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女娲偷看我日记,竟要我做人王 > 第六章 我许你一场绚烂烟火,换你余生迷离!
  “长生哥哥…要做甚?”

  羲和一边乖巧依言,闭上凤眸,一边问道。

  “待会你就知道了。”

  李长生揉了揉羲和的小脑袋,神秘一笑,掉头往太阳星的另一侧奔去,片刻后,他抱回了一堆火炭。

  将火炭放到地上,似乎觉得还有点少,李长生又来来回回运送了几十次,直到堆的比人高,才肯罢休。

  收集好火炭后,李长生俯身身,从须弥空间里往外掏着什么东西,期间还不忘提醒道:

  “不许偷看哦。”

  “嗯嗯,妾身不看。”

  尽管好奇,但羲和还是用手挡住了眼睛,没有乱看。

  “乖。”

  李长生继续摆弄着那些火炭。

  “窸窸窣窣。”

  随着李长生一阵捣鼓,那些火炭被染成了五颜六色。

  “好了,可以睁开了。”

  李长生一边开口,叫羲和睁开眼睛,一边将手摁在一枚火炭上,然后调动体内的魔气,于指尖点燃一道火焰。

  几乎是羲和睁眼的刹那!

  那些五彩斑斓的火炭,全部齐齐爆炸。

  “轰!咻!”

  然后…

  那一瞬间。

  整片天际都被点缀上了璀璨的花火。

  五颜六色的火石,像一颗颗闪闪发光的星星,不甘示弱的展现着它们的绚烂。

  宛如在洁白的幕布上释放出华丽的翡翠流苏;天空万紫千红,千姿百态的繁花,乱花迷眼。

  最后爆炸的那一刻,惊艳了羲和。

  红的似火,黄的如金,白的如雪,绿的如草…

  一颗颗火石,绽开,落下。

  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它们。

  整个世界随着它们的绽放。

  光彩一瞬,仿佛寄托着美丽的希望,仿佛寄托着爱的光烟花繁,挑灯回看,红尘辗,我把萧再叹。

  今生碎如烟花,只为他嫁。

  来世。

  愿等飞雪染白头发,娶你回家,许你一世年华。

  有一种花,名为烟花;

  有一种笑,名曰:烟花笑。

  这场烟花,璀璨虽只能刹那,燃烧挣扎,散落满城牵挂,然逝之已矣,生之当如斯。

  路过一世喧嚣,赋予流年一眼繁华。

  一念执著,一念烟火,一念灭,俱往已。

  烟花如斯,寂寞如斯。

  美了年华,渡了浮生。

  两岸青柳江边垂,烟花易冷逝流岁。

  无与怨谁,今朝方悔,往事已矣不可追。

  人生是一场烟花盛会,每个人都是来观看的。

  烟花的绚烂之极,烟花的灼灼其华很快归于平淡,人生是如此,爱情,亦是如此,同于烟花。

  羲和,看痴了。

  李长生轻轻走上前,将沉浸于半城烟花羲和搂紧。

  羲和没有拒绝,她温柔的靠在李长生怀中。

  此时此刻,这只妖族最高贵的金乌公主,向李长生展现出了世上从未有人见到过的温柔。

  “好美,真的好美,妾身从未见过如此美景。”

  “这叫烟花。”

  李长生摩挲着羲和的青丝,柔声道:

  “喜欢吗?”

  “烟花…烟花…喜欢…妾身太喜欢了。”

  羲和呢喃着,突然仰起头,转过身,不给李长生反应的机会,在李长生惊讶的目光下,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唔!”

  李长生的眼神中,既有难以置信,也有意料之中。

  这场烟花,是李长生为羲和编制的梦。

  梦中的羲和,温柔似水,热情似火。

  妖族女子所有的魅力,这一秒被她悉数倾斜。

  她是主动的。

  尽管她的技术很生疏,尽管她的舌尖青涩。

  但她对李长生的满腔爱意,是那样的炙热。

  这一天的太阳星,这一天太阳星上男女…

  只属于彼此!

  良久。

  吻罢。

  唇分。

  羲和紧紧贴着李长生的胸膛。

  她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却又什么也不想说。

  她懂,他也懂。

  末了,无尽情意,只是汇成一句:

  “谢谢你,赐予妾身这场绚烂的烟火,这是妾身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回忆,这场生日,是妾身最难忘的一天。”

  “喜欢就好。”

  李长生捏了捏羲和的脸颊,调侃道:

  “以后有心事可不许瞒着我咯。”

  “有事就直说,不要藏着掖着。”

  “嗯嗯。”

  羲和用力的点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却忽然觉得鼻尖一酸,几颗小珍珠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呜…呜呜…”

  “怎么了又?”

  莫名其妙的哭泣声把李长生看懵了:

  “不喜欢烟花吗?还是怎么了?”

  “不是,不是长生哥哥,妾身很喜欢烟花,只是…”

  羲和啜泣着偏过脑袋,看着那棵扶桑树:

  “妾身想二哥了,呜呜呜。”

  以前的生日都是她的大哥和二哥陪她过的。

  那些日子始终记在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可是以后…

  她的二哥东皇太一,再也没有机会给她庆祝生日了!

  这便是悲欢离合之痛。

  初分离时,你可能不会感觉太难过。

  真正让你难过的,是一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可能你做某件事时,猛然发觉那个陪你做这件事的人不在了,而且是永远不可能在回来了,那才是最难过的。

  你记忆中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但你生活中的未来,将再也不会有他了,这,便叫永别。

  “对不起…”

  望着梨花带雨的羲和,李长生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讲些情话哄道:

  “小羲和啊,人死不能复生,你看你的眼睛那么美,不适合掉眼泪,不哭了,笑一个,以后我给你做哥哥。”

  好像只能这样了。

  不然怎么哄?

  难道跟羲和讲,你死了个二哥不是还有个大哥吗?

  相必但凡有点情商…

  哦不,但凡是有脑子的人,都说不出这种话来的吧?

  不过李长生有的小看妖族女子的强大内心了。

  妖族举族坚毅,女妖更是巾帼不让须眉。

  虽然东皇太一的离去,让羲和很难受,但她同样明白生活还得继续,逝者已逝,郁郁寡欢只会影响生者。

  东皇太一九泉之下,肯定也不想看到这一幕。

  毕竟他自爆,是为了妖族更光明的未来。

  只要妖族子民笑口常开,他才能含笑九泉。

  “才不要你做哥哥呢。”

  很快,羲和便已自我调整好,朝李长生笑道:

  “妾身只有两个哥哥,一个太一,一个帝俊,至于你嘛,你要真想给妾身补偿,就给妾身做夫君吧,嘻嘻~”

  好嘛。

  李长生无奈一笑。

  纯粹是自己多虑了。

  羲和根本不喜欢自己安慰。

  “你喜欢我嘛?”

  李长生问道。

  “目前谈不上喜欢。”

  羲和摇了摇头,仔细想了想,又道:

  “有好感,更多的是感动,不过妾身觉得,妾身大概率会喜欢上你,不是还有八百年嘛?”

  感动过后,便是喜欢了。

  其实有的人,有的事,真的都是命中注定好的。

  就像他和羲和的感情。

  李长生是不相信命运的,但他隐隐有预感,自从第一眼看到羲和,他便起了这种预感:她们会走到最后。

  一见钟情的意思,不是说一定要见了面就喜欢,才叫一见钟情,是第一眼遇见,一眼万年,一遇终生…

  那才叫一见钟情。

  “你说的对,还有八百年呢。”

  李长生耸了耸,又准备睡觉。

  可这次,羲和却没有跟在他后面为他遮阳。

  李长生一愣,疑惑的看向羲和。

  这一望,他惊讶的发现:

  羲和,不动了!

  不,不止是羲和。

  他视线之内,目光所及,万事万物,全都禁止了!

  “怎么回事?”

  李长生心头,警惕骤升。

  时间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禁止的,肯定有外力所谓。

  可怎样的外力,能扭转时空…

  生生把整片星海的画面给定格?

  或者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为什么我没有被禁锢?”

  “莫非…此人是专门冲着我来的?”

  李长生心头一跳,忐忑不安,悄悄将神识探进须弥空间,握在江山社稷图的残卷上。

  只要一有异样,他便会马上撕碎江山社稷图,喊女娲来救场,女娲跨越星海,仅需一个呼吸!

  不是他胆小。

  能控制时间的存在…

  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要躲躲藏藏了,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思索几秒,李长生还是决定把此人激出来再说:

  “阁下有如此实力,暗中算计,不觉羞愧么?”

  我在明,敌在暗,反而更不好办。

  至少看到了人,他能心安些。

  “如你所愿。”

  李长生话音刚落。

  虚空便传来一阵如黄鹂般悦耳的女声。

  随后,从天边走下一青衣女子。

  那女子出现时,李长生感觉到自己体内魔血在沸腾,他的魔道,竟在此刻疯狂的向他传递着一种意志:

  那个女子,好像是他某位特别重要的故人。

  女子脚踏黑莲,一步一重天,伴随着无上的道则、法则,缓缓走到李长生面前,直面李长生,没有说话。

  李长生有些呆滞。

  说实话。

  发现时间被禁止的那几秒,李长生想过无数种可能;

  他觉得可能是老子想暗杀他。

  也觉得可能是鸿钧在算计他。

  甚至他把西皇帝俊都想到了…

  唯独没有算到,来者是一名女子!

  虽然女子不见容貌,但李长生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相当熟悉且令自己依赖的亲近之感。

  这种感觉深入骨髓,直入灵魂,仿佛他很早之前就跟这名女子认识,是他,不是他的魔道。

  “你…是什么人?”

  李长生皱眉问道。

  “把须弥空间关上吧,我若想杀你,就算你师傅女娲得到了人道,再加上得到了地道的后土,也拦不住我。”

  女子并未回答李长生的疑问。

  而是挥了挥手,将羲和娇躯靠上扶桑树,温婉的擦拭着羲和的额头,心头充满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意味。

  那意味,似怜惜,似满意,似不舍,也似…羡慕!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

  她对羲和是善意的。

  羲和对面。

  听到青衣女子话语的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

  她知道地道和人道?

  怎么可能?

  这世上除了他和鸿钧,还有人知道地道和人道?

  她究竟是谁?

  鸿钧是个男子,这女子明显不可能是鸿钧。

  难道她也是个穿越者?

  这个想法很快被李长生排除。

  世上的确不止他一个穿越者,可洪荒不同于其他的低级位面,洪荒到处都是仙人、圣人,掌握法则大道的存在更是多如牛毛,没有大道特许,谁能穿越到这来?

  就算穿越过来了,如果不是像他一样有大道替他抹去岁月因果,也早就被洪荒百族发现了。

  你真以为那些洪荒巨头是吃素的?

  他们只是打不过妖族、巫族和各大圣人而已!

  左思右想,实在猜不出女子身份。

  索性,李长生不想了。

  他静静地站在一旁,任由女子完成她的动作。

  反正又打不过她。

  半晌后。

  青衣女子将羲和的额头擦净,羽衣理顺,秀发捋直,这才转过身,看向一脸不安的李长生:

  “这些岁月,你的变化真大。”

  “什么?”

  李长生心脏跳了一下:

  “你…认识我?”

  他可以百分百肯定,这个女子一定认识他。

  但他为什么对这女子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我认识你,我也知道,你不认识我。”

  青衣女子摇了摇头,语气无奈中夹杂着些许悲情,走到李长生跟前,轻轻将玉手搭在李长生肩头。

  一秒…两秒…三秒…

  李长生陡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宁静。

  一瞬间。

  仿佛他的整个世界都静下来了。

  不喜、不怒、不悲、不惊、不嗔、不痴…

  冷静下来后。

  李长生平静的望着眼前这个比他高半个头的女子:

  “我好像知道你是谁了。”

  放眼洪荒,只有一个存在能做到青衣女子所做之事…

  它,高高在上,举世无敌。

  它,无情无欲,兼济天下。

  它,俯瞰人间,运筹帷幄。

  世人称它为…天道!

  “你的真身,居然是个女子?”

  “不,我是没有性别的。”

  对于李长生猜出自己的跟脚,天道一点也不意外。

  抚平李长生的心境后,她缩回手,轻声道:

  “我可以是妖,可以是巫,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我可以是天地万物,你喜欢女子,我才是女子。”

  “你…我…”

  听到天道几乎等同于表白的话,李长生一时间不知所措,语无伦次了半天,只问了句:

  “你来找我做甚?”

  “你的日记不是写到第两千年了么?”

  天道伸了个懒腰。

  曼妙曲线,比天下第一的舞女更婀娜,开口间,声音夹杂着点点拖尾,比世间最妩媚的女娲娘娘更妖娆。

  她眼里充满故人久别重逢后的光彩,看着李长生。

  虽然她没有五官,但李长生能感受到她在看自己。

  而且李长生还能感受到,是自己,让她的眼神中…

  充满光彩的!

  她看自己,宛如黑暗中迷途的旅人,看到了一盏明灯,宛如浪潮中漂泊无依的渔夫,看到了灯塔。

  那光彩还有个名字,叫希望。

  自己…是她的希望!

  “我,就是大道送给你的礼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