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晋王!”
朱元璋扫了朱樉和朱棢一眼,眼神冷厉。
“父皇,儿臣……”
秦王朱樉和晋王朱棢还想狡辩,不过却被朱元璋再次粗暴的打断了。
“咱和你们说不是和你们商量的,咱是大明的天,标儿是大明的储君,北上伐元,咱令标儿代天执法,李余辅佐,咋的?不同意咱的安排?你当真以为咱是在和你们商量?”
噗通!
看着朱元璋色厉荏苒,朱樉和朱棢彻底明白了,父皇真的是来通知他们的。
亏得他们还是大明的藩王,亏得他们还自诩聪明,到这时候才明白过来。
“咋的, 一言不合就要动手,要打李余,打你们的新婚妹夫吗?”朱元璋冷笑连连。
甚至父皇对李余的重视程度……
他们现在才反应过来。
朱棣看着两位兄长跪下来,犹豫片刻也跪在了地上,“父皇,两位皇兄也是担心兄长的安危,毕竟兄长是太子,事关天下,一时犯了糊涂,误会了李余,也是情有可原……”
听着朱棣的话,朱元璋阴沉的脸色才缓和一点,“都起来吧,老二、老三你们明日便启程去封地吧。”
“啊?父皇,儿臣……”
朱樉、朱棢大惊。
只不过还没等他们说完,朱标便开口道,“两位兄弟先回封地,此时召你们回来,一是商议北上之上,二是崇宁的婚事,如今两件事都已经尘埃落定,你们两个还是赶紧回封地处理政务,另外北上伐元不日就要启程,你们也要快速整顿封地驻军,到时候伐元之战皇兄坐镇中军,还需要你们从旁策应……”
“大哥,我们……”
朱樉看向朱标,有些忐忑的开口。
不等朱标开口,朱元璋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摆手了,“去给你们母后请安吧,待会儿在那里用膳。”
“父皇……”
见朱元璋生气,朱棢有些着急,只不过话还没说完,朱樉就悄悄拉了拉他的衣服。
“三弟,先去给母后请安吧。”朱樉道。
“父皇,儿臣告退。”
朱樉和朱棢离开后,朱标看向朱元璋,“父皇,二弟三弟只是为儿臣担心,并没有……”
“他们什么心思咱这个做爹的能不知道?”
朱元璋冷哼一声,“小肚鸡肠的东西,若是开始他们还是担心你这个大哥,你这个大明皇储,后面你看老三气急败坏的样子,咱还在这呢,他就想着动手打李余了,若是咱不在……”
“父皇,那还不是李余说的那些话……”朱标瞪了李余一眼,李余一脸无辜,自己不过是发发牢骚,谁知道他们那么沉不住气。
“哼!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朱元璋瞪了李余一眼,“别人都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谁敢多说一句,咱叫他们死,他们都得觉得光荣!”
“你小子,难怪老二、老三他们针对你,咱也发现咱是对你太过放纵了……”
朱元璋越骂越起劲,但是李余后面的话却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因为他在前面抓住了大槽点,特么的,让我死还让我觉得光荣?
呃……
好歹我也是现代过来的年轻人,你们那些愚忠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我只能把这个事情当槽点,而且能准确的抓住槽点,狠狠的在心里吐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