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女娲偷看我日记,竟要我做人王 > 第十一章 羲和,下来见家长啦!
  “帝喾。”

  云端之上。

  后土轻轻唤着这个名字,摇头一笑。

  “这名字挺霸气,可惜是人族。”

  即便到了现在,她依然不怎么看的起人族。

  她始终认为,人族是运气好,有女娲和李长生做靠山才能生存下来的,没有她们,人族早被巫妖两族灭族了。

  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

  人族她还是得交流的。

  毕竟她得奉李长生的命,在人族祖地跟泰山合道。

  如果人族这些人不不愿意,会是一件大麻烦。

  “不过,该怎么跟他们说呢?”

  后土有些苦恼。

  主要是李长生那边难办,若没有李长生撑腰,她大可杀了这些人族,然后霸占人族祖地。

  但有李长生这层关系在,她只能征得这些人族族人的同意,才能进入泰山的核心。

  这就令她很苦恼了:自己手上沾了那么多人族族人的血,他们能允许自己进入泰山核心嘛?

  这边后土正苦恼着。

  下面眼尖的玄都却发现了云端上的后土。

  他想了想,手比喇叭状,冲后土喊道:

  “后土娘娘,下来一见吧。”

  “嗯?我?”

  后土一愣,下意识的低下头。

  却见大地之上,玄都朝她挥了挥手,热情的招呼道:

  “来啊,后土娘娘。”

  “这…”

  后土迟疑了片刻,还是下了云端。

  地面上。

  后土摇曳着蛇尾,谨慎的游向玄都。

  说实话。

  此刻的她,神经是绷紧的,且内心充满了戒心。

  她担心这些人族突然暴起偷袭她。

  不过很显然,她的担忧是多余的。

  后土所过,所有人族自动让开了条道,眼神善意,面色祥和,毫无恨意的痕迹,仅是平静的让面见玄都。

  后土深感意外。

  走到距玄都三丈处,后土停下,歪着脑袋看着玄都。

  那表情仿佛在问:你叫我下来干嘛?

  “娘娘万福。”

  而玄都也没有在意这些。

  他先是朝后土鞠了一躬,随后问道:

  “不知娘娘此番来我人族祖地,是何用意?”

  “我…”

  后土踌躇几秒,正要找个借口敷衍,可当她望向玄都那张真挚的脸庞时,鬼使神差地实话实说了出来:

  “长生叫我沟通泰山之灵,日后有大用。”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些人不会故意刁难自己。

  事实也证明,她想的没错。

  “哦,是王上的命令啊?”

  闻言。

  玄都点了点头,没有多问,朝身后一精神烁烁的老者招了招手。

  “拜见后土娘娘,拜见我王。”

  老者小跑上前,朝二人拜了拜。

  “好好。”

  玄都拍了拍老者的肩膀,又面向后土,道:

  “后土娘娘,这位是泰山之心的这一任的看守者,您跟着他,他会带您进入最接近泰山之心的位置的。”

  后土愣在了原地。

  泰山之心是有看守者的。

  在人族,众人都称他们为山神。

  后土是知道的,她愣神的不是这些,而是玄都…

  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带自己进去了?

  什么都没要,什么都没问?

  “娘娘,我们何时出发?”

  后土愣神之际,老者又出言问道。

  被老者惊醒,后土面色复杂,问道:

  “你们…就不恨我吗?”

  “我可是杀了你们那么多族人的…”

  那些年的人巫大战,她后土可是挑起者,按理说人族对自己的恨意,应该大于任何一位巫族才是啊。

  可怎么…

  后土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

  “有什么好恨的。”

  只见玄都耸了耸肩,洒脱一笑,释然道:

  “后土娘娘,那些事您无需介怀,我们都懂您和王上的良苦用心,都过去了,您就不用放在心上了。”

  “当初局面,您不对我们人族出手,妖族也会对我们出手的,这是鸿钧的算计,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嘛。”

  “再说,您杀了我们人族族人,我们不也杀了很多巫族子民?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一笔勾销。”

  玄都看的很开。

  不。

  应该是人族上下都看的很开。

  有的人是注定要做敌人的,比如鸿钧。

  有的人是被迫做敌人的,比如妖族和巫族。

  这两只种族之所以屠戮人族,完全是受巫妖量劫的影响,受天道和鸿钧的算计,他们不杀,自己就会灭亡。

  哪怕把人族放到他们的位置,玄都也会跟他们做一样的事情:死道友不死贫道,肯定不能让自己族人灭绝啊。

  还有一点就是正如玄都:

  打来打去真的没有意思。

  不管是人族也好,巫族也好,妖族也好,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生存,能和平的生存,为什么非要燃起战火呢?

  非要每家都死几个人才开心?

  以前是没得选,现在有李长生在,玄都不介意主动平息双方的恩怨:泰山之心的事,就是他的诚意。

  道理后土其实也懂。

  只是她真没想到人族能做到这个地步。

  就事论事,她做不到。

  人族的以德报怨,她真的做不到。

  深受感动的同时,后土亦羞愧于自己刚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不该那样想象这个伟大的种族!

  怪不得李长生要保他们。

  怪不得他们是未来的天地主角。

  如此度量,成就又怎能弱了呢?

  “玄都,我后土敬你!”

  这般想着,后土右臂横于胸前,郑重道:

  “我发誓,只要有我后土在巫族的一天,巫族就不会再与人族为敌,人巫两族,世代交好,永结同盟!”

  玄都拿出了诚意,后土诚意自然也不会小。

  一句永结同盟,大道见证,此为道誓,有大道监督。

  此后,两族便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盟友!

  “娘娘大义。”

  玄都一拜。

  “后土娘娘大义。”

  余者人族皆同拜。

  拜罢。

  玄都含笑,比了个请的手势:

  “娘娘,快去办事吧,王上交代的事,耽误不得。”

  “嗯。”

  后土还礼:

  “告辞。”

  后土与老者离去。

  “呼,后土娘娘不杀人时,还是挺漂亮的。”

  目送后土消失,玄都略显唏嘘一笑,又正了神色:

  “好了,人王传位大典继续。”

  …

  太阳星上。

  女娲从娲皇宫出来后,直接就来了太阳星。

  想想她还是有点放心不下。

  决定来陪李长生呆几天。

  反正洪荒又没什么大事了。

  不过女娲可能来的时候不太对。

  她上太阳星那会儿,羲和和李长生生在激情热吻。

  两人吻道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忘乎所以。

  情到深处,干柴烈火,就差一触即燃了。

  以至于两人都没有发现女娲的到来。

  女娲就在两人身后,看着两人拥吻。

  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

  女娲都不知看了多久,两人压根就没有分开的意思。

  终于,女娲忍不住了:

  “我说,你俩够了没有?”

  “啊!”

  此言一出。

  两人瞬间像触电了似的,猛的分开。

  李长生还好,只是红了红脸。

  那情窦初开的羲和哪见过这阵仗?跟被人捉奸在床了一样,尖叫一声,捂着脸跳上扶桑树,说啥也不肯下来。

  羞死了,羞死了!

  见羲和一时半会好不了,李长生只能放弃领羲和见家长的想法,转向女娲,有些羞涩,有些难为情,问道:

  “师尊,你怎么来了?”

  这话不问不要紧,一问,女娲瞬间开启了戏精模式。

  “怎么?埋怨师尊败坏你的雅兴了?”

  只见女娲掩面而泣,抽抽嗒嗒,宛如发现相公在外面金屋藏娇的深闺怨妇,一副要寻死觅活的姿态:

  “嗷,为师知道了,为师不该来的,为师这就走,呜呜呜,长生嫌弃为师人老珠黄了,为师不活了!”

  说罢。

  女娲作势就要去撞扶桑树。

  卧…卧槽!

  这是啥情况啊?

  女娲的戏码直接给一旁的李长生看的瞠目结舌。

  不是,这是你一尊堂堂混元大罗该干的事吗?

  撞树是什么鬼啊?

  共工没有撞不周山,你女娲倒撞起扶桑树来了?

  “别闹啊师傅!”

  回过神后,李长生连忙抱住女娲的柳腰,嚷嚷道:

  “师尊,你不可以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呜呜呜,你是要让徒儿失去自己最最最重要、敬爱人的吗?”

  “扑哧。”

  李长生浮夸的演技,把树上的羲和都给逗笑了。

  女娲更是被他弄的羞到无地自容。

  她轻轻抽了李长生肩膀一下,声若蚊蝇,嗔道:

  “滚啊,你干嘛,抱就行了呗,瞎嚷嚷啥?”

  羲和不在就算了。

  羲和在李长生还这样,也太羞了吧!

  当然,只是羞而已,没有厌恶。

  任何和李长生亲密的举动,女娲都不会反感的。

  李长生倒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当下也不管两女的想法,继续腆着脸,蹭女娲的怀抱:

  “不嘛,不嘛,就要抱亲爱的师尊嘛~”

  他能不知道这样丢人?

  但他反应这么大是有原因:

  说真的…他也有点心虚。

  一开始说好的是来太阳星上替东皇守陵,结果守着守着,守了个娘子出来…这搁谁身上能接受的了啊?

  他不得不把女娲弄羞。

  这样才能让她不追究自己和羲和的事!

  心机深沉啊李长生!

  “哎呀,好啦好啦,为师不会追究你们的啦。”

  而女娲由于偷看过李长生日记,自然知道李长生在怕什么,她本来就不是为这件事而来的:

  “好了,不许闹,为师跟你说正经的。”

  “啊?好!”

  女娲都这样说了,李长生便顺水舟,松来女娲的小蛮腰,拉着女娲坐到扶桑树下,重新嬉皮笑脸,问道:

  “师尊要说什么,说吧,只要不跟弟子算账就行。”

  “哼,搞又喜欢瞎搞,胆又小的不能再小,为师看你这逆徒就是皮痒痒,欠收拾了。”

  女娲玉指轻轻一点李长生的额头,白了他一眼,嗔怪了一嘴,随后敛容,认真道:

  “长生,鲲鹏那边,为师搞定了。”

  “嗯,挺好的呀,很有效率。”

  李长生不疑有他,挠了挠头,问道:

  “不会就这事吧?这事犯得着师尊您老人家,大老远跑上太阳星说?您的办事效率,弟子能信不过嘛?”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谁跟你说这个了?”

  女娲撅着嘴,气鼓鼓道:

  “为师是怕你吃醋啊。”

  “怕我吃醋?我有什么好吃醋的?”

  李长生一愣,旋即反问道:

  “师尊,你想多了吧?你的心思我不知道?你是混元大罗啊,能看上他一个小小的天庭妖师?”

  他真一点也不担心女娲能看上鲲鹏,如果她真的喜欢上了鲲鹏,那她这个混元大罗就太掉价了。

  甚至女娲能看上自己,李长生都觉得这是个奇迹。

  自己也就是运气好,刚好被女娲收做了徒儿,能日日夜夜陪伴她,近水楼台先得月,再加上那个时候女娲刚刚成圣,心房没有那么牢固。

  你要放在现在,你看谁能进去女娲的心?

  “唔,理是这么个理,可你就真不吃醋吗?”

  女娲也知道李长生说的是真的,自己的确不可能看上除了李长生以外的生灵,但她还是有些担心:

  “你如果吃醋一定要跟为师说哦,为师会想尽办法哄你开心的,千万不可以瞒着为师,有事不要憋在心里…”

  “哎呀,你差不多得了啊,师尊。”

  李长生直接打断女娲的长篇大论,无语道:

  “师尊,你就安心吧,弟子相信你的。”

  “嗯嗯,你这么说,为师就放心了。”

  女娲这才罢休,笑逐颜开,星海失色,接着从怀里取出那枚记忆水晶,硬塞到李长生怀里:

  “你拿着宝贝徒儿,为师跟鲲鹏对话的过程都烙印在里面了,虽然你相信师尊,但你也不要拒绝,你没事的时候就看看,如此,为师方能安心。”

  “好好好,收下,收下。”

  实在拗不过,李长生只好贴身收好水晶,摊了摊手:

  “这样行了吧,亲爱的师尊。”

  “哼,这还差不多。”

  女娲娇哼一声,心满意足的亲了李长生一口:

  “现在,我们该算账了哦~”

  “算账?算什么帐?不是说好不算账了吗?”

  李长生双手抱胸,一脸警惕:

  “师尊不会想出尔反尔吧?”

  “呸,你想什么呢?为师混元大罗,能跟你出尔反尔?”

  似乎不满李长生怀疑自己,女娲忿忿不平地淬了一嘴,然后指了指扶桑树。

  其意不言而喻。

  “哦~弟子知道了。”

  李长生会意,坏坏一笑,敲了敲树干,喊道:

  “羲和,下来见家长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