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女娲偷看我日记,竟要我做人王 > 第三十二章 两女相争,长生得利!
  不周山上。

  屏障撤去。

  女娲犹如一块亿万年不化的玄冰,冷冷地望着神情忐忑的十二祖巫。

  李长生则像打了败仗的将军,站在女娲身后,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见状。

  十二祖巫面面相觑,危机感赫然攀升。

  是谈崩了么?

  还是说…

  女娲本就是冲着灭杀他们十二祖巫来的?

  所谓的掳了她徒儿,只是堵住悠悠众口的托词罢了?

  十二祖巫越深思,越觉得第二种可能性大。

  他们才降临洪荒大陆没多久,尚且不知李长生对女娲的重要性。

  在他们的认知里,并不认为一个玄仙弟子,值得女娲大动干戈。

  这般揣测着,十二祖巫交换了个眼神,纷纷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混元大罗是无敌,但他们也不是软柿子。

  女娲倘若真要清算他们,那他们即便战死,也要叫女娲脱层皮!

  感受到十二祖巫的战意,女娲心头冷笑。

  几只蝼蚁,妄图翻天?

  看来是自己的下马威,没给够啊!

  念及。

  女娲蛇尾猛地一震,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十二祖巫跟前,一祖巫赏了他们一拳头。

  每一拳,女娲都覆上了千分之一层的妖力。

  拳拳到肉,毫不留情。

  “轰!”

  “噗!”

  混元大罗的拳头,十二祖巫压根躲不开。

  瞬息间。

  十二祖巫全员倒飞出数米远,血流不止。

  “你!”

  后土吐出一口精血,怒骂道:

  “女娲,你搞偷袭,你不讲武德!”

  呸。

  跟你这个情敌本宫讲什么武德?

  女娲暗自诽谤一句,冷声质问道:

  “你跟本宫讲武德?那本宫倒要问问你们,谁给你们的胆子?胆敢算计本宫的弟子!”

  “谁算计他了?”

  既然决定了鱼死网破,后土也没了初始的客气。

  听到女娲的质问,她顶着圣威,张口怼道:

  “你情我愿的事,怎么到你口中就成算计了?就算你是混元大罗,亦不能如此霸道,乱给人扣帽子吧?”

  哦哟呵?

  还敢跟本宫叫嚣?

  这要不趁现在给你打服了,以后你得了势,还不得跟本宫争正宫娘娘的位置?

  “本宫给你们扣什么帽子了?”

  女娲一边对后土冷嘲热讽,打着嘴炮,一边摆弄着丰腴翘臀,拖曳着妖娆蛇尾,游到后土身前,居高临下,轻薄地捏起后土俏脸,缓缓地抬起另一只手,然后…

  “啪!”

  又给了她一巴掌!

  “打扮的那么花枝招展,怎么?想勾引我家徒儿?”

  “你们不就是欺负他什么都不懂么?还结因果?你们怎么不跟本宫来结因果?当我家徒儿背后没人了是吧?”

  “浪荡蹄子,就你这货色,我家徒儿他能看上你?”

  一声声毒舌辱骂,回荡在后土耳畔。

  我又挨打了?

  还被羞辱了?

  那些词是什么意思?

  三个疑问,将后土的脑海冲击成一片空白。

  后土呆呆地捂着右脸,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

  比大梦一场更加虚幻。

  可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和那道醒目的巴掌印,又无一不在提醒她…那些,不是梦,都是真的!

  不要说后土了。

  连李长生都傻眼了。

  师尊骂人可真难听啊…

  这都跟谁学的啊?

  额…

  好像是跟我学的…

  这几个词好像是我带到洪荒来的哦。

  呸,跟我有啥关系?

  不妥不妥,回去得好好教育教育她,这么性感的小嘴唇儿,怎么能吐出脏话呢?

  “女娲,你够了,士可杀,不可辱!”

  许久之后,后土堪堪回神,却依旧不屈不挠,一脸倔强地高昂着头颅,桀骜不驯,道:

  “废话少说,你到底想怎样,划个道儿吧。”

  “你要想打,我们十二祖巫奉陪,你要想帮仲父大人了断因果,行,你拿出跟盘古精血价值对等的宝物来。”

  “呈口舌之快有什么用?”

  跟女娲一样。

  后土可以向任何人低头,唯独女娲不行!

  同性相斥,两女又互为情敌,雌性生灵天生的,排斥情敌的第六感,注定了两女得明争暗斗到分出胜负为止。

  况且她俩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个是大道代言人李长生选定的人道之主,一个是大道道尊钦点的地道之主。

  虽然她们都还没坐上道主之位,但潜意识里,已经对对方生出了争强好胜之心…

  两人之间,必须得弄清楚大小王不可!

  软硬不吃的后土,使得女娲柳眉一皱。

  这娘们这么不识趣?

  本宫就想立立威,你非要跟本宫抬杠?

  而望着皱眉的女娲,后土却心花怒放。

  她喜欢看到女娲,当着李长生的面,束手无策!

  哼。

  你牛啊,你再牛啊。

  你给不了你徒弟的,还不允许我们给你徒弟了?

  呸。

  我告诉你,你女娲给不了的,我们十二祖巫给,你女娲拿不出的,我们十二祖巫拿!

  混元大罗又如何?你有我们对仲父好吗?我们十二祖巫能把家底掏给仲父,你行吗?

  越想越兴奋之下,后土一脸小人得志,补刀道:

  “娘娘,您还的起么?

  “还不起就请您下山吧,不要打扰我与仲父大人…”

  “甜蜜!”

  甜蜜二字,后土咬的格外的重。

  “你莫不是真以为本宫还不起?”

  女娲咬牙切齿的反问道。

  不得不承认,她破防了。

  只要跟李长生沾上边儿,总能让她破防。

  她的混元大罗道心,对李长生完全形同虚设!

  只见女娲阴沉着俏脸,先从空间取出三样先天灵宝:

  “五灵珠,红绣球,宝莲灯,够不够?”

  后土没说话。

  显然,三件先天灵宝是不够的。

  “不够是么?”

  女娲也不慌。

  那三样,只是开胃小菜。

  她死死盯着后土,玉手一挥,又变出一张画卷,没有丝毫不舍,拍在后土面前:

  “先天至宝江山社稷图,一并给你。”

  唰。

  江山社稷图出现的那一刻,十二祖巫、李长生,全都如遭雷殛般怔在当场:这件事,玩大了!

  江山社稷图可不光是一件先天至宝。

  它更是一种见证。

  它见证了女娲的成长。

  它身上沾着女娲的运。

  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没了江山社稷图…

  女娲就等于断了左膀右臂!

  连此等法宝都送了出来,十二祖巫乍然惊觉:

  自己好像低估李长生在女娲心中的分量了!

  还没完。

  三件先天灵宝,一件先天至宝后,女娲还未停休:

  “本宫再给你一个承诺,叫妖族不与巫族为敌,还你三滴盘古精血的因果,够么?”

  “女娲,你疯了?”

  帝江终于扛不住了,满脸震撼地问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本宫没疯,本宫很冷静。”

  女娲平静的理了理秀发,道:

  “李长生是本宫的命,区区几件法宝算什么?本宫命都可以丢,就是不可以没有他!”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烛九阴捕捉到女娲言语中的关键,皱眉道:

  “我们没有要跟你抢他。”

  “是呀。”

  帝江也连连点头,附和道:

  “仲父是我等祖巫的贵客,我们对他没恶意的。”

  “哼,有没有抢他,你们家后土心里清楚。”

  女娲轻哼一声,瞥了眼后土,若有所指道:

  “她暗恋我家徒儿,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后土?”

  闻言,众祖巫一怔。

  他们似乎是有叫后土去撩李长生来着…

  闹了半天,女娲是为这事来的啊?

  就为这破事,犯得着打上不周山?

  帝江等祖巫不理解。

  十二祖巫中,只有当事人后土,隐约明白了女娲小题大做的缘故:她是吃自己的醋了!

  女人懂女人!

  但懂,不代表她能咽下白挨两耳光的耻辱。

  哪个雌性生灵是大度的?

  “我就是暗恋仲父啊,怎么了?有问题?”

  只见后土挑衅般向李长生抛了个媚眼,几乎将爱慕两个字雕在了脸上,用腻死人不偿命的音调,开口道:

  “仲父人漂亮,又是混沌魔神跟脚,还是肉身、法身双修的绝代天骄,他如此优秀,我倾慕有何不可?”

  “祖巫也是生灵啊,我们也需要血脉传承啊,谁能拒绝跟仲父这般完美无缺的生灵,诞下一枚子嗣呢?”

  说着,后土突然话锋一转,神色由妩媚矫揉,转为怪异歧视,阴阳怪气地内涵起女娲:

  “倒是你啊女娲娘娘,你不会也暗恋仲父大人吧?哦哟哟,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师徒之情变质了吧?

  “大家快来看呐,这里有人为师不尊啦!”

  唰。

  结尾一句话,是压死骆驼的稻草。

  “你!”

  女娲俏脸被后土气的铁青,其周身空间颤动不止。

  后土亦直起了身,与女娲针尖对麦芒。

  盘古殿外,无形的硝烟弥漫。

  纵是洪荒大陆最不通人情世故的十一祖巫,都瞧出了两女之间的气氛不对,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偏偏这时,李长生很不分场合的来了句:

  “额…”

  “内个…我插一嘴…漂亮不是用来形容女性的吗?”

  唰。

  此言一出,他瞬间成了两女的集火对象:

  “闭嘴,这没你说话的份儿!”

  两女异口同声地喝道:

  “没看到我们在吵架吗?”

  “本来就是嘛,凶什么凶…母老虎!”

  莫名其妙挨了顿骂,李长生一脸忿忿,小声嘀咕道:

  “两个女人一台戏,哼,就会欺负我!”

  而回应他的,是两道十分有默契的冰冷眼神。

  “我闭嘴,我闭嘴,你们继续。”

  李长生怂了。

  争风吃醋的女人,不能惹!

  “呸,渣男!”

  两女又同时骂了一句。

  紧接着。

  女娲怒道:

  “你干嘛学本宫说话?本宫训徒弟关你什么事?”

  后土不甘示弱,回怼道:

  “明明是你学我好吗?长生那么可爱,你凭什么训他?他是男人诶,男人在外面不要面子的吗?”

  女娲(不屑):

  “本宫混元大罗,需要学你个小大罗金仙?”

  后土(跟着不屑):

  “混元大罗厉害啊?”

  “你那么凶你徒弟能喜欢你?不能学我温柔似水?”

  女娲:骚侉子!

  后土:泼妇!

  …

  两人从白天,吵到了晚上。

  又从晚上,吵到了后半夜。

  李长生和其余十一祖巫都合力把先天葫芦藤种好了禁制,顺带还施了肥,浇了水,女娲和后土的架还没吵完。

  清晨。

  “你们能不能别吵了啊?”

  被两人的骂街声折磨了一天一夜的李长生,终是忍无可忍,强行介入了两人的“战场”,将两人分割开来,嚷嚷道:

  “都是自己人,吵什么?”

  唰。

  兴许是早吵累了,在等李长生的台阶,少年刚一插足,女娲和后土顿时就不吵了。

  不周山,清静了。

  十一祖巫走出盘古殿,静静地看着三人。

  凝视着横在中间的少年,两女忽然一笑。

  “嘻…哈哈…咯咯咯。”

  笑声如铃,荡漾在不周山脉。

  冰天雪地中,百花盛开,百鸟争鸣。

  这一霎,两女心中的芥蒂、隔阂,化为乌有。

  “本宫吵架是为了谁啊?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女娲伸手揪住李长生的耳朵,笑骂道:

  “本宫还不是为了让你以后不被他们欺负啊?”

  “臭娘们,你把话说清楚!”

  吵了那么久,后土跟女娲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说话时也不再那么拘谨,嗔道:

  “谁欺负他了?我们宠他还来不及呢。”

  “哼,希望吧。”

  女娲娇哼一声,面色冷峻,宛如一位母亲,把自己含辛茹苦养育了多年的爱子,交托给另一位女子般,严肃地宣言道:

  “我警告你,后土,他是我女娲含在舌尖怕化了的糖,捧在手心怕摔着的宝,你们十二祖巫要是敢对他不好,你们看本宫敢不敢灭了你们!”

  她不是闲的没事,不顾身份,找后土吵架的。

  她是在向十二祖巫阐明自己的态度:

  李长生不是孤家寡人,她背后有自己这个做师尊的撑腰,你们十二祖巫不能委屈了他,要好好待他!

  “哎呀,知道了啦。”

  “还有,本宫是大姐,你是小的!”

  “这个嘛…谁先给他诞下血脉,谁就是大姐!”

  “滚,你跟他都不是好东西!”

  “哈哈哈,长生,姐姐带你种葫芦去咯~”

  后土牵着李长生跑向远方。

  女娲笑吟吟的望着两人的背影,并没有追上去。

  她想,她大概知道,很多年前,李长生说的那个家字,是什么意思了!

  阖家幸福,平平安安,其乐融融,吵也好,闹也好,都不会影响彼此的感情…

  这,便是家!

  …

  【长生历1000年1月5日。】

  【红云死了。】

  【没死在鲲鹏手上,鸿蒙紫气给了师尊。】

  【乱了,全乱了,洪荒的因果线全都脱离了原本的运行轨迹,师尊现在还要把鸿蒙紫气送给东皇。】

  【这叫怎么回事?】

  【难道东皇这一世要成圣了?】

  【妖族双圣,那巫妖之战还怎么打?】

  【屠巫剑还炼不炼了?人族还杀不杀了?】

  【该死的,若妖族、巫族和人族不开战,十二祖巫怎么死?共工怎么撞不周山?后土怎么建轮回?】

  【若没有轮回地道,伏羲怎么投胎人族立人王?三皇五帝不出,人族秩序不建,师尊怎么立人道?】

  【不对,不该,不能如此,我不能再让事态这样发展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根本推演不到未来。】

  【我得做些什么。】

  【巫妖人三族必须开战,否则很多事发展不下去。】

  【嗯,对,东皇太一不能成圣!】

  【如此的话…我只能,借刀杀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