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女娲偷看我日记,竟要我做人王 > 第十三章 奶凶奶凶的女娲,李长生:师尊居然不信任我?
  盘古殿中。

  面对呈九十度弯腰礼拜的十二祖巫,李长生差点就要撕碎山河图子卷,喊女娲来救场了。

  他入巫族盘古殿,是来了却因果的。

  谁曾想…

  原有的因果没了成,还反手欠了段更大的?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又是仲父,又是侄子、侄女的…

  巫族是疯了吗?

  “诸位…过分了啊…”

  李长生声调微微发颤地喃着,挨个扶起十二祖巫,向众祖巫还了个礼,一脸苦不堪言,道:

  “算我求诸位了,行不?你们别搞我啊,我真不是魔祖转世,更不是你们那什么仲父啊!”

  作为时空来客,他可太清楚了:

  巫妖量劫过后,巫族衰败是必然的,十二祖巫陨落也是必然的,这些都是无法挽回之事。

  他若承了巫族这段因果,势必要受其牵连。

  轻则入劫难逃一死。

  重则还没入劫就得死。

  反正他是没听说洪荒三大量劫中,除了圣人之外,有哪个入劫生灵,是活的好好的。

  他不想死啊!

  “仲父,这层因果我等不会叫你白结的。”

  见李长生负隅顽抗,后土抿嘴轻笑,倒也不慌,只是不紧不慢的从须弥空间托出三滴精血。

  唰。

  俄顷时。

  那道开天辟地的身影再现天地,化无垠混沌笼罩盘古殿。

  冥冥中,李长生仿佛听到了一声贯彻亘古而不绝的怒吼。

  此刻,饶是以十二祖巫的自负,也都心悦诚服地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混沌之气愈盛。

  李长生不由自主地化出了魔祖真身,满眼贪婪地遥望精血,他身体里的魔血…

  沸腾了!

  “盘古精血!”

  “仲父好眼力。”

  后土玉手纤纤,轻灵摆动,将三滴精血推至李长生跟前,诱人朱唇轻启,蛊惑道:

  “只要仲父答应,与我巫族结下因果,这三滴父神精血,便是仲父的了,三滴哦~”

  说罢,十二祖巫期待地盯着李长生。

  答应,快答应,快答应啊!

  “咚…咚…咚…”

  在盘古精血的诱惑下,李长生心跳的飞快。

  三滴盘古精血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条康庄大道!

  一滴盘古精血,能造出一尊肉身金仙。

  两滴盘古精血,能造出一尊肉身大罗。

  三滴盘古精血…

  足以让李长生的肉身,并肩准圣!

  以力证道,力破万法,肉身超脱,此乃当年盘古及混沌魔神所行之道,大道之下无敌。

  肉身成圣,强于功德成圣与斩三尸成圣。

  然,因惧盘古之威,天道作祟。

  致,洪荒无炼肉身之天材地宝。

  故,当今洪荒,只能修法,不能修身,哪怕李长生身化混沌魔祖,亦行不得以力证道。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但假如他得了这三滴盘古精血,他便无需任何天材地宝相助,即能踏入肉身准圣之流。

  盘古精血,就是世间最强悍的炼体至宝!

  古人有云:“东西再好,也得有命享。”

  可古人亦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东西好过了头,李长生情愿做亡命之徒!

  他跟一般洪荒生灵不同。

  他是造化玉蝶,可修法身;

  亦是混沌魔祖,可修肉身。

  玉蝶法身,魔祖肉身,若双身成圣…

  这般想着,李长生把心一横,中央头颅直接朝前一伸,一口咬住盘古精血,恶狠狠的吞下:

  “后土娘娘,可如愿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好,皆大欢喜。”

  见状,帝江爽朗大笑,暗中给后土祖巫竖了个大拇指,又朝李长生深深鞠了一躬,道:

  “仲父,多谢了。”

  帝江的举动,令李长生深感诧异。

  价值连城的盘古精血被自己悉数吞下,帝江竟一点也不心疼,还对自己感恩戴德?

  结一段因果,换三滴盘古精血…

  占便宜的不是自己吗?

  怎么搞的像十二祖巫才是赢家一样?

  这说不过去啊。

  “当年盘古道生万物,其精血何等珍贵?三滴盘古精血,是你们巫族全部家当了吧?”

  “能不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用它,来换跟我的一段因果?我的因果,值这个价?”

  闻问。

  以帝江为首的十位祖巫皆是一愣,转头拿求助的眼神投向足智多谋的烛九阴和后土。

  帝江暗骂道:

  靠。

  这仲父怎么问题那么多啊?

  办法又不是我们想的,你叫我们咋回答你?

  后土反瞪了帝江一眼:

  呸。

  你好意思说?

  你没事笑个什么劲儿?

  实力这么强,脑子咋就转不动呢?

  “仲父啊,有的事还没到说的时候。”

  烛九阴也跟着后土瞪了帝江一眼,暗示他收敛一些,旋即站出一步,严肃作释道:

  “但吾愿以父神之名起誓,我等十二祖巫对仲父绝无加害之心,这点请仲父放心。”

  “哈,是嘛?”

  李长生还有话说。

  “仲父…”

  突然,一声极尽委屈的呼唤,宛如某种圣人的噤言法则,硬是把李长生,变成了个哑巴。

  见后土玉指入薄唇半寸,贝齿抵指尖,细眯狭促凤眸,玉指沾凤涎,顺着下巴点点滑落。

  玉颈、锁骨、胸怀、蛇尾…

  沿途拖出一条长长的雪痕。

  “侄女不配获得仲父大人的信任嘛~”

  李长生无话可说了。

  “你赢了。”

  看在国色天香的后土娘娘的份儿上:

  “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

  说罢,李长生转身要走。

  “诶,仲父请留步。”

  后土叫住在自己摄人心魄的媚功下落荒而逃的少年,散去媚意,正容亢色,道:

  “仲父啊。”

  “父神的精血您可千万莫一次吸收完啊,否则其中蕴含之伟力,会撑爆您肉身的。”

  纵观洪荒大陆,若要论现在最不希望李长生道消的生灵,刨去女娲,便非十二祖巫莫属了。

  他们割爱重宝才跟李长生攀上关系,如果李长生半道身死了,他们真就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噗嗤。”

  李长生噗嗤一笑,一边往外走,一边道:

  “知道了,我没那么傻。”

  十二祖巫这才放心,齐齐躬身道:

  “送,仲父。”

  …

  【长生历610年1月1日。】

  【今天是烦躁的一天。】

  【在后土娘娘及十二祖巫的威逼利诱下,我被迫跟十二祖巫结下了因果。】

  【靠!】

  【要不是打不过你们,我都想骂娘了!】

  【你们死就死,干嘛非拖着我陪葬啊?】

  【神经病,巫族都是一群神经病!】

  【尤其是后土。】

  【哼,虽然你很漂亮,美貌就比我家师尊差了那么一丢丢,但你也是个漂亮的神经病!】

  娲皇宫。

  女娲又在偷看李长生的日记,时不时还发出一两声娇笑。

  这日记啊,她是越看越心安理得了。

  哪像以前,不发几个毒誓,她都没脸看下去。

  “唉。”

  可笑声并没有维持太久。

  当日记被看完,女娲神情兀然黯淡,那对颠倒众生的漂亮眸子里,充斥着落寞,喃道:

  “逆徒,十年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十年。

  你知道这十年本宫是怎么过的吗?

  每天只能抱着一本日记傻笑,笑完就坐在冷冰冰的宫殿里发呆,一坐就是一整天。

  你不在,连空气都是那么的寒冷!

  她想他了。

  或许是心有灵犀,女娲叹息刚落,身后竟就响起了那道,令她朝思暮想的声音:

  “师尊,我回来了。”

  女娲一怔,猛的回头,略微失神地望着站在自己身后,笑的如沐春风的少年。

  “怎么了?弟子回来了不高兴?”

  李长生没发觉女娲脸色不对,跟个没事人儿似的,调笑道:

  “叹什么气?谁惹我家师尊生气了?弟子帮师尊教训他!”

  他又不是第一次一声不吭的在外面野了。

  但这一回,女娲不打算轻易就让他蒙混过关。

  “某个常年不着家的逆徒呗。”

  只见女娲跟个深闺怨妇般垂着眼皮,玉手托着香腮,没有吵,也没有闹,只是顺着李长生的甜言蜜语,接道:

  “唉。”

  “那个逆徒,骂完师傅就跑了,这一跑就是十年。”

  “长本事了哟,翅膀硬了哟,为师管不住他了哟。”

  “罢了,大概是为师在那逆徒心里不怎么重要吧。”

  听着女娲的自哀自怨,李长生一脸震惊。

  他完全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这尊妖族圣人嘴里说出来的。

  这不是前世网剧里,那些被丈夫狠心抛弃的原配的台词吗?

  “师尊,你拿错剧本了吧?”

  “剧本是什么?”

  女娲条件反射的问道。

  然后…

  啪。

  两人都是一呆。

  紧张气氛瞬间被冲的一干二净。

  李长生暗笑道:

  这师尊…求知欲还真强!

  算账都不忘问问题。

  好在女娲反应快。

  见李长生又有要讲一堆油腔滑调之词,哄骗自己的迹象,她先发制人,揪住李长生的耳朵,吼道:

  “还知道回来呢?你回来干嘛呀?娲皇宫呆不下你了呗?你死外面得了呗?”

  “啊?你说话啊?心虚了啊?”

  “逆徒,你这逆徒,为师那么疼你,你这逆徒是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为师啊!”

  “说,在不周山勾搭上了哪个小妖精?把你迷的魂不守舍的,就不肯回家!”

  为了方便日后回味,李长生是把后土给自己抛媚眼的细节,写在了日记中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些他以为女娲看不到的日记内容,会成为砸他自己脚的石头。

  “没有啊师尊,弟子的心里只有师尊您啊!”

  本着“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心态,李长生妄图欺上瞒下,玩一招瞒天过海:

  “弟子不敢忘记师尊教诲,与巫族化解了因果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了呀。”

  “哼,是么?”

  女娲凤眸一冷,冷哼道:

  “好徒儿,为师念你初犯,再给你一次机会,老实交代,免得受皮肉之苦哦~”

  “交…交代什么嘛?”

  尽管被女娲盯的发怵,但李长生清楚,自己交代了就是死路一条,于是他咬紧牙关,继续死扛,道:

  “弟子对师傅的忠心天地可鉴啊,求师傅明察秋毫啊!”

  “呵呵,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女娲冷笑一声,不再废话,直接用蛇尾卷起李长生,冷冷的问道:

  “后土,媚眼,好徒儿,你不会忘了吧?”

  唰。

  闻言,李长生顿时脸色煞白。

  沃日。

  不是说洪荒生灵不能探查不周山吗?

  师尊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难道这就是圣人的手段?

  我还是低估了圣人啊!

  什么是信任?

  信任就是哪怕女娲做出再多合乎日记,不合乎逻辑的事,李长生都不会往系统身上想。

  因为那是女娲送给他的东西!

  “师…师尊啊…你听我狡辩…不是…你听我解释哈…”

  蛇尾中心,李长生脑子飞速运转,正编织着借口,突然,他感觉自己浑身黏糊糊的。

  低头一看,原是女娲的蛇尾,一直在分泌黏液。

  只怪前车之鉴。

  女娲为了防止李长生再偷袭自己的蛇尾,才在卷住李长生后,往表面覆盖了层黏膜。

  看着透明无暇的黏膜,李长生忽然眼睛一眯,嘴角含笑,心生一计。

  “好啊师尊,你居然这样对我!”

  女娲刚想问李长生的解释是什么,却见李长生摆出一脸心灰意冷的神情,指着黏膜,愤愤不已的开口,恶人先告状,道:

  “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是不相信我吗?我正人君子李长生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李长生当然知道女娲这是无心之举。

  她如果真的想防备自己,就不会用蛇尾去卷自己了。

  但眼下,他想脱身,只能装不知道!

  抱歉了师尊,要冤枉一下你了。

  暗道一声抱歉,李长生戏精附体,一把鼻涕一把泪,接着演道:

  “师尊不信任弟子,好,那便松开弟子,让弟子走就是了,省的师尊整日花心思对弟子严加防范,影响了修行。”

  “不是,不是,长生,你误会了。”

  洪荒出生的女娲哪见过这等场面?

  她又哪里是前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老手李长生的对手?

  一听李长生那些话,她立马就慌了神,焦急的声明道:

  “为师没有,长生,你相信为师,为师真没有这个意思,为师这就把黏液收回去。”

  唰。

  说完。

  女娲真就傻乎乎的收回了黏液,也顾不上再追究李长生和后土暧昧之事,弱弱道:

  “长生…为师真没有不信任你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