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二十一章 伍先生的故事—压岁钱
  “关于压岁钱,想必各位都听过各种版本的起源。

  有说是为了压祟。还描述的有鼻子有眼,说这祟啊,黑身白手,每年三十都会出来害人。凡是它摸过的小孩都会发烧说胡话,好了之后再聪明的也会变成傻子。压岁钱又称压祟钱,可以帮孩童吓退祟。

  有说是为了压惊。以此安慰被年兽吓住的小孩子。”

  伍先生说到这里,下意识看了一眼没什么反应,正在低头剥虾的卓阳,接着说:“还有说是为了辟邪,让孩童用来贿赂想要伤害他们的邪祟,以保平安。

  这三个传说有一个共同点:压岁钱是给小孩子避邪用的。”

  “史料记载,压岁钱最早出现于汉代。这事是真的,那时候我们叫它厌胜钱。这种钱不是市面上流通的货币,而是铸成钱币形状的避邪物,有系带,随身携带很方便。通常正面铸有钱币上的文字和各种吉祥语,如“千秋万岁”、“天下太平”、“去殃除凶”等;背面铸有各种寓意平安的图案,如龙凤、龟蛇、双鱼、斗剑、星斗等。

  给小孩子辟邪这点也是真的,不过原因并没能流传下来,或者说,被人为的从史书上抹去了。”

  “故事始于汉初,那时有只雪鸮刚刚开了神志,却还没能修成人形。被人捉住献给了留文成侯。”

  因为有人类在,伍先生用了一种我的朋友就是我的修辞手法,不过席间除了曹成,其他人都心知肚明。

  “张良是雪鸮的第二任主人,虽然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却因这件事一直为所雪鸮不齿,他不想称他作子房,可又有饲育之恩,不能直呼其名。干脆用他的谥号代入。”

  这一介绍,连一直低头剥虾的卓阳也停住手抬头,专心听了起来。

  在所有人看来,伍先生本身就是一个活着的传说,很神秘。除了熟悉的朋友,没人知道此人内里是个逗比。

  “留文成侯,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被人高高的供上神坛。他睿智、大义,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光芒。可是在雪鸮看来,这不过是个为情所困的男人。这个男人竟然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留下来助她丈夫立国,助她铲平内外威胁,助她儿子封为太子。又蠢又坏。”伍先生失望中略带不屑地说。

  “嗝!谁啊?”吃饱的曹成问。

  “……”众人无语。

  伍先生倒是没受影响,接着说:“戚夫人被吕雉做成人彘后,扔在茅厕里数日,并没有如现在流传的那样就此死去。而是在留文成侯的提议下,给她抽了魂,找高人炼成了只在特定范围里害小孩的邪魂,就是后来说的祟了。

  这里特定的范围指的就是皇宫。记得那时候啊,宫里的小孩陆续发烧,好了之后,死的死,傻的傻,只有薄姬的儿子刘恒,因为去了封地,躲过了这场灾难。”

  “而所谓智义双全的留文成侯,他站在吕雉身边,神情冷漠地看着一宫稚嫩无辜的鲜血,却什么都没做。甚至为了那个女人,把那段历史都抹去了。你看看,现在还有谁知道那个冬天发生的一切?”伍先生语气漠然地说。

  “善恶就像阴阳的两极,缺一不可。一个没被记入史册却力挽狂澜的人,出现了。”说到这里,伍先生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他笑了,“孝惠二年二月,有人揭皇榜,自称平栈道人。他在殿前高喊,稚子何辜,后献上压胜钱之法。再后,宫内上下无恙,道人只字未留,飘然远去。”

  伍先生顿了顿,接着说:“这段史书上自然是跳过了,而是直接写上:留文成侯乃自请告退,摒弃人间万事,专心修道养精,崇信黄老之学,静居行气,欲轻身成仙。但吕雉感德于他,劝他毋自苦,留文成侯最后还是听从了劝告,仍就服人间烟火。”

  “呵呵。那事之后,留文成侯开始打听道门玄术,也不知道他听谁说的修道即可修仙,就在自己的封地可着劲的造,想长生不老。”说着,伍先生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这个憨憨!后来要不是吕雉实在看不下去他把自己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劝别再作天作地多活几年要紧,这位估计就把自己作没了。”

  “对了,想起来了!我一直想找个机会问你,这事你们部门知道吗?”伍先生向史文叶询问道。

  “这属于完全的人祸,不归我们部门管。不过我听前辈说起过此事,当时是有高人遮了天道。听说一直都没找到那个高人,不然肯定把他五雷轰顶了。”史文叶谦逊地回道。

  “我也是这么猜测的,如此行凶,肯定是早有退路的。现在想想,所谓的祟,也许不过是某种病毒传染病,在那时,却是凡人无法抵抗的天灾。而所谓的压胜钱,也可能是涂抹了某种药水的吉祥物罢了,只是那时候的技术,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伍先生总结道。

  “那个平栈道人,后来再没消息了吗?”嘲风忽然提问。

  “再没消息了。不过好人长寿,我总感觉他还活着,自在逍遥的活着。”伍先生答。

  “故事里,雪鸮后来如何了?”玄音又问。

  “雪鸮差点被抓去炼丹,自然是逃了。有趣的是,有几味丹丸,对留文成侯来说毫无作用,却在雪鸮身上有了惊世奇效。你说讽不讽刺。”伍先生说着,冲玄音挤了挤眼。

  “这雪鸮运气真好,如果药效相反,故事就悲剧了。”妙果认真地说。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雪鸮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少白接话道,顺便还巧妙地恭维了一下伍先生。

  “承吉言了。”伍先生很受用。

  “额,各位,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前提。”曹成举手,“刚刚玄音对故事的要求是真人真事,要亲历或者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这位大叔,你就算编故事也编的贴近生活一点嘛。又是汉朝又是吕雉的,整挺玄乎,生怕大伙儿不知道这是你编的似的。”

  话音刚落,在座的神情各异,倒是被指责的伍先生哈哈大笑。

  “这位小兄弟,你说的对,是我没弄清规则,该罚,该罚!”说着,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下面谁来?”伍先生自罚完三杯,问所有人。

  “我来吧。你刚刚那个故事有些压抑,虽然切题,却不合氛围。我来说一个关于团圆的故事。”玄音拿筷子敲了两下碗,示意接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