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业火令 > 第十六章 凤凰
  回王府的路上。

  贤王夫妇想问的太多,却在女儿淡然甜美的笑容中化为无可奈何地叹息。

  罗烟凝何尝不知父母所想?只是朝廷与江湖本就纷争不断,知道得越少,他们对自己的担心也会越小。若非今夜的情形由不得她拒绝,她断然不会出此风头……

  “前方何人拦轿?!”马夫突然高声问道。

  “在下是罗烟凝的朋友,听……”

  “大胆!公主名讳岂是尔等草民能直呼的吗?”马夫怒道。

  却见一只纤巧的手撩开马车帘子,罗烟凝优雅地跳下马车:“先送父王母后回府。本宫一会回去。”

  “更深夜重,早些回来。”罗甫口气严厉。

  “是,女儿知道。”罗烟凝乖顺地应到。

  马蹄踏着青石板渐渐走远,看着眼前的人,罗烟凝似笑非笑:“何公子好本事,都敢拦王府的车驾了。”

  “听说你回来了,我就,赶来见你。去府里好几次,都说你不在。你师父让我护着你,我……”说到这儿,何九霄显得有些失落,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童般。

  见那双眸子黯淡下去,罗烟凝觉得自己像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只得放松语气:“我这不挺好?”

  何九霄抬眼,满脸委屈地看着她,她恍然大悟地拍拍他的肩安慰道:“改日请你喝好酒,就当为那日不告而别道歉。”

  “真的?”

  “真的。”

  “再不耍花招?”何九霄还是一脸不信。

  “不会不会,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罗烟凝保证道。

  “那我送你回府。”何九霄此刻绽放的笑容温暖得由不得罗烟凝拒绝。

  二人被月色拉长的影子显得无比和谐,可惜对于何九霄而言,这段路实在是太短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王府门口,早知道他就去远一点的地方拦马车了!

  罗烟凝忽略了他眼里的不甘:“到了。何公子也早些回去歇息。”

  何九霄依依不舍地点头,看着关上的大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赢得她的芳心。

  罗烟凝进门后即刻打发侍女去回禀王爷夫妇她已经回来了。自己顾不得一身疲惫往顾君怀住的洗叶阁赶去。虽然嘴上对大师兄苛刻了些,可他的伤势她还是时刻惦记着的。

  小师妹安然无恙的归来,顾君怀自然是欣喜万分:“出去些日子回来倒看着精神了许多。”

  罗烟凝瞪了他一眼,戏谑道:“你我师兄妹二人都是刀尖上过活的人,能不精神么?伸手。”

  顾君怀笑着把手平放在桌上,由着罗烟凝号脉。靠着小师妹的解药,醉梨花的毒倒是解了,只是余音最后那一掌带给他的内伤怕是还要花些时日。

  “药效还不错。”罗烟凝号完脉后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又放下一个瓶子傲娇地说,“里面的药丸每日服一粒,保准你半个月后又是一条好汉。”

  看着罗烟凝一副你快夸我的样子,顾君怀笑着起身揉了揉她的头发:“是是是,多谢小师妹!”

  罗烟凝嫌弃地拨开他的手:“最近可还算安宁?”

  “嗯。开始还会来一些人,都被云家那三兄弟打跑了。现如今倒没有人敢闯。只是外面传言冷少卿颇有急流勇退的意思,我听着不像是空穴来风……”

  “呵!”罗烟凝冷笑,“他想急流勇退?他可是在域城折损了大半人马、心腹,他舍得?恐怕他是想趁机修生养息,招兵买马后再卷土重来吧!毕竟江湖上他多多少少还有些声望。”

  顾君怀蹙眉:“域城的事我也听说了,那些人出手狠辣,你可有受伤?”

  “我?”罗烟凝故作不解,“在那些人眼里我就是一凑热闹的路人,都奔着业火令去了,谁顾得上我?”

  “那你打探到业火令的消息了吗?背后又是谁在推波助澜?”

  罗烟凝单手撑着下巴:“并没有业火令的消息。只是师父说,这背后推波助澜之人恐怕来头不小,有钱有势还神秘……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看着罗烟凝淡然的样子,顾君怀说道:“师妹,再过三日我便起程回无极峰了。”

  “诶?”罗烟凝诧异,“你伤还没养好。”

  “无碍。脚程慢些回去刚好,也省的师父他老人家成天担心。此次回去我便在无极峰修炼自己的心性,也陪他颐养天年。”

  “也好……”沉吟片刻,她又说道,“美人乡英雄冢,你再别被人算计了。”

  顾君怀自知此次栽了大跟头,早已歇了那些个风花雪月的心思,又跟罗烟凝击掌为誓了方才作罢。

  回到驿馆的景长天跟平日一样,优哉游哉品着上好的茶叶,心里想些什么没人看得出来。倒是徐阔,本已经回房躺下了,似又想到了什么,心急火燎地跑进来嚷道:“殿下!不能娶!秦罗这个公主娶不得!”

  看着一个大老糙爷们满脸急躁的跑进来操心他的终身大事,景长天忍不住疑惑:“噢?为何不能娶?”

  嚷完徐阔便后悔了,太子的婚姻大事岂是他能左右的?不过见自家主子没有因为他的冒失把他赶出去,反而像以前在军营那般愿意听他说,徐阔便开始数落道:“这序凝公主跟个猫儿似的!尖牙利爪,武艺高强,又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属下……属下着实怕您治不住她!”

  猫儿?想起自家父皇深宫里的妃嫔们,或因寂寞怨怼,或因后半生无望,只能养养猫啊狗的打发无尽的岁月,景长天不耐烦地把手中的杂记扔给徐阔:“那种被人赏玩的宠,也配跟凤凰比?”

  原本徐阔还想再说几句,景长天却在他开口前挥了挥手,让他麻溜地滚蛋。他景长天要的是凤凰!而不是那些只会在后宫哭哭啼啼、勾心斗角的女人!

  这个罗烟凝,无论是性子还是心境,都很对他的胃口,不过,凤凰有凤凰的追求方式,不是那些莺莺燕燕能比拟的。现今一切都还未成定数,他有的是机会。既然这丫头想再潇洒两年,那便让她再潇洒两年好了……

  南夏归国同样定在了三日后。太子携同一干朝臣前来相送。罗烟凝只是带着顾君怀站在城楼角落边,若不是今日要送送顾君怀,估计她是没有兴致来的。

  师兄妹二人在城楼上,不时看着城楼下众人谈笑风生的拜别,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南夏为何突然那么大排场来示好?”顾君怀好奇地问到,他对官场上的学问可谓是一窍不通。

  “不是突然,”罗烟凝眼神飘忽,有些许惆怅地跟他解释,“异邦部落众多,说起来这些部落其实都算是小国家,比邻南夏的有芜国、羯国,比邻秦罗的有胡国、桑国、其中还有一个漠国,刚好介于秦罗、南夏两国之间,这五个部落是异邦最大的部落,其麾下的小部落多不甚数,他们的领地若是连起来,差不多有秦罗和南夏加起来那么大。近年来,两国发现这五大部落似乎有意向向两国的边境发起征战,试探性的骚扰不断,虽然没有到民不聊生的地步,可是边境的百姓大多都人心惶惶的。为了便于相互照应,了解边境情况,两国建立同盟是必然的。否则一旦其中一方被破,另一方必定会陷入危机。”

  “直接发兵攻打不行么?”在顾君怀的想象中,这些东西就该用最简单暴力的方法解决。

  罗烟凝嗤嗤一笑:“哪有那么简单……异邦人或许身体不如我们轻盈灵活,但长期艰苦的塞外生活,为了活下去不停的掠夺,就注定了他们是争强好战、茹毛饮血的种族,体格比我们更健壮,而且擅长游牧作战。在没有他们确切的行踪下,派兵深入便是羊入虎口。几年前有位将军,自恃所向披靡,带了五千精兵想铲除胡国,你猜结果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