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女娲偷看我日记,竟要我做人王 > 第三十一章 女娲:徒儿,还好你是蛇人!
  忍不住…

  好一个忍不住!

  相依数万年,女娲首次升起了想掐死李长生的念头。

  那可是沾之即死的量劫因果啊!

  连她和鸿钧这样的混元大罗,都不敢轻易涉足。

  强如魔祖本尊,都在量劫因果下道陨仙逝…

  李长生哪来的胆子啊?

  “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啊?”

  臆想到李长生可能会步魔祖罗睺的后尘,女娲竟当场急地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掐晃着李长生的肩膀,声泪俱下,道:

  “什么因果你都敢接?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巫族是巫妖量劫的主角啊,你接了他们的因果会没命的,你知不知道,啊?你就那么缺资源是么?”

  “本宫是少给你吃了还是少给你穿了,啊?”

  “盘古精血,盘古精血,你就那么想要盘古精血?你想炼体你跟本宫说啊你,你这是干什么啊?呜呜呜…”

  可骂了几句后…

  女娲突然又松开了手,像位豪赌一场,输了个精光的赌徒,双目无神,浑身脱力的瘫在地上,喃道:

  “为师就你一个…亲人啊。”

  “你若出了意外,你叫为师怎么办啊?”

  前面是恨铁不成钢。

  后面是慈师忧爱徒。

  如果不是情到深处,谁在意一个玄仙的死活?

  她都不知为李长生牵肠挂肚了多少回,亦不知为李长生抽抽搭搭了多少回,这小混蛋,就不能让她省点心嘛?

  “师尊…我…我…你不要哭啊…”

  女娲一哭,李长生顿时手足无措。

  平日里的伶牙俐齿,刚编好的讹言谎语,仿佛在她哭的那一秒,全都销声匿迹了,只剩满腔疼惜怜爱。

  哪有什么钢铁直男啊?

  不过是因为太爱,舍不得欺骗她罢了。

  “师尊,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有自保手段的。”

  李长生小心翼翼地拭去女娲眼角的泪水,看了看周围的十二祖巫,手一挥,在两人身旁设下一道屏障,隔断了十二祖巫的视线。

  身为混元大罗,哭哭啼啼,有失凤仪,但女娲已经关心至乱,失去理智,不顾一切了,所以,维护颜面的活儿只能由他代劳了。

  屏障内。

  “好了好了,师尊,没事了,没事了。”

  李长生紧紧搂着女娲,哄道:

  “徒儿保证,徒儿不会有事的,好不好?”

  “不好!”

  止住了哭声后,女娲像极了一位跟相公闹别扭的新婚小娇妻,把头往左侧一别,死鸭子嘴硬,娇哼道:

  “你这逆徒,你死了算了。”

  “省的为师天天担惊受怕的。”

  “哦,那徒儿去死了。”

  闻言。

  李长生邪魅一笑,顺势变化出魔祖真身:

  “嘻嘻。”

  “徒儿最听师尊的话了,徒儿这就去告诉鸿钧,徒儿是新任魔祖,让鸿钧杀了徒儿,好遂了师尊的愿。”

  只要女娲不哭,他有的是手段拿捏她。

  “呸,逆徒!”

  然而,吃一堑,长一智。

  女娲这回长记性了。

  看着威风凛凛的魔祖真身,女娲大方地摊开手,摆出一副你“爱咋地咋地”的姿态,道:

  “你去啊,你去,为师绝不拦着你。”

  哼。

  她就不信李长生敢去。

  这小子日记里,到处都是贪生怕死四个字!

  不过不信是一码事,不管是另一码。

  说这话时,女娲还是暗中酝酿好了妖气,万一李长生真被她刺激到了,一时想不开,她也能及时把他拽回来。

  “哎呀师尊~”

  实际上,女娲猜的没错:李长生只想逗逗女娲,他还没傻到把自己脑袋伸过去让鸿钧砍的地步。

  见女娲不上钩,李长生干脆不演了。

  他腆着脸,搂住女娲的水蛇腰,轻轻一蹭,撒娇道:

  “弟子开玩笑的嘛,弟子怎么舍得弃师尊而去呢?师尊这么妩媚,这么妖娆,这么…”

  “打住。”

  不知怎么的,女娲今天特别聪明,还能未卜先知:

  “你下一个字是不是想说为师很骚?”

  “额…”

  李长生害羞地笑了笑,厚着脸皮道:

  “知我者,师尊也。”

  人至贱则无敌。

  “滚,少贫嘴。”

  别人有没有对付贱人的手段女娲不知道,她是拿脸皮比城墙还厚的李长生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此,女娲只能笑骂着推了李长生一把,而后扬了扬玉拳,正了正神色,认真道:

  “李长生,你给本宫听好。”

  “如果你死了,本宫就毁了整个洪荒,然后自裁,带着芸芸众生给你陪葬,让你成为洪荒的罪人!”

  灭世的因果哇。

  这骂名,不是一般的大。

  “师尊~”

  李长生却像个没事人儿,把头埋进女娲胸脯,言语间充满神往之意,喃道:

  “你真残暴。”

  “怕吗?”

  女娲一个俯身,把李长生压倒在地上,拿自己的青色蛇尾,缠着李长生的黑色蛇尾,奶凶奶凶道:

  “为师天性就是这样,为师的凶戾程度,比东皇他们还要高上万倍,整个妖族,没有一个不怕为师的!”

  “弟子,不怕。”

  李长生坚定地摇了摇头,捏起女娲的下巴,把玩了一阵,似笑非笑的问道:

  “师尊,你千里迢迢上不周山来兴师问罪,是不是吃后土娘娘的醋了?”

  “是啊。”

  精致下巴被少年肆意侵袭,女娲芳心半羞半喜。

  羞的是自己对徒弟病态的占有欲。

  喜的是自家徒儿终于开窍了,敢对自己下手了。

  感受着肌肤上回馈而来的炙热手温,女娲的眼神逐渐朦胧,开始以玉手,摩挲着李长生的胸膛:

  “为师怕徒儿移情别恋。”

  “那…徒儿让师尊心安!”

  “哦?”

  女娲明知故问:

  “怎么个心安法?”

  李长生用实际行动,给了女娲答案:

  他直接仰头,吻了上去。

  女娲蛇尾猛地僵直,竖瞳瞪的老大。

  被吻了。

  几万年了。

  她总算等来了他的吻。

  不是幻想中的狂风骤雨,而是甘露润旱地:

  很绵,是情意绵绵的绵。

  此时此刻。

  两人的视线内,只有彼此,再容不下其他。

  女娲的唇,莹润香甜,顺滑美妙。

  李长生的攻势,老练成熟,恰到好处。

  久旱逢甘霖,两人愈吻愈烈。

  起初还是少年撩拨情意。

  后面竟变成女娲的单方面杀伐。

  两条蛇尾紧紧缠绕。

  两人旁若无人的吻着。

  仿佛要吻到天荒地老。

  一息…十息…百息…

  突然,李长生推开女娲,大口喘气,道:

  “不行了,不行了,师傅,我认输,认输!”

  “认输?”

  听到这话,女娲柳眉一挑,不悦道:

  “要吻的是你,不要吻的也是你,为师刚来了劲儿,你告诉我你认输?什么都由着你?天底下有这好事?”

  “呼,真不行了。”

  李长生连连摆手,指了指自己的蛇尾,道:

  “师尊,要犯错了,你没发觉吗?”

  嗯?

  女娲一愣,顺着他的手指望去…

  唰!

  俄顷间。

  女娲的俏脸,红到了极点。

  “你…你放肆!”

  望着蛇尾上的坎坷崎岖,女娲拼力平稳声调,想做回严师。

  可她“你”了半晌,只换来了一句声若蚊蝇,底气不足的:

  “逆徒…你…居然…居然敢顶撞为师!”

  她要完蛋了。

  这样会死的…

  好在李长生没有更过分的举动。

  他仅是叹了口气,随后将自己的蛇尾抽了回来。

  那条线,是他最后的道德操守。

  至少,现在是。

  除非哪天他晋级圣人,无视所有,才能逾越。

  “师尊,缓一缓吧。”

  李长生直起身子,变回人形,背过身子,道:

  “理一理仪容。”

  “谢…谢谢。”

  失去蛇尾,女娲有些患得患失。

  缓了好一阵,才从余韵中摆脱。

  她深吸一口气,撑着竹木起身,站到李长生身边。

  “没事了?”

  李长生又恢复了嬉皮笑脸。

  “嗯。”

  女娲却没跟他嬉闹,面无表情,问道:

  “后土暗恋你吧?”

  “哈?”

  李长生一怔:

  “师尊怎么知道的?”

  他是用窃言术偷听出来的。

  莫非女娲也会窃言术?

  “你管为师是怎么知道的?”

  提起后土,女娲的表情明显冰冷了几分。

  看得出,她不喜欢这个情敌。

  但为了李长生,她还是强压着厌恶,问道:

  “你跟为师讲实话,你有考虑过她吗?”

  “什么?”

  李长生的脑筋有些转不过来了。

  女娲这话问的…怎么跟娘亲给儿子挑儿媳一样啊?

  “不要问那么多。”

  女娲不耐烦的摆摆手,道:

  “你只要告诉为师,你有没有考虑过她,就够了。”

  “额…”

  见女娲是动了真格的,李长生也收起了小心思,郑重道:

  “师尊,虽然我不知道你问这些做甚,但你想知道,那弟子便说给你听。”

  “弟子对后土有没有想法,不取决于弟子,而是取决于师尊您。”

  “师尊若是不介意,弟子便有,师尊若是介意,弟子不会喜欢其他生灵。”

  “弟子这么说,师尊可明白了?”

  女娲以真心待他,他自不会辜负女娲。

  他不会给女娲一丁点吃醋的机会。

  唔…

  这次是意外!

  他不知道自己上不周山女娲会吃醋!

  李长生回答完,女娲没有马上接话。

  她盯着李长生看了很久。

  似乎在判断李长生所言是真是假。

  忽然,女娲笑了。

  笑是宠溺,是释然,是如意,也是妥协。

  “好,有你这句话,为师就放心了。”

  女娲揉了揉李长生的墨发,以慈母般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圈李长生,眯起狭促的蛇眸,笑道:

  “本宫的徒儿长大了,也该成家了,嘻嘻,好啊,就是便宜后土那小狐狸精了。”

  “师尊,你这话什么意思?”

  听到女娲这番话语,李长生心中陡然一噔一下,脸色惊变,慌乱不已:

  “弟子不要成家,弟子只想常伴师尊左右。”

  他以为女娲对他心灰意冷了,不要他了。

  像女娲这么骄傲的女子,不该能与后土共侍一夫吧?

  应该…不能吧?

  “噗嗤,至于嘛?”

  望着因自己一句感慨就陷入局促不安的少年,女娲噗嗤一笑。

  李长生能有这反应,证明他是足够爱自己的,同时也证明了:

  她的决定没有错!

  李长生值得她纡尊降贵。

  想着,女娲的眼神愈发温柔,她伸出玉手,捏了捏李长生脸蛋,安抚道:

  “傻徒儿,安啦,别多想,为师没有那么小心眼,一会儿你不要说话,为师给你试试她,合适的话…”

  “真的?”

  李长生顾虑未消:

  “师尊不是在跟徒儿赌气?”

  “谁跟你赌气了?”

  女娲翻了个白眼,嗔道:

  “为师没这闲工夫,把这里的事处理完,为师还得去天庭呢,正事都给你耽误了,哼。”

  “唔…”

  李长生选择性的忽略了女娲后一句话,又问道:

  “那…师尊要试什么?”

  “哪来那么多问题?”

  随着李长生第三个问题问出,女娲凤眸直接一冷,双手叉腰,凶巴巴地命令道:

  “把屏障打开!”

  可不是她故意凶李长生。

  她要不这样,李长生是能问个没完的!

  她太了解她这位偶尔容易神经质的弟子了!

  “我…哦…”

  李长生应了一声,尽管不情不愿,却也不敢在这节骨眼儿上违逆女娲,只好抬手欲撤去屏障。

  这时…

  【叮。】

  【检测到女娲产生被宿主偷听心声的渴望,满足窃言术开启条件,窃言术自动启动。】

  【窃听到女娲心声如下:】

  【试试后土对你是不是真心的呗。】

  【傻子。】

  【摊上你这么个徒儿,本宫不就只能认命了啊?】

  【本宫又离不开你,真是的。】

  【反正你变成魔祖真身后那羊脂玉有两个,本宫和后土一人一个,刚好能分…哎呀,怎么想到那儿去了?】

  【女娲,你不知羞你!】

  …

  李长生无语了。

  好嘛。

  真是他多心了。

  女娲真没有不要他的念头。

  只是…

  最后一段心声是什么鬼啊?

  难道你不让我跟其他雌性生灵在一块,是怕她们跟你抢那玩意儿?

  蛇性本淫…

  看来是真的!

  得亏他有两个…

  嗯…

  两个…

  他真的有两个!

  …

  小剧场:

  女娲(叉腰,步步逼近):逆徒,你亲为师亲的爽不爽?

  李长生(缩了缩身子):师…师尊…你想干嘛?你不要过来啊,过来我喊人了!

  女娲(压倒李长生):你喊,我让你喊。

  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为师不好意思,现在大家都睡觉了,看为师不把你嘴亲破皮咯,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把为师搞得不上不下的!

  李长生(假装反抗,实则搂着女娲的腰):救命啊,美女蛇吃人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