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女娲偷看我日记,竟要我做人王 > 第三十三章 女娲回天庭,后土的真面目!
  后土和李长生的事敲定了,女娲却没要走的打算。

  她寻思东皇那边又不急于这一两天,倒是李长生,他跟自己分开了四百多年,这会儿肯定很想与自己腻歪。

  思前想后,女娲决定先陪李长生几天,再去天庭。

  然而…

  在不周山待了两天后,女娲赫然发现:

  自己…好像有些多余!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

  盘古殿外,李长生跟着了先天葫芦藤的魔一般:

  茶不思,饭不想,一有空就蹲在埋葫芦藤坑洞旁,不分昼夜地唱着十二祖巫和女娲娘娘都听不懂的童谣。

  看那架势,简直恨不得跟葫芦藤一同埋进坑洞里…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根先天葫芦藤才是他的挚爱呢!

  “本宫的魅力,居然比不上一根葫芦?”

  坑洞不远处,女娲独倚枯藤椅,古怪地自语道。

  星光映照之下,女娲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亦如阳春江南。

  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娇柔婉转之际,美艳的不可方物。

  精心修饰过的女娲,把雄性祖巫的眼睛都看直了,可李长生愣是头都没回一个。

  “唉。”

  在连续尝试好几个撩人姿势挑逗李长生,却仍旧无果后,女娲最终放弃了治疗:

  “莫非本宫真人老珠黄了?”

  闻女娲自哀之声,凑巧路过此地的后土蛇尾一顿,嘴角露出一玩味十足的笑容:

  “娘娘怎的跟深闺怨妇似的?”

  挪揄一声,后土当即调转方向,游至女娲身侧,也不管什么尊卑有序,硬挤上藤椅,依着女娲,调笑道:

  “仲父魅力挺大的嘛?连大名鼎鼎的女娲娘娘,都被他搞得患得患失的?让人忽视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嗯?”

  女娲是典型的脸皮薄。

  一听后土挤兑自己,她顿时敛起了脸上的失落,一个翻身,将后土压于身下,强硬嗔道:

  “你懂什么?本宫是怕他成天摆弄先天葫芦藤,荒废了修行,本末倒置,才出此下策的。”

  后土不答。

  继续戏谑地望着女娲。

  女娲自己骗自己,理直气壮,眼神亦不曾偏移一寸。

  两女又较上了劲儿。

  今夜的月,格外圆满。

  今夜的空,繁星点点。

  两女于月下对望,星辰为她们点缀。

  这一望。

  风,止休。

  树,且静。

  两女竟同时失了神。

  后土动容于女娲的迷迭之妩媚,腊梅之清幽,牡丹之典雅。

  女娲则是痴醉于后土的雄英之风拂春槛,绝世遗尘而独立。

  后土的修容路线与女娲截然相反。

  女娲是小家碧玉的蛇媚子。

  后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

  见其双目灼灼,精光潺潺,不屈天地。

  眸中不透半分妩媚,却显尽英姿飒爽之气。

  一头红棕色云鬓,以金流带束起;

  皎洁额前留一绺,余者垂于美背。

  晶黑色流线型鳞甲紧紧贴覆全身;

  独出不堪一握的盈盈蛮腰裸露在外。

  腰,是她全身上下最美的地方。

  后土祖巫的腰,纤若无骨,白皙无暇,上刺一副高山流水间、孤舟郎独钓、天蛇啸月图,别开生面。

  图衬腰,腰衬图,两者结合,相得益彰,为其本就使人欲罢不能的柔韧柳腰,增添了数抹神秘色彩。

  闻者无不生出往下深思,一探究竟之念想。

  便是那伟大的人族圣母女娲娘娘,亦例不了外。

  望着望着,女娲已不知觉地将手揽了上去。

  后土玉手撑着香腮,甩了甩蛇尾,任女娲上手。

  女娲搂后土,谁占了谁便宜,眼下还说不准呢。

  一摸一柱香。

  渐渐月朗星稀。

  半晌后。

  女娲摸到不该摸的地儿。

  她猛地惊醒,错愕地盯着后土。

  “好看吗?娘娘。”

  后土憋着笑,有意看女娲的笑话。

  她的窘态,总是那么美。

  像一颗刚被人咬了一口,果香馥郁的青苹果。

  “才…才不好看呢。”

  自己出了格,女娲俏脸滚烫,别过头,故作冷淡道:

  “巫妖量劫都开启了,你不抓紧去修炼,还有空跟本宫闲扯?你不会指望巫妖大战时,本宫能保你吧?”

  “我没那么天真。”

  后土没好气的回了一嘴,反身搂住女娲纤腰,道:

  “其实我感觉,巫妖大战没必要打,这仗,你们赢或我们赢,都没有好处,最大的赢家,只能是鸿钧。”

  以前后土是没有这种想法,她不认为巫族会败,但那日见了李长生后,她突然不想打了。

  她不想十二祖巫陨落,不想巫族的努力付诸东流,更不想让鸿钧和天道摘了巫族的果实。

  如果能说动女娲,此战说不定可以避免。

  “你说的本宫不知道?还是东皇、西皇不知道?”

  女娲低头凝视着自己腰间的玉手,轻声道:

  “不打可能吗?妖族亿万子民答应吗?你们十二祖巫坐下二十四大巫,四十八子巫,及各部战巫答应吗?”

  “人在洪荒,身不由己,这些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巫族和妖族太强大了,鸿钧畏惧,天道忌惮,这仗,就算我们不想打,他们也会把巫妖两族,算计到对立面的。”

  女娲明白后土的意思。

  可她也改变不了什么。

  三尸未斩,身处乱世,自保已是勉强。

  若她明目张胆跟鸿钧作对,谁能确保鸿钧会不会拿出第二份陨圣丹,或跟陨圣丹一样,专门对付圣人的法宝?

  她侥幸靠李长生的日记躲过了一次,那第二次呢?

  女娲赌不起。

  她不是一个人,她有一个混沌魔神李长生要护。

  她死了,李长生也活不成。

  她不能死!

  “唉。”

  后土轻轻一叹,没再说什么。

  沉默一阵后,问道:

  “红云死了,他的鸿蒙紫气在你手里吧?”

  洪荒生灵都知道是女娲杀了红云。

  “嗯。”

  女娲点点头,脸色带着些许复杂,道:

  “本宫过两天就要把它送给东皇了。”

  鸿蒙紫气到了东皇手里,他有百分五十是能成圣的。

  变数是李长生。

  她昨天看了李长生的日记。

  知道李长生有意阻止东皇成圣。

  手心手背都是肉,女娲不知该帮谁。

  索性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两不相帮。

  谁输谁赢,她都认了。

  “娘娘觉得东皇能成圣吗?”

  后土又问道。

  “他能不能成圣,与本宫无关。”

  女娲满眼柔情地望了一眼对着先天葫芦藤窃窃私语的少年,微微用力,挣开后土的玉手,道:

  “本宫把鸿蒙紫气交给东皇,已经是对妖族、对天庭仁至义尽了,剩下的,就是你们巫族跟天庭的事了。”

  “哦…”

  后土应了一声,若有所思。

  “好了,本宫该走了。”

  女娲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道:

  “你们照看好长生,莫让他乱跑。”

  “啊?这么快?”

  闻言,后土也起了身:

  “不再坐坐了?”

  “本宫又不是闲人,等着本宫做的事还多着呢。”

  女娲款款一笑,朝李长生努了努嘴,无奈道:

  “开始在不周山小住,纯粹是为了陪陪他,不过看他这样,暂时应该不需要本宫陪了,本宫留着没意思。”

  “这家伙,不像话。”

  藤椅相拥数余时,两女感情迅速升温。

  此刻再见女娲忧柔,后土竟欲为女娲出头:

  “长生,过来。”

  “啊?”

  坑洞旁,李长生一愣。

  回神后,他小跑到两女面前,不解地问道:

  “师尊,后土娘娘,怎么了?”

  “你还问我们怎么了?”

  后土葱指点了点李长生的额头,嗔道:

  “你看你,你师尊大老远来一趟,你成天守着根葫芦藤作甚?葫芦藤能当饭吃啊?赶紧给女娲娘娘道歉!”

  “唔…”

  李长生别的优点没有,但是非观分明。

  被后土教育一通,他立马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旋即诚恳地朝女娲弯下了腰,满怀歉意,道:

  “对不起啊师尊,这两天是徒儿不对,冷落你了。”

  “好啦好啦,别这样。”

  女娲扶起少年,揉了揉他的脑袋,一脸爱怜,道:

  “你是什么人为师还不晓得啊?爱你,没事的。”

  她明白,李长生没有刻意不搭理或厌烦她的意思。

  相反,李长生之所以陪先天葫芦藤不陪她,恰恰是由于两人的感情实在太好了。

  她们足够了解对方,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们就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

  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不会在对方面前包装自己,而是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

  就像影子和本体。

  这般关系,外人看来,是对挚爱的不尊重,但她们彼此心里很清楚,她们都十分享受这种惬意且幸福的放肆。

  “你这样会把他惯坏的。”

  后土不满道。

  再怎么爱,也不能溺爱吧?

  错了不舍得说,再错怎么办?

  “好了啦,徒儿本来就是用来惯的嘛。”

  “咱们家长生那么懂事,不会变坏的。”

  女娲握了握后土的玉手,示意她宽心,随后微微俯下道身,一边整理着李长生的衣领,一边道:

  “徒儿,为师要去天庭了,你就留不周山吧,要乖乖听你后土姐姐的话,认真修炼,不能偷懒,知不知道?”

  “嗯嗯!”

  李长生用力的点了点头,道:

  “师尊,我会乖乖的。”

  “下回见面,弟子最少提升一个小境界。”

  “嗯,为师相信你,你最棒了。”

  女娲吻了吻李长生的额头,转向后土:

  “交给你了。”

  “照顾好她,督促他修炼,该严厉的时候就严厉,修行这一块不能落下,这是立足洪荒的根本。”

  有关修炼之事,女娲是不会马虎的。

  “放心吧。”

  后土应下。

  “走了。”

  女娲不再逗留,撕开空间隧道,潇洒离去。

  “师傅慢走。”

  李长生对空间隧道挥了挥手,送别女娲。

  待空间隧道愈合后,他正要回坑洞,继续陪葫芦藤说悄悄话,后土却一把揪住了他的裘袍后领子:

  “喂,你往哪跑?没听你师尊交代的啊?修炼去!”

  “哎呀,急啥嘛?”

  李长生嚷嚷着耸了耸肩,妄图挣开后土的玉手:

  “我再说会儿,说完就去修炼。”

  “不行。”

  可他一个玄仙,哪里是大罗金仙的对手呢?

  “立刻,马上,去修炼!”

  只见后土板起俏脸,一声令下,像拎小鸡崽似的拎起李长生,一甩手,把他甩进了盘古殿:

  “帝江,交给你了,操练操练他。”

  “得嘞。”

  帝江稳稳接住李长生,坏坏一笑:

  “仲父大人,我传你几招巫族神通哈。”

  “很厉害的,就是过程嘛…有点痛苦。”

  “不是。”

  眼看要离心爱的葫芦藤而去,迎接自己的是“惨无人道”的折磨,帝江背上,李长生一脸怒容,质问道:

  “你到底是我媳妇还是我师尊派来的卧底啊?”

  修炼什么的他最讨厌了。

  做一只悠哉悠哉,算计天下的小玉蝶不香吗?

  “咋地?你媳妇就不能管你了?”

  后土反问一声,猛地一甩蛇尾,手中乍现一柄寒芒闪闪的长剑,而后她握上剑柄,倏忽朝远处一挥…

  “轰!”

  一座万丈山峰,被剑芒拦腰截断!

  巨大的烟尘,遮天蔽日。

  李长生张大了嘴,发不出一丝声响。

  后土收起长剑,哼道:

  “再吵吵老娘亲自教你,老娘可没帝江好说话!”

  反正女娲娘娘都允许她嫁给李长生了,她也懒得再装温柔了,她生来就是干杀人、毁天、灭地此等凶事的…

  淑女?

  不适合她!

  “我TM!”

  李长生看着大展神威的后土,欲哭无泪:

  “我当初就该听师尊的!”

  “现在后悔也来得及。”

  后土瞥了李长生一眼,淡淡道:

  “给你个机会,说声你不要我了,我还当你是仲父,还与你以礼相待。”

  尽管后土说这话时神色平静,可生灵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李长生看到了她眼底的紧张。

  “行袄,后土,你狠。”

  不想伤了后土的心,李长生只好道:

  “修炼就修炼,你看我修为比你强那天,怎么镇压你!”

  他就闹闹,哪能真不要后土?

  毕竟后土的出发点是为他好。

  而且后土让帝江亲自教导自己,多半是想传自己什么巫族的不秘之传,这足见她对自己的心意了。

  “我看着呢。”

  后土暗暗松了口气,抿嘴轻笑,挥了挥手,道:

  “帝江,带他进去。”

  什么?

  她为什么不进去?

  她得留这儿帮李长生照看葫芦藤啊!

  这个小傻瓜在乎的东西,她哪敢不保护好?

  “好嘞。”

  帝江驮着李长生进入盘古殿。

  盘古殿门“轰隆”“轰隆”,缓缓关闭。

  突然!

  就在殿门锁死的前一秒。

  东来紫气十万,携道音,道:

  “不周山十二祖巫听令。”

  “吾乃道祖鸿钧,将于百日后,于紫霄宫讲课,授巫族立圣之道,尔等好好准备,不得缺席。”

  李长生眼睛一亮:

  嘿,好像不用修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