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九十七章 前世今生(4)
  很快,有士兵闯了进来。单玉儿用自己只学过一年的R国语努力辨别着对方在说什么。

  士兵们像这间屋子里唯一的掌管报告,大意是还差四个房间没搜。长官表示知道了,让他们先搜其余三个房间,自己搜这里。

  士兵们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那个长官。

  单玉儿扭过头,想看看人是不是都走了,刚好对上朝床底张望的一张脸。这人穿的是R国军官的衣服。单玉儿的心凉了半截。

  “出来吧。你没藏好,裙角都漏在外面了,还好我帮你踩住了。”这人用生疏的华夏语对床底的单玉儿说。为了展示友善,他还朝单玉儿伸出手,笑了一下。

  “这人是谁?”妙果八怪地问江薇。

  江薇摇摇头,她后来没谈恋爱了……不对,谈了。今晚那个刚升级成男朋友的郑远,此时此刻不就躺在自己身边吗?

  “今晚刚谈了一个。”江薇尴尬地说。

  单玉儿拉住那人的手,从床底出来。一出来她就立刻从柜子抽屉里拿出一把剪刀,神色紧张地对着那人问:“你是谁?为什么帮我。”

  那人双手举了起来,说:“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叫古川正雄,我在鄞州大学听过你的演讲,知道你是单主编的女儿。我可以帮你逃出去。”

  “你这么做目的是什么?”单玉儿还是很警觉地问。

  “不为什么,我爱慕你。”古川正雄坦荡荡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妙果忍不住点评道:“这人可够直接的,虽然很浪漫,可是你带人杀了人家单玉儿全家啊!”

  江薇在一旁心情复杂极了。晚上吃饭的时候,郑远也是这么直截了当地和自己表白。当时觉得挺好,都是成年男女,喜欢就直接说。可是现在却觉得无比别扭。郑远前世杀了自己全家。

  似乎知道江薇心里的疙瘩,玄音开口说:“别想太多,古川正雄是古川正雄,郑远是郑远,他们完全不一样。”

  单玉儿慢慢放下手里的剪刀,没说话,她想活命。

  “能不能也放了我父母?”单玉儿低声恳求道。

  外面院子里刚好传来母亲的尖叫声:“放开我!放开我!”还伴随着一群R国士兵的笑声。

  “你等一下。”古川正雄说完,关上门走到院子里。

  单玉儿透过窗户缝看见,古川正雄直接两枪杀了自己的父母。她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眼泪却流了出来。这下院子的地上全是单家人的尸体,没有一个活口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古川正雄回到房间,还是一副温柔的模样。

  单玉儿却不敢再轻看他。她知道这个人会杀人,而且杀人不眨眼。

  “你在衣橱里藏好了,我晚上来接你。”古川正雄温和地对单玉儿说,好像刚刚打死她父母的另有其人。

  “这人心里变态吧?虐恋情深吗?”妙果皱着眉头,一脸不忍又想看下去的模样。

  虽然玄音说他和郑远是两个人,但是江薇还是忍不住把这两人联系在一起。一想到有个这么变态的人此刻就躺在自己身边,江薇不寒而栗,她打定了主意,醒来就提分手。

  半夜,古川正雄带了一件黑色的斗篷来接单玉儿。他把单玉儿裹在斗篷里,趁着夜色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单玉儿在古川正雄那里没有遭到什么非人的待遇,而是像个客人一样住了下来,这样一住就是小半年。虽然古川正雄对自己很好,不仅时常嘘寒问暖,还时不时送小礼物,可是单玉儿还是想着要不要找机会杀了他为父母报仇。

  不过她始终没动静。单玉儿在心里告诉自己,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机会。她坚决不承认自己对古川正雄有了感情。

  这半年一晃而过,梦里只截取了几个两个相处和谐的画面,就出现了字幕半年以后。

  “我怎么觉得单玉儿喜欢上了古川正雄?”妙果把玄音和江薇当作了欧阳树虔,居然讨论了起来。

  “应该不会的。”江薇不自信地说。

  “你对今晚那个人也是一见钟情吗?如果是,大概率你前世就喜欢上了古川正雄。”妙果补充道。

  “没有。”江薇说谎了。

  半年之后,R国军部征召古川正雄回国。

  在码头,古川正雄笑着对单玉儿说:“记住,你欠我一条命!”

  这一个梦境就算结束了,场景变黑。

  “下一世我会被古川正雄的转世杀死吗?”江薇突然紧张地问玄音,她觉得这句话简直是命运的昭示。

  玄音说:“江小姐,我们说好的,不可以透露天机,只能给你看前世发生了什么,记得吗?”

  还是妙果不忍心,委婉地提示了一句:“只要是生命就行,也不一定要自己的生命,对吧。”说完俏皮地冲江薇眨眨眼。

  江薇如释重负。

  一道亮光闪过,下一个梦境出现。梦境里,剧情还在继续。单玉儿拿着古川正雄临走时留下的金子,决定投奔自己远在乡下的亲戚。

  “其实那个R国人对单玉儿还挺好,救了一命还留了一堆钱。”江薇看到单玉儿点金子的一幕,公平地说了一句。

  “那是因为他有很多,给一些没什么。在路边见到一只可爱的小猫,能力范围之内,热爱小动物的人都会救助的。”玄音不客气地说。

  这个比喻让江薇哑口无言。

  单玉儿在旅途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人献殷勤,有人想加害,却被她机智的一一躲过,没有和任何人深入了解。此时的单玉儿只想快点找到亲戚安定下来。

  “单玉儿前世这一段奔波,所以她下一世肯定最想过稳定的生活。”妙果看着场景里很辛苦的单玉儿,由衷地说。

  有了一些经验,单玉儿扮成了男人,给自己脸上涂上泥巴,看起来灰头土脸。她要再翻两座山就到了自己亲戚所在的县城了。

  单玉儿内心雀跃。她加快了脚步,结果在山上遇到了一群马匪。

  这群马匪里,领头的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他阻止了手下搜单玉儿的身。

  “这是个娘儿们!带回去给我做压寨夫人!”马匪头子眼睛很毒,一眼看出来了单玉儿女扮男装。

  单玉儿惊恐的被一群马匪带回了山洞,当晚就莫名其妙的被迫嫁给了这个叫马大壮的马匪头子。

  “这个马大壮……是不是人啊!”妙果看得生气。

  江薇也是目瞪口呆,自己上辈子居然以这种方式嫁给了这种人?

  只有玄音在一旁笑而不语。

  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虽然才认识单玉儿不久就和她结婚了,但是马大壮对单玉儿特别好,好的就像是他上辈子欠了单玉儿一样。

  可单玉儿婚后却觉得自己这辈子完蛋了,她想到了自杀,开始尝试各种不同的自杀方式。

  一转眼一年后。在一次又一次的阻止单玉儿自杀的过程中,马大壮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终于哭了,他带着哭腔对单玉儿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这就是江薇第三个梦里的那一幕。她没听到马大壮后面那句话“求求你了,好好过日子好不好。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放你走也行,就是不要再自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