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沃血江山之征战大宋 > 第007章 被困极地无人援
  此时,张五月只觉得头疼欲裂,身体膨胀无比,似乎马上要被撕裂;李佳颖更是双手抱头,龇牙咧嘴、面目全非。

  张五月顾不得自己安危,伸手紧紧拉住李佳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要保护老师安全!

  “轰”的一声,两人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时,张五月是被冻醒的。

  不知道被冻了多长时间,刺骨的寒风吹的双手、双脚和脸颊都没了知觉。

  虽然身上穿的是考察北极用的专业御寒服,但在冰雪覆盖的北极冰原露天昏睡上几个小时,任由再好的御寒服都起不了多大作用。

  或许是昏睡时间太久的缘故,脑袋的疼痛感有所减弱,头脑中之前发生的事情也渐渐清晰起来。

  张五月活动下身体,搓搓失去知觉的双手,他知道此时是不能有太大动作,否则冻僵的外部器官就有掉落的可能。

  慢慢曲卷起身体,尽量卷成一个小团,然后再慢慢伸展开,如此反复,好让身体的血液流通顺畅。

  好大一会,张五月感到手脚都有了知觉,身体不再僵硬,这才站起身来,寻找老师和其他科考人员。

  不过等他环顾四周后,心里不由得一阵冰凉:周围白茫茫的一片,那艘硕大无比的飞船以及飞船边搭建的科考基地已然消失不见,老师等60名科考人员和200多名后勤保障组的战士也不知所踪。

  张五月惊恐之余,更多的却是茫然无助。

  呆立良久,张五月渐渐回过神来,心里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确实还活着,不过这茫茫北极冰原,了无人烟,纵然被发现困在北极极地,哪又到何时何月能得到救援?

  就在这时,忽然后面不远处有人“啊”的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张五月顾不上手脚仍僵硬着,连忙转身向身后方向走去,因为那个声音再熟悉不过:正是此次科考科研队的负责人、同时也是他最敬重的老师李佳颖。

  几步来到声音发出得地方,果然发现老师李佳颖趴在雪地里。

  “老师,您还好吧?”张五月赶紧蹲下身去,急切地问道。

  不过话一经问出口,他就有些懊悔了:自己年轻体壮,尚且被这北极寒风冻得全身僵硬,老师已然四十六七岁,哪能经得住这酷寒的折磨?

  “是五月啊,你还好吧?老师感觉还好,你帮我翻个身。”李佳颖动动身子,浑身被冻得哆嗦,声音亦有些颤抖。

  张五月赶紧动手帮忙,将老师的身体翻转过来。

  此刻的他是打心底里高兴,老师没事就好!

  张五月索性坐在地上,迅速脱去老师的鞋子,解开上衣,将老师的双脚放进自己怀里,然后裹紧衣服,就这样给老师捂起脚来。

  李佳颖被他这一举动瞬间震动,微微有点羞怯的同时,浑身的血液刹那间沸腾,竟然感觉全身都热火起来。

  张五月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记得五岁那年的冬天,老师李佳颖就这样给他捂过脚。

  记得那年爸爸妈妈去通海给人做木工,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他问奶奶,奶奶只是说去通海挣钱,不久就会回来。但是他一直等到过年,爸爸妈妈还是不见音信。

  小张五月实在是想念父母,于是在大年初二的早上,嘴里念叨着“通海”,孤身一人踏上寻找父母之路。

  或许是天可怜见,竟然让他在大年初三的下午走到了通海火车站。这孩子可能是意志坚定、也或许是性格偏执,一路上既没有问任何人、亦没有吃一口饭。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准备食物,更没有钱。在他心里,只要找到父母,妈妈就会做许多他爱吃的饭食。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通海,已经有了国际大都市的雏形。由于是年初三,火车站里探亲访友的人特别多。

  “你见过我爸爸妈妈吗?”身材消瘦且衣衫单薄的小张五月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逢人就问。

  可是,谁会去回答一个小孩子的这种无知问题?固执的小张五月就这样一直问到晚上十一点,仍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理他。

  “小朋友,你这样问是找不到你爸爸妈妈的。”这时,一个身穿黑色风衣、身材高大的男人来到他跟前温柔的对他说。说完,还把手里的一张照片揣进上衣口袋。

  小张五月眨眨灵动异常的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梳着大背头、脸色有点黝黑的男人,歪着头问:“那我该怎样问呢?”听口音竟然是通海附近的方言。

  “这样吧,我先带你回家,你给我说说你爸爸妈妈长什么样,我帮你找好不好?”男人微微笑着说。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让小张五月听着无法拒绝,于是点头“嗯”了一声。

  那个年代,人贩子横行,就张五月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是最好哄骗的,按现在的话就是“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在帮人家数钱。”或许是张五月运气好,在火车站孤身一人问了一个下午,竟然没有遇到任何人贩子。

  男人看张五月答应下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从腋下的皮包里掏出一个大黑疙瘩,按了几下就放在了耳朵上。

  “佳颖,你快快烧点热水,我马上就到家了。”然后拉着张五月的手向外走去。

  张五月很是听话,因为在他心里,这个叔叔或许真能帮他找到父母。

  出了火车站,男人伸出手来,不一会儿,一辆小汽车停在男人跟前,男人打开车门,拉着张五月坐了进去。男人又对那小汽车司机说一句“师傅,去长宁区虹桥路”。小汽车便很快驶离了火车站。

  男人在小汽车行驶期间又掏出那黑疙瘩,按了几下,然后对在耳朵上:“爸,我回来了,明天就去给你们拜年!妈还好吧?”

  张五月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反而被外面的景色给吸引住:红红绿绿的灯光一闪一闪,忽然灭了,又着了。他家里是有电灯的,开关就是那种拉一下着了,再拉一下灭了,心里想:这拉灯的人该有多费劲啊。

  小汽车走了很久,拐来拐去的,终于还是停下。张五月很享受坐小汽车的感觉,停的那一刻,心里仍然有些不舍得。

  男人推开车门,拉着小张五月跨下车,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张钱递给小汽车的司机。那司机翻翻自己衣兜,找回一些花花绿绿的纸币,然后就“突突突”的开走了。

  男人把黑疙瘩装进皮包,拉起小张五月的手走进小区。在靠近中间的一栋楼前停下,看了看张五月,这才推开单元门,拉着他爬上三楼。

  张五月从没爬过楼梯,现在很是新奇,东张西望的,看什么都有新鲜感。男人来到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过不多会,门“吱”的打开,一位身材瘦高、穿着红色毛衣、黑色裤子的漂亮阿姨站在门口。

  “你回来了?”漂亮阿姨说完这句,猛然看见男人身旁站着一个小男孩,还拉着他的手,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接着似乎有点不悦的说:“这是……”

  “进去说,进去说,外头怪冷的!”男人连忙笑着对漂亮阿姨说。说完,男人拉着张五月进了门。

  其实通海的冬天,屋里屋外没多大区别。北方的冬天屋子里有暖气、火炉,而通海是南方,没有取暖设施。

  红毛衣的漂亮阿姨等张五月进了门,细细打量打量,发现这孩子虽然身体消瘦,但是大大的眼睛、清秀的面庞、精致的五官竟然很惹人喜爱。

  不等女人问起小张五月的来历,男人就拉着漂亮阿姨进了里屋,不知道说些什么。

  或许是又冷又饿的缘故,此时的张五月虽然在屋子里,仍然被冻得瑟瑟发抖。

  漂亮阿姨走出屋子,看到浑身颤抖的小张五月,又赶紧转身回屋,抱出一个毛毯来披在他的身上,然后抱起他放在沙发上,用毛毯把小张五月裹得严严实实。

  接着倒满一杯热水,往里面加了很多白糖,这才坐到小张五月身边,把那杯糖水递给他。

  漂亮阿姨低头看见小张五月脚上穿着单薄的那种手纳的布鞋,二话不说,脱了他的鞋子,把张五月冻得发红的双脚悟到毛衣底下,嘴里说声:“可怜的孩子!”

  回想到这里的时候,张五月满脸的幸福感,于是对着李佳颖说道:“老师,你知道我此刻在想什么吗?”

  李佳颖活动活动手臂,感觉全身不再僵硬,忽然听这小子问起这话,再看他满脸的笑意,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抱着我的脚,该不是有这方面的癖好吧?嘴里还是回了一句:“想什么呢?”

  “当年要不是您和周叔,我或许在通海火车站就被人贩子给拐走了。那天就是您给我这样捂的脚,所以我发誓:以后要好好报答你们!”张五月满脸笑意的说。

  李佳颖松了一口气,笑骂道:“还算你小子有良心,没枉我这些年疼你。只要你以后对小晴好,就算是你对我和你周叔最好的报答!”

  “哎…哎…老师打住啊,小晴今年才十九岁,刚上大二,还哪的话?再说了,我才不去当你们家的上门女婿呢!”张五月赶紧摆摆手,急忙说道。

  李佳颖“噗嗤”笑出声来。经过张五月的捂脚,感觉全身已经不再冰凉,蹬了他一下,抽出脚来,一边起身穿鞋子,一边说:“不当上门女婿?那小晴可就不能嫁给你!”

  张五月闻言,赶紧道:“哎…哎…,老师,我和小晴那可是两情相悦的啊,您这样可就有些棒打鸳鸯了啊!”

  “得了吧!你俩的事,我和你周叔早就有打算了。唉,我就说小晴那丫头死心眼,小小年纪,怎么就看中了你?”李佳颖瞪得他一眼,但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喜。

  “谁让我是您和周叔养大的呢?”张五月一边扶李佳颖站起身,一边嘴里笑着说。

  李佳颖笑笑,似乎对这回答很满意。

  她原本想着和丈夫周瑜海结婚多年,也没生个孩子,打算把他认个干儿子,能在百年之后有个亲近的人来扫扫墓。谁知收养张五月的第二年,就有了女儿周晴,这也把俩人高兴的不得了。

  二十年来,她和丈夫周瑜海看着这孩子长大,却是越看越喜欢。小张五月不仅人长得好看,而且特别聪明上进,虽然五岁前没读过书,但当她和丈夫托关系、走门路让他上了学,这小子就展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天赋:小学和初中阶段门门满分不说,还特别爱读书,初三的时候就能读懂红楼梦、解析三国演义。高中时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李佳颖任教的通海大学。在李佳颖的感染下,在考古与文明起源专业硕博连读,是李佳颖的得意学生。当然,张五月目前还没有毕业。

  李佳颖想到这些,深深看一眼满脸欢笑的张五月:“你小子,老师已经教不了你了,你可不能骄傲啊!”

  张五月正要回答老师的话,又听李佳颖问起:“其他人呢?我们的基地呢?”言语中尽是惊讶和不解。

  “我也不知道啊,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这幅模样。老师,我们该怎么办?”张五月摇摇头,无奈的回答。

  李佳颖震惊过后,马上恢复了冷静。

  这当然和她所涉猎的专业领域有关。多年来她走南闯北,进古墓、睡野外,每每在发现新事物之际,她必须得冷静下来,这样才能进一步深入发掘和研究。

  如今也是,看着空荡荡的北极冰原,太阳直射下来,说明现在的北极仍是极昼。

  “五月,现在是几点几分?”

  张五月抬起左手腕,看看带有定位功能的手表,忽然“咦”的一声:“老师,这时间好像有点不对!”

  李佳颖赶紧俯身去看,惊讶的发现,手表的时间竟然显示是6月21日15点34分。

  李佳颖赶紧抹起自己胳膊,看看手腕上的定位手表,同样时间也显示是6月21日15点34分上。

  这就说明:不是手表功能缺失,就是时间定格。

  他们清楚的记得,当时那艘巨型飞船发生意外的时间就是6月21日15点34分!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的定位仪失灵了?”张五月一脸愕然,吃惊的看向李佳颖。

  “别急!五月,我们四处看看,一小时后原地汇合。记得一定要节省体力!”

  话虽如此,李佳颖同样吃惊不小,但她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只是内心的震惊却久久不能平复。

  张五月点点头,很快也镇定下来。抬头看看太阳,再把手表的指南针调出来,想确认方向,但是指南针不停的打转,似乎也没有了作用。

  李佳颖解下围巾,确认了下风向,指着寒风吹来的方位道:“北极多东北风,这边肯定是东。你去东边,我去西边!”

  “老师小心!”张五月说完,便迈开步子向东而去。

  如今没了电子仪器的辅助,已经无法和外界联系。

  但李佳颖笃定,那巨大无比的类似于飞船的东西肯定还在北极点附近!同时她也清楚,那玩意上的科技,至少比人类目前的科技领先的太多,以人类目前的技术竟然无法勘测其用途。

  不过可以肯定是:那玩意是地球的产物,不是外星人飞船之类的东西,这点从那玩意里有太多的碳元素可以判断。

  张五月顶着迎面而来的寒风,向东走了大约两公里,眼前出现一座冰山。

  说实话,若不是如今科技发达,造出的防寒鞋又轻巧又防滑,他实在不愿意去爬那座高将近百米的冰山,因为耗费体力不说,还不一定能爬的上去。

  但站得高就能看得远,张五月觉得还是应该爬上去看看,如果再没什么发现就决定返回去和老师汇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