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退婚夜,偏执世子哭着找我要名分 > 第214章 心里早就醋翻了
她努力回想,上一世,他们似乎并无交集...
毕竟,在他们二房弥难以后,定北王府也因为勾结前朝余孽跟着被抄了家,后来定北王世子也不知所踪,彼时,皇后被牵连...
“为何不能是你?”
傅景荣的反问打断了苏岁安的思绪。
对上眼前男子倔强的目光,苏岁安嘴唇微动,最终还是在他的灼灼视线中败下了阵,“我只是想给你反悔的机会。”
毕竟...
他的青梅竹马也来了京城...
她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小青梅对他而言到底意义如何,总归,能把人接过来京城,定然也是在他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就是了。
也不知道为何,只要一想到他还有一个小青梅,苏岁安的心里就膈应,像是一口气吃了十几二十根酸黄瓜,心里发酸得很....
“我想你对我们定北王府的男人不了解。”
傅景荣朝她摇了摇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于我们而言,从来只有做鳏夫,没有和离一说。”
好好的,怎么又绕到这些话题上面?
苏岁安俏脸一红,“你在胡说什么?谁...谁让你做鳏夫了?”
“要是你不肯给我一个光明正大的名分,我连做鳏夫的资格都没有。”傅景荣垮着脸,“你就当可怜可怜我,给我一个名分不行吗?”
“我又没有说...”
“那种只是浮于表面挂名的,不算,”傅景荣耍赖似的不愿听苏岁安多说,“我想要的,是你能够真正打开心扉接纳我,你信我,好不好?”
“既然认定了你,娶了你做妻子,不管以后我们的日子过得如何?也不管你往后对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只要天不塌下来,我就永远是你的依靠,你一路走过来太累了,我想帮你,更想好好爱你。”
他的一番剖白,直白又孟浪。
几乎在转瞬之间,让苏岁安溃不成军。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已经想要冲动点头,说给他机会了。
可是在关键时刻,到嘴边的话还是囫囵咽了回去。
“傻子。”
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有立刻给傅景荣答复。
她没有立刻拒绝,对他来说,实则已经属于一种莫大的鼓舞。
傅景荣脸上一喜,“都说智者不入爱河,我却心甘情愿沉沦在此,可不就是傻子么?”
话落,他的画风一转,“可是,只要那个对象是你,我愿意一辈子做傻子。”
再一次的直白话语出来,苏岁安再次来了一个大红脸,“你这张嘴,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姑娘。”
“这辈子,对我来说,能够把你‘骗’到手,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说完,傅景荣迅速离开了。
苏岁安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没来得及说。
看着他跟被鬼撵似的背影,苏岁安百感交集。
说真的。
她现在还是没有那种非他不可的感觉。
好感是有,可是那种感觉,不足以让她放弃所有...
更何况,她如今这般...
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之前,你哪哪都好,可是当你得到了以后,就不会再珍惜。
傅景荣这么一来,苏岁安本来还有些许疲倦,这会已经几乎完全洗刷干净了。
又一次,因为傅景荣的出现,苏岁安彻夜无眠。
...
翌日。
天还未亮,洛京的百姓就被登闻鼓震醒了。
苏岁安正在梳洗,就听到梅儿回来禀报。
“小姐,昨晚永安伯府一夜之间被山贼屠尽。”
苏岁安扬眸对上梅儿看向镜中人的眼睛,“为何会说是山贼?”
永安伯府出事,苏岁安早有预料。
只是,她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用山贼作为借口...
那些人的动作,还真的是非一般的快。
“好像是因为那些鞋底的样式。”
柳儿给苏岁安从衣橱里取出了一套嫩黄色流光锦织花百褶裙,配上同色发带绑在苏岁安的发髻上。
漫不经心低开口道,“奴婢一大早也听到当铺的人回来消息。
那边的人说,当时好像是永安伯夫人浑身是血爬出来永安伯府,还在永安不门口留下了一条血路呢。
京兆府衙前往永安伯府,发现永安伯府从门口一路到后院,全都是刺客行凶以后留下来的血脚印,那个脚印的鞋底花样不是洛京内的纹路,而是与之前被剿的那一窝山匪吻合,现在洛京都在戒备,生怕之前那些贼匪余孽重新在洛京打开杀戒。”
柳儿说话间,苏岁安已经自行去屏风后换好了衣裳。
出来的时候,她的眼底迅速闪过一丝了然,面上依旧维持一副毫不知情的神色。
对上两个丫鬟满脸担忧的神色,她深以为然地点头,朝两人吩咐,“等会梅儿去给母亲递个信,告诉她,这些天,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要外出,也不要宴请客人。”
梅儿应是以后,却没有急着退下,而是看着苏岁安欲言又止。
苏岁安满脸奇怪,“怎么了?”

“奴婢听说,前些天,京城里来了一个姑娘,是由易帆亲自带进京的,据说,那个小姑娘是定北王世子在盐城的小青梅,去了定北王府见定北王世子以后还在定北王府住了一宿,最后由易帆安置在城内的一个两进小院子里。”
梅儿忐忑地说话,还不忘注意苏岁安的神态表情。
没等苏岁安发火,柳儿就已经先发火了。
“小姐,你跟定北王世子就要大婚了,结果还把在盐城时候的小青梅接过来,把您当成什么了?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好了,我跟他本来就是合作,”苏岁安缓声打断了柳儿的话,缓缓把手中比在发间的珠花放下,“我早就跟他说了我不喜欢她, 他若是真的有喜欢的人,我也是可以成全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苏岁安此时的心里就像是笼罩了一层湿浊的雾气。
闷闷的,还泛着酸。
柳儿以为自家小姐因为自己被“骗”而郁闷,忍不住开口劝说,“小姐,你傻啊...”
“不,柳儿,”苏岁安笑着拍了拍柳儿的手,安慰道,“这是给他的公平,我不喜欢他,总不能因为我而吊着他,他也是定北王府的独苗。”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他现在做好了等她的准备,甚至是做好了一辈子跟她做有名无分夫妻的打算。
定北王府也不一定会允许他如此胡闹...
苏岁安垂下眼睑。
没再说话。
梅儿觉察到苏岁安的情绪变化,拉着柳儿说了一声退下,两人就离开了。
屋外。
“梅儿,你拉着我做什么?”柳儿挣开了梅儿的手,似乎不明白梅儿为什么一脸凝重。
“柳儿,你傻啊?”梅儿看了一眼屋里,再恨铁不成钢地看向柳儿,“你没看到小姐眼神落寞以及不悦吗?小姐根本就不像她面上说的那么洒脱。”
“你说什么?”柳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定北王世子对她家小姐有意思,她是知道的。
否则,又怎么可能一直这么凑巧?
每次小姐在需要外力帮助的时候,世子的人都能一直出现?
可是小姐的态度,却让她有点摸不透。
有时候,她感觉小姐其实对定北王世子也是有点意思的,但是,更多的时候,小姐却像是在逃避定北王世子...
梅儿朝柳儿努了努嘴。
“你看小姐,刚才做了什么?”
“把梳发的犀角梳当成发簪簪到了发间...”听到这里,柳儿瞪大了眼睛,把心里觉得十分难以置信的想法说了出来,“所以,其实小姐也是喜欢定北王世子,所以,她嘴上说着不在意,实际上,心里早就醋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