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沃血江山之征战大宋 > 第012章 隐隐乎乎犯大错
  张五月看着眼前逐渐模糊的人影,这不正是日思夜想的周晴么?!

  猛然上前一步,用力拉起她的右手放在自己脸上,口中道:“小晴,我好想你,你想我了么?”

  李佳颖吃惊的看着他,一时间竟不知所措。慌忙抽出手来,口中关切的问道:“月儿,你这是哪里不舒服?”这该不是感冒发烧了吧?

  张五月意识逐渐恍惚,双眼变得通红,浑身青筋条条爆出,几下褪去衣物,口中“呵呵”的叫着,扑向眼前的人。

  李佳颖已然感觉到了不妙,赶紧掏出钥匙,想打开电梯箱子门逃出去,却为时已晚:张五月已经张牙舞爪的将她死死压在身下,令她动弹不得。

  “畜生,放开我,我是你……”

  李佳颖口中叫着,伸手在张五月脸上狠狠扇了几个耳光。只是几个耳光下去,不仅没能打醒这家伙,反而更加激起他的性情。

  李佳颖挣扎的一阵,就绝望的不再挣扎:这畜生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如果再有过激的语言和行为,撕裂自己的可能都有!

  双眼泪流婆娑间,瞥见了一个鸡蛋形状、颜色鲜红的水果,心里也有了答案:原来是这种果子在作祟!

  这一番折腾,李佳颖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张五月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如今的行为简直畜生不如!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怎么就被这畜生给玷污了?

  随着张五月折腾完毕,他双眼不再通红,身体的温度也渐渐正常,“扑通”一声,仰面跌落在箱底,竟然昏睡过去。

  李佳颖被折腾的全身无力,等张五月昏睡过去,想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没有半点气力。

  恨恨的盯着张五月,李佳颖爬过去抓住唐刀。想一死了之,无奈连拿起唐刀的力气也没有;也想提刀杀了眼前这畜生,可是转念间想想:他只是误食了那鸡蛋果,或许他并不想这样。

  五味杂陈中,李佳颖也沉沉的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张五月悠悠醒来。

  这一觉他睡得很是舒服,没有做梦,可以说是自从踏入北极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伸个懒腰,想站起身来,不料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自己浑身赤裸、四仰八叉的躺着地上。

  李佳颖也是披头散发、不着衣物的趴在不远处,两人的衣服到处都是,简直不忍直视。

  脑子里“轰”的一下:我这是做了什么啊?这可是小晴的母亲!我……伸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却不想惊醒了李佳颖。

  李佳颖醒来后,感觉有了些力气,这才坐起身来,一脸平静的问他:“你醒了?”说完找来自己的衣服穿上。

  张五月一轱辘爬起来,脑子里渐渐回想起之前发生事来:自吃了那鲜红的鸡蛋果后……

  满脸愧疚的跪在李佳颖面前,狠狠得又扇了自己一巴掌,道:“老师,我不是人,您惩罚我吧,就是杀了我,我也毫无怨言!”

  “先把衣服穿上!”李佳颖头也不回的将他的衣服扔过来,说话的语气十分平和,并不像生气的样子。

  张五月想起还赤着身体,连忙接过衣服,几下穿上,再次乖乖的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李佳颖穿好了衣服,整理整理头发,在张五月面前坐下,柔声道:“饿了吧?吃点东西,我们也该赶路了!”

  张五月不敢抬头,脸红到了脖子根,伸手拿过唐刀,将刀柄递过去。

  “我犯了这么大的错,您不打我骂我,我也不会原谅自己!”

  李佳颖一把接过唐刀,用刀尖挑挑张五月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忽然笑道:“小子,来给姑奶奶笑一个!”

  张五月越发羞愧难当,头低的不能再低。

  “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要我怎么说好呢?如果你敢做不敢当,那你就不是个男人!”李佳颖说完把刀扔到一边。

  张五月听到这话,心里更加自责,但是好像老师并未记恨自己。慢慢抬起头来,张五月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老师,我知道了,以后绝不会做出对您不敬的事!”

  “其实这事也不怪你。经过这几天的行进,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只是个柔软的小小女人,要想回到内陆,还是得靠你。所以,只要你不丢下我,今天的事,就让它成为永远的秘密!”李佳颖说完,双眼直盯着他。

  “老师放心,我绝不会丢下您!”张五月急忙一边说,一边将水果堆中那些鸡蛋果全部挑出,扔到外面,再次来到外面,推着梯箱踏上归途。

  如此走走停停,李佳颖除了方便的时候才走出梯箱外,其余时间都待在里面。

  张五月则是除了吃饭和睡觉外,其余时间都在外面一声不吭的推着梯箱,默默前行。

  按路程,这些时日也走了将近1000公里。

  纬度一度大约是111公里,那么算下来已经在北纬81度附近。距离北极圈还有将近1600公里,出了北极圈,极昼现象消失,就可以按日出日落计算时日。

  大概计算出这些后,张五月脚下再次加快了些步伐,在较为平坦的冰面上行走,倒省了不少力气。

  这天,天气又阴沉起来,不久就下起暴雪,凛冽的寒风不得不让张五月裹紧衣服。

  经上次的事情后,张五月就变得沉默寡言,只顾赶路,此时暴雪来袭,他仍然没有停下脚步。

  李佳颖看着暴雪中的张五月,心里自然不是滋味,赶紧打开梯箱门,对着他喊道:“月儿,你快点停下,等暴雪停了再走!”

  “老师,我没事!”张五月仍然继续着步伐,口中回答道:“您赶紧关上门,别冻坏了身体!”

  “真是头犟驴!”李佳颖跺跺脚,低声骂道,“如果你不进来,那我也去外面和你同行,你自己掂量着看啊!”

  张五月闻言,不得不停下脚步,抖去身上雨雪,低头钻进梯箱里。

  这些天他们也发现了一个惊喜的现象:无论是这梯箱门打开还是关闭,梯箱内的温度始终保持着二十六度,而且纵然箱门大开,风雨也无法进入梯箱。怪不得李佳颖以自己身体为要挟,倒弄得他乖乖听话。

  李佳颖启动遥控器,关上大门,看着浑身湿透的张五月,没好气的骂道:“你这头倔驴,想干什么啊?赶紧把外套脱了!”

  张五月默默脱下外套,李佳颖一把接过来,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他,再将他的外套铺展在梯箱底部。

  披上李佳颖的外套后,张五月被雨雪浸湿后的冷冻感才稍稍好转了些。这些时日以来,觉得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从不敢抬头正视老师,此刻亦是如此,默默坐在角落里,低着脑袋。

  “男子汉大丈夫,做了就做了,真不像个男人!”李佳颖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张五月心里始终难过这道坎,要说哪天侵犯的是别的女人,现今被李佳颖这样激将,或许他不会放在心上。可李佳颖毕竟是他的老师、小晴的母亲,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微微抬起头,张五月悄悄看了眼李佳颖,发现她正直视着自己,又慌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只是这一看之下,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诧:老师看上去又有些变化,应该是比之前年轻了不少。

  李佳颖忽然走上前去,在张五月身边坐下,柔声说道:“月儿,你好好看看老师,我是不是很老?”

  她心里明白:如果张五月这样一直自愧下去,他心理上将会产生极大的阴影,或许从此消沉致病,说不定会导致身体机能变差。

  张五月听的这话,猛然浑身一震,口中急忙说道:“老师不老,老师还很年轻呢!”但是头却不曾抬起半分。

  “哼!”李佳颖有些生气,伸手揪住张五月的右耳朵,继续说道:“你都没有抬头看我,怎么就知道我还很年轻?抬起头来看着我!”最后的语气更似是在命令他。

  张五月随着吃痛的耳朵慢慢抬起头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李佳颖的脸颊。

  这一细看之下,果然发现她真的年轻了许多:眼角的鱼尾纹和额头的抬头纹都消失不见,眼睛更加清澈,肌肤更加紧致,精致的脸型隐隐间就是周晴的轮廓,和自己五岁那年见到的那位阿姨几乎相像。

  这是怎么回事?被方圆“检查身体”后面,他就发现老师发生了些变化,但这些日子一直忙着赶路,从没仔细看过李佳颖的脸,此时想想,肯定是方圆的杰作!

  张五月吃惊于老师的变化,慢慢坐直身子,道:“老师,您真的年轻了许多,现在看起来……看起来顶多二十七八的模样,这是……”

  李佳颖瞪了他一眼,这些日子,既没有好好打扮过,也没有照过镜子,对自己的变化丝毫不知,倒是每天面对张五月,蓬头垢面、胡须拉碴的,看着有些难受。

  “怎么,做了坏事,就拿这些好听的话来哄我开心?”

  李佳颖口中虽这么说,但心里还真是忍不住的高兴,谁不盼着自己年轻漂亮呢?

  “是真的老师!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您可以找镜子照照看啊!”张五月连忙说道。

  李佳颖“哼”了一声:“这里哪有镜子?不过,你说的都是真的?”看他的反应,应该不是在骗自己。

  “老师,您看!”张五月说着拿过方圆给的唐刀,将刀身横过去,挡在她的面前。

  李佳颖对着唐刀,光滑如镜的刀身映着自己的模样,细瞧之下,果真如张五月所说:自己真的变年轻了!而且年轻了不少!

  “这是怎么一回事?”李佳颖既兴奋又不解的道。

  张五月随即将方圆“检查身体”的事说与李佳颖。

  “肯定是这么回事!老师您想,八千年以后,额,应该是两千万年以前的人类科技发达到什么程度,我无法猜测,但是人类的寿命肯定会增长,这种美容的技术也会高度发展,让人变年轻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李佳颖深以为然,要不也没有更好的解释。抬起双手来细细看看,果然双手的皮肤也如少女般嫩滑,心里大为欢喜。话说哪个女人不盼着自己永远年轻漂亮?

  张五月看着李佳颖脸上神情渐渐转喜,心里始终愧于错事,再次低下头去不敢看她。

  “怎么?占了姑奶奶的便宜还觉得自己吃了亏?”李佳颖不悦的看着他,语气中带着些诙谐。

  张五月赶紧低声道:“我做了错事,心里愧疚难当,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于您。老师您还是打我骂我吧,这样我心里也好受些!”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我都已经不去想了,你还……”李佳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骂道。

  刚要伸手打他,心念忽然一转,莞尔一笑:“月儿,如果我不再是你老师,你是不是就不会那么想了?”

  张五月诧异的抬起头,满脸错愕:“老师永远是老师,我张五月不会做忘恩负义的小人!”

  “月儿,你看我这么年轻,做你的老师那是以前的事了,不如我做你的姐姐怎么样?”

  李佳颖笑着说道,心里却“哎”了一声:他做了错事,玷污了自己,现在反而要我说服他做个男人,这是什么事啊!

  “不行,老师就是老师,怎么……”张五月又吃了一惊,赶紧摇头道。

  哪料他话还没有说完,便见李佳颖抡起双手,劈头盖脸的向张五月一通乱打。

  她这时候才明白过来:这小子一直求着自己打他、骂他,这可不就是欠揍么!可是打在他身上,自己怎么这么疼啊?

  “哎呀,痛死姑奶奶了!”李佳颖只打了几下,双手就疼的难以忍受,甩着手腕又说道:“不打了,不打了,你可要记着啊,以后就叫我姐姐,不许再叫老师!”自己变年轻了,心情自然大好。

  张五月看着呲牙咧嘴的李佳颖,想要看看她的手,又不知道怎么办,只好说道:“老…姐…姐,您没事吧?”

  “老师”两个字硬生生的只吐出个“老”字,加上后面吐出的“姐姐”,反而觉得非常搞笑。

  李佳颖没好气的瞪着他,竟被这声“老姐姐”给逗笑了,笑道:“什么老姐姐?姐姐就是姐姐,好好叫!再叫声姐姐我听。”

  “姐…姐。”张五月依言叫出口来。

  “叫的既不亲热、也不好听,再叫!”

  李佳颖嘟着嘴,很不满意的说道。说实话,刚才那声“姐姐”听在耳中,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张五月现在明白了李佳颖让他叫姐姐的用意,摸摸后脑勺,开口叫道:“姐姐!”声音不再僵硬,多了些柔情。

  外面的风雪终于停了,夏日的阳光照射下来,梯箱内却始终保持在二十六上下。

  “对了,以后就这么叫!”李佳颖听得这声“姐姐”,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道。

  张五月搓搓双手,咧嘴笑道:“姐姐,你的手还疼不疼了?都是我不好,弄疼了姐姐!”

  李佳颖伸出双手,刚才通红的双手现在颜色减轻了不少。张五月看看,也伸出手来,将她的手握住,轻轻揉了几下,吹了几口气。

  “好了,姐姐没有那么娇嫩!”李佳颖抽回双手,脸色娇羞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