲不管,火急火燎的往山下跑:

  “这个可以有,这个可以有,快快快,师傅,我们回娲皇宫。”

  “噗,这臭小子。”

  女娲站在山顶,望着一溜烟的功夫就跑到了半山腰,然后在漫山遍野,像只猴子一样到处上蹿下跳的少年,宠溺一笑:

  “突破真仙都没见你这么兴奋。”

  “真是的,这种事有那么诱人嘛?”

  “来啦,来啦,等等为师,傻小子。”

  …

  少时。

  两人下了人族祖山。

  女娲捏起一片祥云,夹起李长生,便要飞回三十三重天。

  猝然。

  不周山方向,一道蛮荒血腥的光柱冲天而起,在天穹激荡扩散,形成一个暗红色的混沌漩涡。

  洪荒大地颤动。

  众生皆抬头朝漩涡中看去。

  见那漩涡茫茫一片,朦胧间,众人仿佛看到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将天地劈成了两半。

  那巨人头顶苍天,脚踏大地,身型变大,竟生生将天托起,将地踩沉,从此,有了天地之分。

  开天辟地后,巨人力竭生死,身化万物,而其遗体,亦作点点星光,坠入后世不周山。

  影像到此戛然而止,光柱熄灭。

  原先光柱的地方,对出了一个字:

  巫!

  洪荒,震动。

  紫霄宫。

  鸿钧推翻跟前演算天机的法器,蹭的起身,紫袍无风自动,仙风道骨,喃道:

  “开始了。”

  天庭。

  西皇帝俊和东皇太一各披宝甲,端坐战台,眺望不周山,相顾轻叹,均瞧见对方眼中的凝重:

  “来了!”

  三清道场、西方灵山等地,亦复如是。

  与此同时,洪荒百祖都接收到了天道的信息:

  洪荒第二量劫——巫妖量劫…

  正式,启动!

  人族祖山下。

  李长生已没了占女娲便宜的心思。

  巫族出世时,他感觉到了一团极其厚重的因果之力,他得去不周山看看,刻不容缓。

  他跳下祥云,宝相庄严,道:

  “师尊,先不回去了,我要去一趟不周山。”

  “要不要为师跟你一块去?”

  女娲点了点头,平静的问道。

  这是她最大的优点之一。

  她从不会问李长生做某件事的目的,也不会私自替李长生拿主意,她只会问李长生需不需要自己的帮助。

  她很清楚,李长生是翱翔九天的鹰隼,他有自己的主见,自己选择的路,自己干涉太多,只会把李长生变成温室里的花朵。

  她对李长生是溺爱,但不是愚爱!

  “不用。”

  李长生摇了摇头,尽力抑制着自己因庞大因果,而扑通乱跳的悸心,道:

  “不周山中混沌因果莫深,师尊不要去了,弟子是混沌魔神,不惧因果。”

  “行。”

  女娲为李长生撕开一条直达不周山的空间隧道,道:

  “你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好。”

  李长生一只脚迈入隧道,猛然想起件事,他又回过头,神情古怪地喊道:

  “师尊。”

  “嗯?”

  女娲卷着青丝,看着少年。

  李长生邪魅一笑,手放在嘴边,比喇叭状,带着厚厚的挪揄意味,喊道:

  “你好骚,好会勾引人哦~”

  唰。

  喊完,趁女娲懵圈的空档,李长生仅用了半个呼吸,就闪进了空间隧道。

  半晌后…

  洪荒大地响起了女娲气急败坏的嘶吼咒骂:

  “逆徒!”

  “你这逆徒!”

  “啊!!”

  “本宫要掐死你这个逆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