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沃血江山之征战大宋 > 第004章 探看究竟是何物
  李佳颖也来到张五月身旁,沉着声音道:“五月,你能肯定这飞船是从冰层下升起来的?”

  张五月肯定的点点头,没有回答老师的问题,而是用手指引着屏幕上的飞船与冰面接触的面:“这里再拍照,拉近,再拍照!”

  操作人员准确完成了张五月的一系列指令,无人机已经环绕了飞船一周。

  这时张五月才道:“好了,这回让我们看看它的后面!”

  当操作人员将无人机拉升高度,画面对准飞船的后方,科学家们却没有惊呼,而是纷纷发出“咦”“啊”等声音,显然是与大家的预期不符:这飞船的后面并不是战机或火箭那样的发射装置模样,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平面,颜色仍与冰面相同。

  “将军,您可发现有什么危险源?”

  张五月抬起头问起吴进年。

  吴进年摇摇头,将询问的目光看向其他军方人员。

  很快得到的回应是:没有发现危险源,包括枪械、大炮、激光之类的武器。

  为了看清其全貌,张五月对那操作人员道:“拉升高度,到它的上方看看!”

  “张博士如果来我部队深造,肯定是位军事天才啊!”

  吴进年脸上露出微笑,不由发出赞叹。

  得到吴进年的赞誉,张五月并未说“吴将军谬赞”之类的话,而是一本正经的道:“目前我们无法得知其具体来源和用途,只能做全方位的观察。而要确定其是否具有攻击性,最好的方法就是引蛇出洞!”

  吴进年深吸一口气,再次肯定了张五月的想法,心里更加认定:这小子不学军事,那绝对是屈才!

  飞船的上方倒是和大家的预期差不多,只是那巨大的圆顶还是又一次震惊到了大家。

  无人机不间断地观察了近两个小时,因电量快要耗尽,这才不得不返回待命。

  吴进年用欣赏的目光微笑的看着张五月。

  “张博士真是大才啊,三十六计都用上了!不过,我想听听张博士的看法!”

  喧宾夺主了这么长时间,总该得有所收获吧?

  “吴将军想先听哪一点?”张五月同样看着吴进年。

  “作为军人,我想先听军人想听的那一点。”吴进年仍然笑着对张五月说。

  两人似打哑谜般的对话,其他人竟然听的有些懵了。

  张五月略微组织下语言,给出自己的见解。

  “以我之见,这飞船目前并没有表现出攻击性,或者说我们现在的行为还没有惹恼它!”

  这时大家才明白两人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吴进年满意的点点头,以他一辈子的军旅生涯来判断,这种近距离的观察敌方,如果敌方不还以颜色,那就说明双方可以和平谈判,也可以说敌方没有还击的能力!

  话说回来,随着这些年我国综合国力的显著提升,我们国家也是绝不容许任何人、任何国家这样近距离的观察我们,因为这就是在挑衅!

  “确实是如此,但还不能排除它的危险性。所以,各位教授、专家暂时还是不能近前做研究。”吴进年向各位科学巨匠做出解释。

  张五月同意吴进年的决定,到跟前近距离研究他也暂不赞成,但刚才拍了大量照片,可以先进行研究分析。

  其他人听吴进年这么说,当然也都没什么意见,毕竟这么大的不明物体,也许就是外星人的飞船呢。如果它们真有电影里那样的超级武器,这些人还不成了炮灰?

  这时,后勤保障组的其他人员过来汇报,科考基地全部搭建完毕,早餐已准备妥当,请大家过去用餐。

  张五月抬腕看看时间,显示是早晨7点30分,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

  等大家走出指挥部,却不得不再一次惊叹:快!实在是快!短短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内,后勤保障组已经将营房及餐厅全部搭建完成,围着指挥部四周,整整四排营地,素白素白的,委实壮观。

  在车上不间断行进的几天,所有人吃的都是特供的盒饭,虽然荤素搭配的很科学,但味道很是单调,和方便面差不多。所以大家吃了几次,都表示再无法进食。

  此时在营地里,从锅灶做出来的热乎乎的饭菜,感觉如同改善伙食一般,竟然比那几天在车上多吃了很多。

  用过早餐,吴进年要求后勤保障组的人员给各位科学巨匠分配房间;同时通知大家,出于对各位教授、专家学者的身体考虑,大家早晨先补个觉,下午再通知进一步的行动。

  房间并不多,只能是四个人住一间。此次科考,女性较少,除了李佳颖,还有化学领域的一位女学者,所以两人被分到了一间房内。

  张五月自然被分到李佳颖隔壁的房间,与其余三位科学家同住。只是他没有先回自己房间,之前的发现,必须及时先汇报给老师。

  “来,五月,老师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金州大学的张忻敏教授,主攻化学催化专业,在全国甚有名气。”

  李佳颖见张五月进来,笑呵呵的指着另一个女学者介绍。

  张五月赶紧伸出手,对张忻敏道:“原来是张教授啊!您的大名五月早就听说过,去年还看过您在《科学研究》上发表的关于催化的一篇论文,五月很受感触!”

  这小子不知是真看过还是假看过,但他这话显然让张忻敏教授很意外、很满意。

  张忻敏也伸出手,笑意满满的和他握了一下。

  “张博士学富五车,又是李教授的得意门生,将来的成就肯定在我之上!看来我得和你们多交流交流啊!”

  张忻敏今年43岁,比李佳颖还要小几岁。不过,多年的学术追求,自然透露着沉稳的气质。

  简单的几句交谈,也使张忻敏不得不多看了几眼张五月:这家伙,今天的表现实在是突出,竟然把军方要干的事都给干了。

  还有就是,他刚才说读过自己发表的关于催化的论文,要说你一个考古的,干嘛要读不相干的文章?但是自己的那篇论文确实是在《科学研究》上发表的,就在去年。

  “张教授,我找老师汇报点事情,是不是打扰到您休息了?”张五月仍旧一副笑呵呵的模样。

  “不打扰,不打扰!张博士是不是要汇报早晨的发现啊?如果涉及你们学术内的秘密,我这就出去看看北极的风光!”张忻敏赶紧摆摆手笑道,说着就要往外走。

  “张教授,此次科考大家都是为国家工作,不存在秘密,你要有兴趣,大家一起研究。”李佳颖说着,急忙过去把张忻敏拉回来。

  张忻敏顿时来了兴致,连说几声“好、好、好”,搬过一张椅子,让张五月坐下,自己和李佳颖坐到一起,像小学生听课一样,听张五月说关于飞船的发现。

  “老师、张教授,你们有没有觉得那飞船是从冰层下面升起来的,而不是落到冰层上面的?”张五月倒是自然,直接了当说出自己的看法。

  李佳颖同意了张五月的看法,点头应“是”,但张忻敏却急切的问道:“为什么不是落下来的?”

  “张教授有没有注意,飞船和冰面的接触点,有个向上翻的斜面,这是物体上升时,带动周围的冰面的结果。如果是下沉,那么这个接触点就会向下压。”

  张忻敏“哦”了一声,经张五月解释,她豁然明白过来。

  “那张博士认为这飞船是怎么来的?”

  “目前还不能肯定,只能等军方排除了危险性,我们近距离的研究后才能确定。到时候张教授可要不吝赐教啊,毕竟您是化学方面的专家!”张五月抱歉的摇摇头。

  张忻敏呵呵笑着,口中道:“没问题,我全力支持你们!”

  三人还没聊上几句,都已哈欠连天、困意十足。随后在李佳颖的提议下,张五月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补起觉来。

  下午3点,军方通知,科学家们可以进驻飞船附近,但为了安全考虑,建议大家一切听从军方指挥。

  随后,吴进年派出车辆,拉上60位科学巨匠缓缓向飞船驶去,然后在距离飞船500米外的地方停车。

  虽然之前通过无人机已经看清了飞船的全貌,但此时近距离的观察,给大家带来的震撼还是无比巨大。

  张五月看着这硕大的飞船,心里许多不解的问题再次浮上心头:这庞然大物到底从何而来,又是干什么的?来这又有什么目的?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张五月更加迷惑起来。

  “李教授,你认为这巨型飞船是干什么的?”吴进年来到李佳颖跟前,向她问道。

  “目前还不清楚,需要我们进一步探索才能给出结论。吴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近前研究?”

  当李佳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都竖起耳朵倾听,大伙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到跟前或者进去一探究竟。

  “这个我们也要再观察观察,在确定无攻击危险后,才能让各位教授、学者近前研究。”吴进年摇摇头道。

  他这么说,当然是为大家的安全考虑。

  “吴将军,您有没有派人到跟前去看过?”张五月这时来到吴进年跟前,先看看李佳颖,然后对吴进年道。

  吴进年转身看了看张五月,他对这小伙子倒是无比欣赏,听他问起,即刻回问道:“张博士有什么想法?”

  “不知道我这话该不该讲,说出来恐怕让大家笑话。”张五月微微笑道。

  李佳颖瞪了一眼张五月,刚要说话,却听吴进年已经发话:“张博士有什么话直说就是,大家都是为科考而来的,说出来也让大家参考参考嘛。”

  “这巨型飞船外形怪异,但通体却是冰层颜色。我有个想法:如果得知它是什么材质做的,我们也好进行下一步工作。”张五月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个问题在场的各位都有一个肯定的答案:这玩意绝不是某人冰雕的结果!原因有二:其一,如此巨大的冰雕,耗时耗力,地上没有冰雕的冰渣,而且打磨的光滑无痕,非人力不可为;其二,这巨型飞船是在北极地区极夜时突然出现,此前无任何报道。

  所以当张五月说出这话时,大家都皱起眉头深思:是啊,它究竟是什么材质做的?

  “张博士所说,也正是我心里疑惑,但这样做的话,只能是我们主动出击了!”

  “不,我的意思是,这次由我亲自前往,一探究竟!”张五月赶紧摆摆手。

  话刚说完,大家顿时阵阵议论。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五月,老师不能让你冒险,要去的话也是我去!”李佳颖第一个发话。

  “还是我去,对于材质,我还是有信心辨认的!”张忻敏也急忙说道。

  “我去吧,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要把希望让给年轻人!”

  “嗨,大家别给我争,我活了五十多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是我去!”

  看样子,大家的冒险精神可是一下被调动起来了。

  “各位教授、学者,大家不要争,先听我说!”吴进年看看大家,双手向下压压,示意大家安静。

  等大家都安静下来,吴进年接着道:“这种事是我们军人的天职,各位请立即返回指挥部,我自有安排!”

  吴进年这么说,大家自然也就没有异议,乘坐车辆很快返回指挥部。

  吴进年先是通过卫星电话请示了军方上级,得到可以近前观察的指示后,立即下达了指令:出动两架直升机,侦察连全副武装再次出动。

  当侦察连长的头盔影像传到显示屏的时候,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张五月也被吴进年叫到自己身后。

  直升机在距离巨型飞船一百米处降落,侦察连战士鱼贯而出,连长打着手势,示意机上留两人,武器全部上膛,随时准备应对危险情况。

  十余名战士警惕的走走停停,一百米的距离竟然走了五六分钟,但指挥部内的众人却大气都不敢出。等侦察连长走到巨型飞船近前,立即有几名战士端起武器向各方警戒。

  “首长,警戒安全,是否取样?”足足过了五分钟,指挥部传来前方侦察连的声音。

  吴进年对着话筒简单说声:“注意安全!”

  那边立即传来一声“是!”之后画面显示一把小锤子敲击飞船船体,传来“当当当”的声响,竟然是钢铁之声!

  指挥部内,众人听到声音后无不震惊:与冰层同色,却发出钢铁声音,即便是喷了颜色,那船体却无任何被破坏的痕迹,这材质确实罕见!

  画面中小锤换成切割机、氧气焊,几种工具轮番上阵。

  十几分钟过去了,仍然不见船体有任何异样,就是钢铁烧红的反应也没有一点。

  这再一次极大的震惊了在场的各位教授、学者。

  “吴将军,不防让战士们到顶上去看看,如果仍然没有突破,我想我们可以直接过去研究了!”

  张五月深吸一口气,对吴进年提出建议。

  吴进年点点头,表示同意,同时也下达了命令:让侦察连的一架直升机警戒,另一架直升机直接降落到顶部。

  画面传来几名战士迅速通过绳索下滑到顶部,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操作,不过仍然没有任何效果。

  “黄教授,您说这是什么材质啊?不怕火、切不破,就是金刚石也没有这么坚硬啊!”有人询问黄柯教授。

  这时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

  “李教授,这到底是什么材质,你有没有遇到过?”

  有人问起李佳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