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沃血江山之征战大宋 > 第008章 极地特产暴风雪
  目测那冰山,方圆足有三百多米,就其坡度而言,好像只有左侧是最缓的。

  张五月打定主意,深吸一口气,慢慢爬起坡来。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才艰难爬上山顶,深呼一口气,再大骂一句:“太特么滑了!”这才站起身来四下观望。

  可就在此时,双眼竟然有些微微发疼!

  张五月心里清楚:这是眼睛暴露在冰天雪地里的时间太长,太阳光被冰雪反射刺眼的缘故。如果再不采取保护措施,很有可能会患上雪盲症。

  急忙闭上眼睛,张五月在各个口袋里摸索半天,也未找到护目镜,反而摸出个放大镜来。这个放大镜是他用的最多的设备,生气之下就想扔掉。不过转念一想:现在没用,说不定以后会用到!收起放大镜再次睁开眼睛,还是赶紧看看有什么发现,好回去跟老师汇合。

  这次睁眼,却是惊喜交加,顾不得眼睛发疼,一屁股坐倒,顺着爬上来的斜坡迅速下滑,然后沿着来路狂奔而去。

  因为他发现那硕大无比的飞船就在这冰山的另一侧不远处,只是被这冰山恰好挡住视线,俩人都无法看到。

  李佳颖已经在预定的汇合点等了很长时间,迟迟不见张五月回来,暗自决定向东迎去。

  不过,刚走几步就见张五月奔跑而来,心里莫名有点欣喜:看来这孩子肯定有所发现!

  果然,张五月跑到李佳颖跟前,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老…老师,船…飞船…”

  李佳颖赶紧给他捶捶后背,让他缓口气再说。

  “老师,飞船就在那座冰山后面不远处!”张五月大喘几口气,镇定下来,这才指着远处已经是个小点的冰山,兴奋地说道。

  李佳颖听到这话,亦有些振奋,急忙问张五月道:“你可看清楚了?其他科考人员和基地都还在不在?”

  张五月蒙住,刚才他看到飞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回来给老师汇报,至于旁边的科考基地和其他人员他竟然没有注意。无奈只好摇摇头。

  “老师,我只看到飞船还在,其他的我没注意!”

  “你这孩子,跟着我走南闯北也有三四年了,还是这么冒冒失失。我们做科学研究的,必须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这样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科研中去。好了,我们这就到飞船那去看看!”

  李佳颖有些不满,狠狠瞪了他一眼。

  张五月提耳聆听完老师的教诲,迈步带着老师,一前一后向飞船方向走去。

  不过,才走出没多远,张五月便感觉双眼的疼痛感再次袭来。赶紧闭上双眼,多年来视李佳颖为慈母般的情感关怀不由而出。

  “老师,你快闭上眼睛,我带你过去,要不然会患上雪盲症的!”

  李佳颖心头微暖,旋即明白他的意思,但也清楚这孩子从小性格就要强,这会儿肯定是他双眼发疼了才说的这些话。于是问道:“五月,你是不是眼睛已经开始发疼了?”

  张五月应声“是”。在没有护目镜的情况下,闭着眼睛交替前行才是最好的办法,好在离那飞船也不过五六公里。

  “你先站住,老师有办法!”李佳颖边说边拉住他。

  张五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刚要问老师有什么办法,却见李佳颖脱下左脚鞋子,把黑色丝袜脱了下来,再脱下右脚袜子,递给张五月一只。

  “别嫌脏,蒙在眼睛上,可以抵挡雪地反射的阳光。说不定,以后就靠它了!”

  李佳颖说完,自己先撕开袜子,蒙在眼睛上,再在脑后打个结,做成一个简单的护目眼罩。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自己先迈步向着飞船方向走去。

  张五月赶紧效仿老师,目前保护好眼睛才是最重要的。

  在张五月的带领下,两人很快来到飞船跟前。为确定科考基地和其他人员还在不在,张五月特意绕着那飞船跑了一圈,居然没有碰到任何人员,科考基地同样不见踪迹。同时,他惊奇的发现那个人工凿开的巨坑也消失不见!

  李佳颖沮丧的跌坐在冰面,绝望、无助的望着这硕大的飞船,完全没有了刚才冷静、睿智的模样。

  此时,天气突变,乌云漫天翻滚的同时,风也越来越大。两人仍震惊在基地和科考人员消失的思绪中,于就要来临的极地暴风雪浑然不知。

  李佳颖虽然在无数次震惊的场面下摸爬滚打过,哪怕就是在非洲科考时,掉入深不见底的溶洞,也始终保持的冷静。

  但这次的情况显然和以往不同,就算她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要冷静,却仍然无法镇定下来。她心里非常清楚:科考基地和同伴的无故消失就意味着他俩在北极极点短时间内无法回到通海!

  张五月同样陷入到不解之中,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飞船还在,可是人呢?科考基地呢?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脑海中。他实在是不明白:一同来极地科考的60人的团队,全部是国内的顶级专家,而且又身负使命,不可能丢下他们俩而逃命般的回去。再说即便是丢下他和老师,那也应该留下点痕迹啊。

  想到这,张五月回头去找科考基地搬迁的迹象,却发现极地风暴已经到来,如果再不紧急避险,会被直接卷走!

  张五月瞬间清醒过来,拉起李佳颖便向飞船入口处跑去,他记得入口就在暴风雪来的那头,大概只有20米距离,只要进了这飞船,他们暂时就是安全的。

  经这一拉,李佳颖刹那间回到现实中,瞥一眼风暴,随后跟着张五月没命般的跑去。

  可是,待两人拼了命的跑到入口处时,却又不得不再次继续向顺风方向跑——入口死死的闭合着。

  张五月和李佳颖都非常清楚,当初他们是费了极大的努力和心血才找到这入口,如今闭合了,在暴风雪来临的这极为短暂的时间内,根本无法打开它!

  顺着风跑,是因为飞船的船头那边,正好船头高出地面三米、有个凹进去形如避风港的地方,只要躲进去至少不会被暴风雪卷走。

  此时的李佳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等两人跑到船头避风港下,马上紧挨着船壁站定。她深吸一口气,面向船壁,将右手臂搭在张五月肩头,说道:“月儿,搂紧我!”

  张五月稍稍一愣,随即明白老师的用意:极地暴风雪往往降雪量极大,将人埋了也是司空见惯的事。两个人这样搂住,形成半圆形,可以留出一点空间,等大雪把两人覆盖住,仍然有点空气可以供二人呼吸。

  暴风雪越来越大,刺骨的寒风不断侵蚀两人的身体。

  虽然在背风处,李佳颖仍然感觉站立不稳,要不是张五月拼命搂住她,好几次她都感觉要被暴风给卷走。

  张五月咬着牙,右腿呈弓步死死撑着,口中道:“老师,坚持住啊!”可是风太大了,他亦不知能坚持多久。

  要说这种级别的风力,如果放在大海上,那可是超级飓风,几乎是所有船只的噩梦,包括几十万吨级的超级邮轮!

  约莫半个小时,李佳颖再也坚持不住,双腿一软,就要被暴风雪卷走。说实话,她这个年龄阶段,又是个柔弱的女性,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极为罕见。

  张五月左手用力拉住老师,慢慢将她护在胸前,又迅速换成左腿弓步,死死将李佳颖顶在船壁上。

  李佳颖松了口气,伸出双臂紧紧抱住张五月的腰,心里顿时感觉安全不少。

  也不知这场暴风雪刮了多长时间,丝毫不见减弱的迹象,但是大雪已经把两人彻底淹没。

  张五月护着老师的手臂早已麻木。因为空间太小、缺少氧气的缘故,李佳颖渐渐感觉呼吸困难,如果再不想办法,不被饿死,那就得窒息而亡。

  李佳颖动动身子,轻声问道:“月儿,你还好吧?”这是她第二次叫张五月“月儿”,但在张五月听来,却是莫名的感动。他清晰的记得,小时候,老师和周叔都叫他“小月”,稍大点就直接叫他“五月”。

  “老师,我很好,您也没事吧?”

  李佳颖听张五月的声音还算坚定,但也显出点无力感来,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进食,又要和极地暴风雪对抗,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坚持不住。

  “我们得想办法出去,保持体力……”

  李佳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感觉后背靠着的船壁正在上升,但好像只升起三四十公分,就停了下来。

  张五月的右臂靠着飞船,当然也能感觉到,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这船壁升的好像太过突然、太没道理。

  张五月奋力向后推开积雪,再将四周的积雪拍打出一方空间,爬到地上细细观察一番——却是那避风港区的船壁整个向上提升了将近四十公分。

  “老师,是飞船的门打开了!”

  张五月显得兴奋异常,大门打开,就意味着他们不会被暴雪掩埋、冻死雪中。

  李佳颖听后,有些始料不及:在他们科考队进入这飞船之前,找了一个多月的入口都没有找到,而这船头位置,是她亲自找过后否认入口绝不会在这的!

  她的权威整个科考团队无人质疑。一来她是国家层面任命的科考队队长,二来这飞船实在是精密,无论他们怎么找都无法找到缝隙或者接口!

  就刚才船壁上升的时候,两人竟然没有听到任何声响,这在目前全世界范围内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做到,毕竟这面船壁太大了,高有三米,宽至少有二十来米。

  李佳颖顾不上回忆之前的事情,赶紧蹲下身去,也观察观察,然后对张五月说道:“月儿,咱们进去!”说完率先爬下身子,向里爬去。

  眼下,科考基地和人员无故消失,又是在北极极点,除了进入飞船继续研究外,好像再没有其他出路而言。

  等张五月爬进飞船,那面船壁竟然再次悄无声息的落下,似乎就是为两人而开。那为什么不在暴风雪来临之际为两人打开避难,却是谁也不知其答案。

  两人看着大门似的船壁缓缓下落,李佳颖屏住呼吸想听听这大门到底有没有声音,结果却让她大失所望——这大门根本就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张五月愕然地看着这一切,已经大半天没有进食了,又累又饿,再经过和暴风雪的对抗,身体再也支持不住,“噗通”一下坐倒在地。

  “月儿,你这是怎么了?”李佳颖强打起精神,同样拖着疲惫的身体,赶紧蹲下去问道。

  张五月苦笑一声:“老师,我没事,就是肚子有些饿。您说,这是怎么回事?这飞船到底是干什么的?”

  李佳颖缓缓坐倒,摇摇头笑得更苦。

  “月儿,老师不是万能的,但是老师知道,这次我们是回不去了!”

  “是啊,什么都没有了,怎么回去啊?”张五月回道。

  李佳颖随即陷入深深的沉思:这次或许我错了,我不该把月儿带来,他还年轻,正是享受这大好青春年华的年纪!是我太过于执着、太热爱这个职业了!当我站在万众瞩目的灯光下发表那洋洋洒洒的学说的时候,我是全世界的宠儿!

  可是现在呢?自从受命考察这飞船以来,他妈的,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这时的李佳颖根本无法冷静,也无法想象如果回不去,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但是,她也好饿、好累!

  张五月看着脸色渐渐难看的李佳颖,一个激灵蹲起身来,两手抓住她的双臂,使劲摇了几下。

  “老师,您这是怎么了?您要冷静,可不能……”再看她此刻的脸,不止是难看,简直能用扭曲来形容!

  李佳颖一把打掉张五月的手,声音近乎怒吼道:“你让我怎么冷静啊?这他妈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周围连个屁的人影都没有,叫我怎么冷静啊!”

  越说越觉得难过,越说越觉得委屈:这他妈叫什么事啊?都说天道酬勤,我这么努力的工作,换来的结果难道就是客死北极,尸骨不存吗?

  张五月亦觉得委屈:可是我也不想啊,谁特么知道这飞船是个什么玩意,既启动不了、也无法拆解,好不容易找到入口进来,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被甩了出去,还特么连科考基地和同伴都不见了!

  想到是干什么的,张五月反而冷静下来,起身观察飞船内部:这里显然不是之前他们科研团队进入的大厅,里面全透明的结构显示,这里是操作台的后方。再说这里空间很小,更像是个紧急避难仓。

  透过船体,天空仍然被乌云遮蔽,风不再霸道凌厉,雪仍然下着,已经堆积起两米多高的雪层。

  “月儿,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李佳颖慢慢冷静下来,看着张五月不时的观察,遂问道。

  “还没有,我再看看!”张五月回答。

  感觉到这舱内温度不低,回想起发生意外前,那大厅内的温度也是这般,索性脱去御寒服,四下溜达着去看。

  李佳颖也感觉身体热了起来,解开衣服,随着张五月寻找出口之类的标志。

  两人一边又一边的找了近两个小时,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这舱体太简单了,简单到没有任何设施,就是个说方不方、说圆不圆的空间!

  李佳颖将外套摔到地上,一屁股坐下,气急败坏的骂道:“这是什么破地方!早知如此,我跑来这里干嘛?”

  说实话,两人都已经大半天没有进食了,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

  张五月捡起两人的衣服,也坐下身去:“老师,我知道您肯定还在生我的气,可是,事已至此,我们都冷静地想想,肯定有办法出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