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缘梦书店 > 第一百三十章 假意求和
  办公室里,莫言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能被莫倾城选中的接班人自然不会太差,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不仅不能表现出来,还得时不时的装傻充愣。幕后的那些大人物并不希望自己的钱被一个太聪明的人管着,尤其是那位生性多疑的菩萨。

  莫言知道今晚会议上,各层负责人看自己不过像是看一个被推倒台前的小丑而已。没关系,只要这个赌场负责人的位置不丢,被人看不起真的没关系。他保证过,自己一定会守住宏福等小姐回来。

  莫言苦笑了一声,从宣布他接任宏福赌场开始,无论是外面还是内部,都在传他是莫倾城的私生子,谁见了都尊称一声莫少爷,偏偏他什么都不能解释,就这样态度模糊的默认了。

  可是自己哪里是什么少爷。莫言的表情苦涩,他只是小姐的家奴,最低等的家奴,世世代代都是。莫倾城挑中莫言来接班,不仅是因为他知进退识大体,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比较隐秘。在被选中之前,他连姓氏都没有。

  可是莫倾城给了莫言机会。培养了他整整一百年。

  莫言不知道小姐去做什么了,但既然她说了会回来,自己就要替她守住。

  会议结束之后,莫言去拜访了第五层的负责人王长信。他记得小姐曾经说过,如果有拿不准的事情,就看王长信的态度,因为他代表了山茶花交易所。

  莫言觉得很奇怪,虽然王长信经常说些什么含义都没有的废话,可是他一直都是有态度的,即使着态度很随大流。可是这次不一样,王长信连表态都没表态,直接告了病假。这不符合他一贯中庸的风格。

  莫言紧皱眉头,他在仔细回想当时见面的种种细节。

  半个小时前。

  “咚咚咚。”

  莫言敲了好一会儿王长信办公室的门,里面才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谁啊?”

  “长信大哥,是我。”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莫言总是刻意拉近他和王长信的距离。这种方法看起来很拙劣,但要说完全没效果,莫言是不信的。

  “怎么了?”还是王长信有气无力听起来像是生病的声音,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声音,他连开门都懒得开。

  莫言并不气馁,他用关切的语气说:“会上听说你病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但又担心你的身体,就一样抓了一些,给你送了过来。”

  “谢谢,我好多了,放门口吧。”王长信像是打定了主意不开门。

  莫言倒是不意外,这个王长信的性格一点都不像他背后强硬的山茶花交易所,而是像个面团,随便揉捏都行。不过没人敢捏罢了。

  “长信大哥,今天这事你怎么看?”莫言不和他打太极了,把药放在门口之后,直接问道。

  很久,里面都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儿,居然传出了打呼声。王长信睡着了。他这是打定主意不参与这件事。可是,为什么呢?

  现在对莫言来说,只有一个问题,等孙鸿昌为首的这群客人出了赌场之后,要不要杀人灭口。哪里都有阳光和阴影,这种事情在赌场里实在太常见了。可是莫言却犹豫了,直觉告诉他,王长信这次的态度不正常。可是不杀,下面那位菩萨真要追究起来,自己怕是再也守不住这个位置了。

  最终感情战胜了理智,莫言准备明早带着手下去先稳住对方,等他们出了赌场,回到酒店就动手。

  一大早,莫言带着胡洁和宋师去了七楼的餐厅,玄音一行人在这里吃早饭。

  “孙先生,早上好。”莫言走到玄音的餐桌旁,微笑着打招呼。

  “你是?”玄音明知故问。

  莫言摆低了姿态说:“在下莫言,暂时代替莫倾城小姐管理宏福赌场,算是这里说话有些分量的人。”

  “哦,找我什么事吗?”玄音没站起来,继续一边吃一边问。

  莫言看了一眼满桌子吃吃喝喝的人,用眼神询问玄音。

  “就在这说吧,没事。”玄音招呼道。

  莫言继续这个站着太不合适了,还好胡洁又眼里见,给他从别处搬来一把椅子。不过这一桌是插不进去了,他只能坐在玄音右手边,看起来像个加座的插班生,又像是开会时做会议记录的秘书。

  老板坐的这么憋屈,胡洁本来是不好意思坐的,不过另一边的宋师没管那么多,也搬了把椅子坐在玄音左手边。实在没空档了,胡洁只得坐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勉强能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现在可以说了吧。”玄音似笑非笑地看着莫言。

  不仅是他,一桌子的人都盯着莫言。连还没吃完的曹成也停下了手里的筷子,一边举着一边等莫言讲话。

  “诸位昨日凭本事在宏福各层场子大杀四方,我本人很是敬佩,今天特地备了份薄礼,想请诸位高抬贵手,这几天休息一二,不知诸位意下如何?”说是诸位,莫言却一直看着玄音。他知道,这个孙鸿昌是这群人里说话算数的领头羊。

  “来赌场就是为了赌和赢,怎么,输不起?”玄音笑着问道,并没有伸手接胡洁递过来的箱子。

  莫言也笑着说:“自然是输得起,只是总被诸位这么赢下去,场面上实在过不去。不如大家交个朋友,你们给我个面子……”

  “你是谁?我们为什么要给你面子啊?”妙果觉得莫名其妙,就这么直直地问道。

  莫言不笑了,他觉得这个看起来可可爱爱的小姑娘在骂自己,骂自己是个出身卑微的小人物。出来这么多年了,可莫言骨子里还是当年被小姐牵着手走出老宅的、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他的内心敏感极了。面对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他被骂了也就骂了,可是这个小姑娘,她有什么资格?

  这纯粹是莫言多虑了,妙果是真的不知道他是谁,莫言开头那一串绕口的解释也没说明白自己是赌场负责人。

  “我是莫言。”莫言说。语气冷了一些。

  少白一看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对方肯定觉得妙果出言不逊:“先看看莫言先生带来的是什么吧。”他打了个圆场,主动站起来接过胡洁手里的箱子。

  这个箱子很大,分成了三格。第一格全是各种属性的灵珠,第二格是鸽子蛋大小的日月明珠,一共十颗,品相极好。第三格是赌场方面为vip客人量身定做的金卡,每张里面存着一千万的筹码,可以提现。

  要不是胡洁已经命人提前清空了餐厅,光是第一层里面这么多数量的灵珠就足以令旁人眼红。

  不过只有曹成和少白能看出这份礼物的重量。妙果知道修行的灵珠,却没什么具体的概念,因为玄音不允许她在修行这方面走捷径。日月明珠她手里有更大的,是少白和玄音送的。

  欧阳树虔、卓阳和曹成压根没看出来第一格里面是什么,第二格的日月明珠也只当成了一般的珍珠。

  “这珍珠还挺大哈。”曹成拿起一颗看了半天,实在没看出什么名堂,敷衍地赞叹了一句。

  珍珠?宋师用一种看乡巴佬的表情看着曹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